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婚礼结束

    张婉清可是知道这几天东海市已经发生了巨变,西林集团股票重挫,跌入无底深渊。

    西林集团就像行走在非洲草原上的巨像,身受重伤鲜血直流,而帝豪集团犹如猛虎,紧随其后,虎视眈眈,旦大象倒下,猛虎便会撕烂它的皮肉。

    唐飞也是听张婉清说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才知道原来柳修月竟然利用结婚,麻痹了西林集团,让其大意,导致漏洞百出。

    不然以西林集团的势力,绝对会嗅到阴谋的气息。

    总而言之,西林集团是完了,宣布破产倒闭,只是时间的问题,从此东海只有帝豪集团能撑起穹顶。

    唐飞这时才明白,为什么莫溪没有出席婚礼,原来是处理这件事去了,真是好计划。

    唐飞不得不承认美女老婆心机很深,到了恐怖的地步。

    西林集团虽然倒下了,西盟会依然盘踞在东海的地下,等待时机合适,还会死灰复燃。

    唐飞知道西盟会必须除掉,不然日后依然会是心腹大患。

    “唐总,这几天你干嘛去了?生病了?”张婉清眨了眨水润的眸子,好奇道。

    “同学结婚,去当伴郎。”

    唐飞虽然已经和柳修月正式结婚,可还是不愿承认柳修月是他的老婆不然,别人还以为他是靠老婆才坐到这个位置的。

    虽然的确如此……

    当然,如果唐飞做出成绩,被人会说这是因为他背后有个强大的柳修月,而不会将成绩归功在他身上,这才是唐飞不愿意承认柳修月是他老婆的原因。

    说起结婚,唐飞凝视着面前的张婉清,调侃道:“婉清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没对象么?”

    “是啊,柳总,家里老是催,每天下了班就是相亲,好烦啊,甜蜜的爱情,结果都成物质的交换。”张婉清摇头叹息着。

    “你条件这么好,有很多人追求吧。”

    唐飞手指交叉着问道。

    “多是多,可是你又不是不知道,像我们这种在城市里生活惯的女孩子,怎么也要在城里有座房子吧,怎么也得有个稳定的工作吧。

    可是就这俩要求过滤,基本就没几个合适的了,就算有那种有房子又有车的,都三十好几了,自己又嫌弃年纪大。”

    张婉清倾诉着自己情感上遇到的困顿。

    唐飞十分理解的点了点头,说:“你喜欢哪种的?我觉得你不如先找个喜欢的人,如果两人起奋斗,可以起买房子啊。”

    张婉清抿着薄唇,想了想倒也是,点了点头。

    “你喜欢哪种的?我遇到合适的可以给你介绍。”唐飞也有意帮助自己这个美女助理早日找个男朋友。

    张婉清杏眼在唐飞身上转了转,俏脸微红。

    “喜欢我这种的?”唐飞指了指自己,也知道着很正常,毕竟自己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总监了,被女孩子喜欢太正常了。

    张婉清含羞点了点头。

    “是么?那我把我自己介绍给你好了。”唐飞开玩笑着。

    张婉清白皙的脸蛋里透着殷红,她还不知道唐飞有么有女朋友。

    般这样成功的男人追求者应该不在少数,可是直接问,总感觉自己似乎有所企图,她暗中问过赵文刚和薛贵两位老总。

    两人知道唐飞和柳修月似乎有什么关系,但也说不清,不好确定就是情侣关系,也可能是亲戚关系。

    两人也不知道。

    张婉清想了想,说:“算了,要是让您女朋友知道,肯定会觉得我是个狐狸精的。”

    “你怎么知道我有女朋友的?没错,她可是个很暴力的人,所以你最好离我远点,小心她揍你。”

    张婉清勉强的笑着,心里有些落寞,果然唐飞有女朋友了,自己这句试探还是非常关键的。

    “好了,谈谈正事吧,电影拍摄过程还顺利么?十二月上映么?”

    张婉清也是急忙整理情绪,不能让负面情绪影响自己的言行和工作状态,立马变得非常职业起来。

    “刚开始两天遇到了些问题,不过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慕容雪体质有点弱,经受不住酷热,已经中暑好几次了,现在依然是带病演戏。”

    唐飞点了点头,作为朋友,他是非常关心慕容雪病情的,但是作为个总监,要冷酷许多,在东海市这样的大都市,要生存下去,就要做到被人所不能做到。

    像慕容雪以后出名了,出场费就百万千万的,生病工作怎么了?大部分的普通人谁没有带病工作过。

    “让他们加快进度,即使是生病也不能影响拍摄进程。”唐飞这刻觉得自己冷血多了,忽然他有种理解柳修月的感觉。

    如果他对下属太过宽松,下属会逐渐降低对自己的要求,最后毁的不仅是帝豪还是这些值得栽培的手下的前途。

    慕容雪作为公司的重点培养对象,也要严格要求。

    张婉清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唐飞的意思。

    这时,有人敲门,是保安的声音,说有人要见唐飞,个名叫月月的孩子。

    “哦!让她进来吧。”

    唐飞想到月月那张可爱的小脸蛋,就面有喜色。

    月月身黄色吊带白色衬衫外套,下身是件满是破洞的牛仔裤,露出了立马些许点点雪肌。

    看到唐飞撒丫子就跑过来,圆圆的脸蛋就像个陶瓷娃娃似的,直接扑通扎进唐飞的怀里,亲昵的叫到:“爸,你在这里办公啊。”

    爸?张婉清下巴都快砸脚面了,眼前这个小丫头怎么看都上初中,十几岁了,要是她叫唐飞爸,那唐飞结婚的年纪……

    张婉清第次感觉自己的数学正在崩溃。

    寻思,难道唐飞十六岁不到就结婚生子了?

    唐飞看到张婉清呆若木鸡,哭笑不得的轻轻刮了刮月月柔滑的脸蛋,说道。

    “有外人不准叫我爸,你把姐姐都吓到了。婉清别听她,她瞎叫的。”

    “好的爸爸。”

    “你这个讨厌鬼。”

    “爸爸你办公室好大。”

    唐飞:“……”

    唐飞是看出来了,自己是摆脱不了这个小妖精了,无奈的摇了摇头。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