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治病

    唐飞交代好叶青事情之后,将驻颜偏方留给她份,还特意嘱咐了几句关键,让她跟着吃。

    对于唐飞的话,叶青深信不疑,她知道唐飞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骗她。

    这几天柳修月住院,大小事务都由莫溪主管,坐在柳修月位置上的莫溪,身淡雅的妆容,娇靥粉嫩,红唇上抹着淡淡的唇彩,微微张合的小嘴,释放着让人心醉的魔力。

    白色的紧身衬衫,将两抹饱满完美勾勒。

    “登登登!”敲门声想起。

    “进来!”莫溪淡淡的说着,迎面看到唐飞,脸上表情变得复杂起来,颇有些埋怨的说:“你怎么不去医院陪着修月?”

    “你觉得她乐意我陪着她么?哎,我们的婚姻已经走到尽头了,倒是你,看起来气色不错,怎么样,帝豪集团总裁的位置舒服么?”唐飞调侃的说道。

    “我只是代理,别胡说。”莫溪没好气的嗔了唐飞眼道。

    “对了,今天下午要去见个客户,你和我起去吧,看你天天闲的,羡慕。”莫溪羡慕的看了唐飞眼,说道。

    “见客户?见什么客户啊,不去,不去。”唐飞头摇的想拨浪鼓。

    莫溪则是拿出总裁代理的身份把唐飞压死死的,唐飞只好从了。

    唐飞和莫溪已经不是第次起出差了,两人都心照不宣,唐飞主动帮莫溪拖拽着箱子。

    莫溪带着顶白色的帽子,系着针织围巾,身冬装裹身,难掩其饱满丰润的身段。

    班里登机手续之后,就静静的在候机室等候,边等着莫溪边说着这次要见的,可是天南市的大客户。

    作为华夏三大城市之的天南市,几乎是集中了整个国家最有钱有势的人,总之地位尊崇,而且客户都很有钱。

    东海市,帝豪集团已经独霸,很多新的客户都会找帝豪集团合作,所以最近莫溪也是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最倒霉的是,柳修月还生病了。

    般的客户,莫溪倒也不必亲自前往,然而这位客户实在是财大气粗势力很广,整个商业圈都要给这位客户面子。

    莫溪也不得不亲自前往。

    “先生,您需要甜品和饮料么?”

    位美丽的空姐,身红蓝相间的师傅,蓝色帽子之下的鹅暖石脸蛋,晶润细腻,眉目如画。

    因为紧身设计,腰肢纤秀,红色裙子之下两条饱满的大腿,肉感十足,被黑丝紧紧裹挟着,看起来极富有魅惑力。

    莫溪看到唐飞恨不得将人家吃了的眼神,没好气的瞥了他眼,说:“谢谢不用了。”

    “打住,谁说不用了,用啊,我要……”

    “闭嘴,不用了,你走吧,谢谢。”莫溪见唐飞还要挣扎,扬了扬下巴,说:“你是领导我是领导。”

    “好吧,你是领导,切听你的。”

    “这还差不多,乖乖听话,领导会给你加工资的,噗……”莫溪感觉就像在哄小孩子似的,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在头等舱福利要好些,比如刚才的大美女,如出水芙蓉般,可惜,以唐飞所见,她眉间凝聚着淡淡青色,而且白皙的脸庞,有着种病态的苍白。

    唐飞觉得她应该有痛经的毛病。

    作为妇科圣手,唐飞看到有美女得病,就忍不住想医治番。

    “哎,美女,e!”唐飞招了招手,莫溪没好气的投来记白眼。

    “没事没事,他逗你的,他什么要求都没有。”

    “领导,我口渴想喝水这都不行啊。”唐飞哭丧着可怜兮兮道。

    “且,到底是不是口渴,你自己心理没数么?行了,真是的。”莫溪无语的摇了摇头,继续看本女装杂志,学习如何搭配衣着。

    “先生您需要什么?”性感的空姐盈盈笑道。

    “美女,你痛经是不是?”

    唐飞故意压低了声音在空姐耳边嘀咕了句,还是被莫溪听到了,唐飞明显察觉到后背处有抹杀气。

    听到唐飞的话,空姐俏脸立刻红彤彤的,但脸上还是挂着职业化的微笑,竟然有客人找麻烦,她也不是第天遇到,被这样调戏,还算是普通的,竟然有客人动手动脚的。

    “先生,您到底需要什么?如果没有需要,我忙去了。”

    “他没有需要,他再见你,你也别管他。”莫溪急忙在旁说道,同时暗暗的掐了掐唐飞的大腿,瞪了他眼。

    “你干什么?说人家痛经,找死是不是?”莫溪赏了唐飞记粉拳,希望他安生点,别给她找事,更别给她抹黑。

    唐飞无语的摇了摇头,很快,头等舱就这么大点地方,三个美丽的空姐忙碌着,刚才那个明显脸色有些发白起来,有空隙就伸手揉着小腹,看得出来十分痛苦。

    唐飞看准了她上厕所的空隙,也跟过去,把抢在她前面,歪着头恬淡的笑着,斟酌着她脸色的痛苦之色。

    “先生你干什么?我需要上厕所。”

    “上厕所是没用的,我是医生,我知道你痛经,想帮你。

    当然如果你不想让被人知道这件事,那你继续忍着好了,这才刚刚起飞,还有三个钟头到,我看你忍到什么时候。”唐飞说着,松开了厕所门。

    美丽的空间咬着嘴唇,斟酌片刻,觉得唐飞说的有道理,痛经实在太痛苦了,浑身发冷,双脚发软,每秒都那么漫长,这般思索之后,空间点了点头。

    “来,跟我进来。”

    唐飞招了招手,两人挤进厕所内,飞机上的厕所空间极其狭窄,但是没办法,治疗痛经这种事,总不能大庭广众之下进行吧。

    “你叫什么名字?”唐飞好奇道。

    “苏珊。”

    苏珊有些局促紧张的说道,想到和个男人同挤在间厕所,就忍不住有些心跳加速。

    唐飞示意她别紧张,唐飞也并没有急着治病,先是洗了洗手,然后对着镜子臭美着,还拿手机拍照。

    苏珊:“……”

    苏珊头黑线,寻思你不是个诶我治病么?自恋你妹啊,快滚过来给老娘治病混蛋!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