第197章 做客

    月月使劲的炫耀了番,最后因为唐飞连续投中,还获得了个毛绒玩具,自然被月月紧紧抱在怀里,她今天刻都没有停止笑容。

    在游乐场疯玩了下午,晚上三人聚在起吃饭,还真有点家三口的意思,唐飞甚至都觉得自己已经是这个家的丈夫了。

    “爸爸,你住在哪儿?我星期天去找你玩。”月月托着粉腮睁大了圆溜溜的眼睛喜悦道。

    “月月!他不是你爸爸,他只是你的大叔,叫大叔!”唐婉儿自然很清楚,唐飞有自己的生活,怎么能给月月当爸爸,太荒唐了。

    而且要是让月月看到唐飞和其他的女人在起,她会怎么想?唐婉儿决定必须让月月清醒过来。

    “他就是爸爸,爸爸……”

    唐婉儿:“……”

    唐飞也是眉毛拧成了团疙瘩,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看到月月嘤嘤抽泣的样子,实在是不忍心再说什么。

    面对这么可爱的小丫头,唐飞实在狠不下心来,说句狠话。

    “月月,我在帝豪大厦工作,你没事可以去找我。”唐飞和煦道。

    “嗯嗯。”月月重重的点了点头。

    吃完晚餐之后,唐飞送两人回家,月月累了天了,依然精力四射,唐飞和唐婉儿好顿哄,才让她老老实实上床睡觉。

    唐飞和唐婉儿坐在床边对视片刻,走出了屋子,轻轻的拉上了门。

    唐飞环顾了下唐婉儿的屋子,非常豪华,他想不通他们母女的钱是哪里来的。

    “我丈夫是为xx部门工作的,工作性质非常的机密,死后获得了笔钱,足够我们母女三辈子了。”唐婉儿淡淡的说着为唐飞倒了杯咖啡。

    她进入卧室,换了身睡袍,曲线浮凸的动人曲线,显露无疑,托着下巴,侧卧在沙发上,睡袍遮掩不住的地方,尽是雪白娇嫩,慵懒的斟酌着杯中的咖啡。

    殊不知她这随意的举动,对唐飞来说可谓杀伤力巨大。

    自从上次发生关系之后,不仅是身体上的快意,更是心理上的畅快。

    即便是柳修月和叶青,也无法让唐飞彻底放松,心灵的松懈,得到安抚,只有唐婉儿。

    虽然只有晚关系,但这种事情就是很奇妙,很神奇,有些人认识十年可能没什么关系,但有些人见面就会认同彼此。

    而且,单纯从吸引力上,相比于柳修月,还是唐婉儿这样的,能轻易勾引人的兴趣。

    唐婉儿将杯子放下,薄薄的唇瓣上沾染了些许的白色奶晕,唐婉儿正要擦拭,她的素手被唐飞截停在空中。

    “慢着,你这样太浪费纸张了。”

    “恩?”

    唐婉儿脸奇怪,不知道唐飞什么意思,就在她纳闷的时候,唐飞滚烫的嘴唇就覆盖在她两片薄唇之上。

    “呜呜,干什么你?月月……”

    唐飞并没有出全力,因为毕竟快结婚了,不想在外面留宿,点到为止,就打算起身告辞。

    唐婉儿迷离的眸子看着唐飞穿衣服,咬着朱唇淡淡的说。

    “我有个请求,月月似乎非常喜欢你,如果可以,你能多陪陪她么?她从小没有父亲,实在太可怜了,我虽然想找个男人,可是她都不满意,唯独对你……”

    “我知道你有自己的生活,也不奢求你真的能当我的丈夫,就是这点请求,如果你需要报酬或者其他的东西,可以跟我提,我能满足的尽量满足你。”

    “真的?”

    唐飞未将裤子完全系好,露出了部分内裤,走过来,轻轻捏着唐婉儿的下巴,欣赏着她脸上的残晕,瑰丽异常。

    “我要你。”

    唐飞说完,嘴角浮现出抹诡异的弧度,大步流星的离开了这里。

    唐婉儿楞在原地,纤细的玉指将平整的床单抓出抹褶皱,俏丽的脸蛋,件事红霞密布。

    唐飞回到别墅,发现柳修月不在卧室睡觉,也不在楼下办公,于是来到房顶,唐飞经常来房顶,因为希望这样对着星空修炼,灵气较为充裕些。

    果然看到柳修月抱着膝盖,身洁白的纱裙,轻灵的指尖划过脸颊,将垂下的发丝,重新夹回耳后,她个小小的动作,透着无穷的美感和优雅。

    “你怎么在这儿?回去睡觉吧,明天就要结婚了。”

    唐飞伸手想将柳修月揽入怀中,柳修月黛眉微蹙,琼鼻皱了皱,俏脸上已是寒气密布,然而并未抵抗,倒在唐飞的怀里。

    “你身上有女人的香奈儿5号香水味,我……算了,我不想说什么了,我刚才恨不得把你从楼上推下去。

    算了,明天你和我再演天,后天开始,你不用回家了,想去哪儿去哪儿。”柳修月轻轻额呢喃着。

    唐飞也不否认,他确实和其他的女人刚刚那啥,现在想想自己还真是死性不改,他的生活以前向是如此混乱糟糕的。

    第二天清晨,天空堆积不少密集的云层,阳光从这些云层缝隙中普照在人艾欧尼亚海岛。

    岛屿的中央是大片平坦的草地。

    如果是在平时,会有很多当地的孩子在草地上踢足球做运动,然而今天,显得格外宁静。

    绿荫的草地上,早已被各色花朵装扮的如花似锦。

    其中条红毯直直通向最中央的处高台。

    在高台上站着几个主持人,拿着被鲜花装饰的话筒和前来祝贺的亲朋好友互动着。

    今天来这里结婚的女人,可不是般人,正是东海市的商业女王柳修月。

    不少工作人员正在来往搬弄着藤蔓座椅,以及些花篮,还有从远处运送来的华美精致的婚宴。

    个身粉红色束腰礼服,判卷着头金发的女子,站在中间指挥着现场的摆放和布置,这可是高薪聘请的世界著名的婚宴团队。

    “来个人,把这个桌子移移,位置不好。”

    “你,过来这些花太高了,剪短有些。”

    在旁的桌子上,盛饭着本地特色的椰奶酒还有各类果酒等等美味佳酿。

    在另外处空地上,群稚嫩的金发孩童,带着花篮,齐声合唱着祝福的歌曲,切看起来都井井有条。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