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密谋

    唐飞内敛气息,藏匿在硕大的叶子后面,听到这对男女的声音,立刻警觉起来。

    他发现这个女子竟然是大师姐师宣,没想到她早就了,估计守宫砂也是伪造的。

    林中的对男女肆意的肉战,平时看起来规矩淑婉的师宣,此时,更多的轻浮言语从她娇嫩的小嘴中吐露。

    唐飞想打听更多的消息,强忍这冲动,继续观察着。

    许久两人才沉沉的搂抱在起。

    “亲爱的,你说要带我离开这里的。”

    “当然,我这么爱你,我会带你去大城市,给你买好看的衣服和首饰,红颜易逝,你们这么好看,竟然躲在着深山老林里,真是的,我都看不下去了。”

    “不能伤害到我师父。”

    “没问题。”

    “对了,今天护送师妹回来的还有个男人。”师宣恍然想起道,急忙坐起来,下意识的拽过衣服遮住身前两抹。

    那个男子,伸手揉捏着两抹细腻,冷笑道:“是么?你们这里允许让男人进入了?明月纤饥渴了吧。”

    “不是,那个男人也就二十出头,好像身手不错,不会影响什么吧。”

    “没事,影响个屁,大不了把他起药倒。”

    两人说完,师宣就穿好衣服往回走,唐飞则并未急着撤离,继续观看着。

    果然,师宣前脚刚走,大约有七名武林高手如鬼魅般出现在林中。

    “蠢女人,不过,长得真他妈好看。”个满脸络腮胡身休闲装的男子,满脸色笑道。

    “急什么,明天等这小妞下手成功之后,连明月纤都得老老实实舔我的老二,哈哈。”另个男子身材矮小,尖嘴猴腮。

    “明月纤还真会挑徒弟,这七个个顶个的水灵,妈的,明天老子非要尝个遍。”另个大腹便便的男子,仰头大笑着。

    “几位前辈,既然大家都是为了阴阳二气钉而来,女色先暂且放到边,明月纤现在已经突破了先天之境,具体现在究竟有多厉害,我们还不清楚,必须小心谨慎。”

    刚才和师宣缠绵的英俊男子,穿好衣服平淡的说着。

    “且,怕个卵,几个女流之辈,我崆峒派第个不服。”胖子拍了拍胸脯说道。

    几个人商量了番,唐飞抿着嘴唇,古墓派的事他可不想管,想起白天好心好意为明月纤治病,反而被轰了出去,心头就十分不满。

    觉得是时候让明月纤吃吃苦头了。

    然而,就在唐飞以为他们也不过如此的时候,忽然股强大的风压铺面,竹林摩擦发出沙沙的声响,方圆十里都有异响。

    “什么?竟然也是大圆满后期。”唐飞敏锐的嗅觉到空气中的强者气息,知道来者不善。

    劲风扑面,刚才那七个所谓的武林人士已经被狂风掀翻在地,哀嚎之声四起。

    个身黑衣服的男子,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七人面前,张苍老的脸上,沟壑纵横,下巴就像揉碎纸张样,皱巴巴的,身材瘦削到似乎阵风能吹到,然而,却在狂风中稳如巍峨泰山。

    “韩老,您来了,我们已经恭候多时了。”

    “韩老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果然是实力超群。”

    “是啊,韩老可是武林中不出世的高人,今天难得出手必定是来搅弄风云的。”

    “哼!”老者拄着拐杖冷哼了声,几人不敢再多言。

    “不知道明月纤实力几何,需不需要老夫出手,希望不会麻烦到我。”

    黑衣男子的声音十分沙哑,就像尖锐物体划在玻璃上样刺耳难听。

    唐飞隐匿气息,没想到这等贫瘠荒凉之地,竟然有这等高手前来,不知道到底为了什么目的。

    本来这几个喽啰唐飞只手就可以收拾,然而多了名同为大圆满后期的高手,如果真动起手来,估计就难办了。

    “切按计划行事,决不能让明月纤给跑了。”为首的老者命令道,人影飘忽消失在密林中,来无影踪。

    老者走,这七人长长的松了口气,几乎是瘫倒在地上,擦着冷汗。

    “墨家的老鬼真是厉害。”

    “妈的,实力太强我都喘不过气来了。”

    “不愧是天南市前三的家族,竟然有这种高手。”

    几人议论纷纷着,唐飞抓了抓头发,他知道天南市是比东海市还要大的个城市,也是华夏最大的三个城市之,里面高手众多,难道那个老者就是天南市三大家族之的墨家?

    唐飞懒得思虑众多,翻身没入摇曳的竹林中,唐飞打算赶紧去找明月纤,跟她说清楚现在的境况,希望能暂避锋芒。

    虽然俩人联手能将这伙人击退,可是这个明月纤会和自己联手么?

    唐飞轻手轻脚的回到地下要塞,先看了看大师姐,脸满足的进入梦乡。

    唐飞还真没想到大师姐进入和别人私会,看到这帮人早有预谋,这个大师姐只是个可怜的棋子。

    唐飞摇了摇头,来到明月纤的房间,她似乎沉浸在打坐之中,没有留意道屋内进了人,月光漫过天窗,投射在她娇嫩的侧脸上,黛眉清蹙,棱角柔和,宛如画中走出来的绝色仙子。

    唐飞盯着她看到第三秒的时候,明月纤冷眸忽然睁开,射出道寒芒。

    “半夜入深闺,果然是登徒浪子!”明月纤化玉掌为爪,步抓来,唐飞自然轻松将晧腕拦截,紧紧握着,有些凉。

    “放开我!”明月纤扯了扯手臂,发现像是焊在唐飞手里样,难以摆脱。

    “美女掌门,你印堂发黑,恐怕要大事不妙了,我可是来给你来通风报信的,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

    “滚!有什么事非得半夜三更告诉我,还不是欲图不轨,哼。”明月纤显然不相信唐飞咀嚼之言,冷冷笑着。

    “当然有,很重要额件事。”唐飞眼神真挚道。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