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蔡妍遇险

    唐飞听说柳修月这么绝情,苦笑戏谑道:“老婆,你这可是翻脸不认人啊。”

    “滚!只要你下决心和你那些莺莺燕燕断绝关系,我们还有可能,否则,你爱找谁找谁去,哼!”

    柳修月怒然挂了电话,烦躁的点了几下鼠标,站起来又坐下。

    柳修月有些后悔刚才说的这番话,有些担心唐飞会不会真的去找他那些情人们,虽说口上说的好像无所谓似的,柳修月心底还是非常在意这份感情的。

    毕竟这是从小到大,唯份走到了婚姻殿堂的感情。

    早已站立在柳修月门前的莫溪,看到堂堂帝豪总裁,竟然这么情丝犯愁,猜也是因为唐飞的事。

    “亲爱的,怎么了?看你伤心难过的样子,人家可心疼了。”莫溪优雅的提起,坐在柳修月的莹润上。

    “你又沉了了十斤!”

    “哪有,六斤,没办法帝豪集团打了胜仗,人家心里高兴,就多吃了点,嘿嘿,我说衣服怎么感觉越来越紧了。”

    莫溪脸红着说道,伸出皓白的臂弯,搂着柳修月的纤秀脖颈,凝视着彼此,片刻之后,两人莫名的笑出声来。

    “柳总你在想什么?”

    “你在想什么,为什么笑?”柳修月发问道。

    “你先说,我再说。”

    “咳咳,不说是吧,扣奖金。”柳修月故作冷酷道。

    “亲爱的你怎么这么讨厌,好了,你是领导,我刚才在想,咱俩结婚多好,我可不会像唐飞那样到处找女人,是吧。”

    柳修月看了眼凑过来的娟秀脸蛋,白璧无瑕,轻轻捏着莫溪的圆润下巴,说:“那可不行,你没男人要,我可有,噗……”

    “讨厌,我都表白了,算了,我勾引你老公去。”

    莫溪摇着柳腰故意大声说道。

    “去吧,肥水不流外人田,你要是能勾搭上,就算你的了,我不会吃醋的,还有啊,晚上准备准备庆功宴,所有高层都要通知到。”柳修月微笑着摇头道。

    “哇,庆功宴好耶!”莫溪举着粉拳高兴道,这几天可真是喜事连连。

    西林集团已经宣布破产,所有资金清算用来抵偿债务,偌大的东海市,唯有帝豪集团雄踞此地。

    所谓的五大家族已经不存在了,现在东海市只要柳家。

    柳修月算是风头无两,这仗打的事极其漂亮,被业内人士津津乐道。

    柳修月算是商场得意,情场失意,美妙的婚姻才过去两天,两人的爱情就走到了尽头。

    莫溪也知道,她对唐飞直有种淡淡的情愫,想起来两人起出差的事,忍不住笑了笑,这些天唐飞作为新公司的总监,已经很少来成人用品研发部了,也几乎没看过她。

    这个混蛋。

    莫溪轻轻拉上百叶窗,叹了口气继续回去办公。

    唐飞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想到他和柳修月的矛盾依然无法解除,既然她已经达到目的,拿到了家族的全部股份,唐飞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只不过柳老那边不好交代,恐怕两人还得再装阵子,估计柳修月会慢慢给柳老做思想准备。

    唐飞也懒得回家了,没什么意思,想起自己的小徒弟,这几天也没动静,不知道和她的师姐在做什么呢,得看看去。

    唐飞知道蔡妍住的地方,是栋高档的小区,轻车熟路的上楼去了,走到门口发现里面有淡淡的争吵声。

    “小妹妹快告诉我你们古墓派的具体位置到底在哪儿?老老实实说了,我就饶了你。”

    个男子身笔挺西服,光头满脸凶蛮,冷笑着说道。

    “我知道你,你是我师父的仇敌,我才不会告诉你我古墓派的地址,做梦。”

    蔡妍和师姐龙玲儿被逼迫在墙角。

    在她们面前的有十人左右都是武林高手,均拜在铁砂掌门下,铁砂掌门直垂涎古墓派的镇派之宝阴阳气钉,想尽了办法想要找到古墓派之所在。

    不过,古墓派很少出没江湖,即使出现也十分隐蔽,很少有人知道古墓派的具体地址。

    铁掌派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知道古墓派弟子在东海市出现,于是千里迢迢过来抓捕两人。

    为首的男子是个光头,不善的摸了摸下巴,在两女娇嫩的脸蛋,饱满的身材,纤秀的腰肢上扫过,早就听说古墓派的女人修习《玉女真经》要求必须处子之身,否则难以修炼。

    也就是说面前的两个大美女,是个处。

    想到这里,是个江湖草莽纷纷暗递了个隐晦的色笑。

    “早就听说古墓派弟子身娇肉嫩,果然是名不虚传,既然不肯说,那我们就让哥几个尽兴玩玩。”光头男子摸着下巴色笑着。

    “混蛋,我师父不会放了你的。”龙玲儿没想到竟然遇到了江湖仇杀,和师妹紧紧搂抱在起。

    “师姐,我保护你!”

    蔡妍被唐飞强行打通经脉,功力大增,素手甩,锋利的软剑势如破竹,直直将面前的个小喽啰喉咙洞穿。

    腥红的血液溅射而出,将白色的墙面染上了抹血滴。

    见蔡妍出手凌厉,这边几人不敢托大,三人围攻过去,蔡妍身如柳絮,浑身热流激荡。以前和人比试总感觉不能随心所欲,被唐飞打通经脉后,如今剑心通透,功力早胜往昔。

    “我去,师妹这么厉害,这个丫头的水平我知道的呀,怎么感觉突然上了个档次,难道是师妹所说的那个唐飞师傅的功劳?”龙铃儿猜测着。

    “滚!”

    蔡妍咬着薄唇,呵斥道,她身薄薄的纱裙,在人群中辗转腾挪,轻纱随着舞动,身洁白,和四处溅射的血迹,形成种强烈的视觉对比。

    蔡妍剑锋所至,必有人喉咙被割裂,血流如注倒在地上。

    光头男子看到这种情形,知道自己不出手是不行了,没想到古墓派个不出名的小师妹,竟然也有这等身手。

    光头男子将西服甩,身白色衬衫被撑破,露出强壮的身体,肌肉鼓鼓,似乎酝酿着爆炸性的力量。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