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柳修月的悔意

    唐飞告诉叶青他得回去给柳修月治病,叶青十分气愤,果然唐飞嘴上答应的好好的,现在又反悔。

    “哼不行!必须陪我。”

    叶青可不打算让唐飞这么溜走,死死的缠着他。

    “那怎么行,要是会她病再复发,自杀了我会内疚的,乖,下次再陪你。”唐飞摸了摸叶青的粉脑袋瓜哄道。

    “我跟你起回家,反正你们已经离婚了,她不介意吧,毕竟我可是救过她的命,希望她还记得。”

    唐飞寻思也只能这样了,于是就带着叶青回家了。

    此时,柳修月正坐在浴缸的瓷缘边,水池内铺满了玫瑰花,满屋子都是玫瑰花香。

    这让她想起婚礼之日的玫瑰雨,忽然嘴角破冰而出抹笑容,甜蜜充满着会议的味道。

    可惜,唐飞已经不在了。

    柳修月摇了摇头,然而,此时,听到门响了,知道是唐飞回来了,柳修月眉间忽然喜色凝聚。

    “我就知道,这个混蛋定会来了。”

    柳修月忿忿的想着,裹着浴巾,依然摆出了张冷冰冰的面孔,故作偶然出现,然而,走进家门的除了唐飞,竟然还有叶青。

    “修月,你在就好,我已经想好了给你医治的办法,我们现在就来试试。”唐飞张罗着想让柳修月将手递给他。

    “滚!我不需要医治。”柳修月甩手打开了唐飞的手,气呼呼道。

    唐飞给叶青使了个眼色,叶青乖乖的进入唐飞的卧室去了。

    “你让我给你治好病我就没有其他顾虑了,好不好?你不是很痛苦么?怎么不想治?”

    唐飞脑袋问号,发现柳修月只是凝视着他,眼瞳里充塞着幽怨和愤怒。

    唐飞十分无语,懒得多废话,直接将柳修月扛起来,柳修月挣扎着对他拳打脚踢,唐飞浑然不顾,把柳修月重重的扔在卧室的大床上,双手将她捆绑的死死的。

    柳修月被唐飞反身压在身下,唐飞明显感觉到她的,柳修月也发现了这点俏脸绯红。

    “臭流氓,有本事找你的小情人耍流氓去。”

    “有病啊,我哪有那么多情人,都是你自己臆测的,大部分只是逢场作戏而已,除了莫溪和叶青。

    叶青为我挡过子弹,过命的交情,至于莫溪也,不过是最近因为你要和我离婚,所以我才没有了顾忌,不然我也不会和她有任何关系,从头到尾我也就只有叶青个而已,你说的那么多情人在哪儿?”

    唐飞也是十分生气,几乎用咆哮的口吻说道,至于唐婉儿,当然算不上情人,只不过是发生的错误。

    柳修月还真是被说的哑口无言,粉腮鼓鼓。

    “如果你有证据我无话可说,口口声声说给我机会,你什么时候给我机会过。”

    唐飞说着,指落在柳修月的处穴位上,轻轻推拿着。

    “就是,我都看不下去了,柳修月我好嫉妒你,每次他来都是为了帮你,从来没有纯粹为了找我来找我,每次都是,哼。”

    叶青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倚着门气呼呼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柳修月眼眶有些发红,鼻尖微微酸,百般滋味萦绕心头,似乎有什么东西堵住了,让她难以呼吸。

    “去去,睡觉去,别分我神。”

    “不!我还要多说句,柳修月你根本配不上他,算了说了你也不明白。”叶青翻了翻白眼,洗澡去了。

    柳修月沉思着,感觉好像确实只自己的问题。

    这种毒虽然怪异,却并不难解除,尤其是当唐飞进入凝道纹之境后,更加显得轻而易举。

    “好了!”

    唐飞搞定了,就转身离开了,没有丝毫的留恋,放佛对个陌生人样。

    因为柳修月同样让他有些失望。

    柳修月坐在床边,揉着有些红肿的手腕,开始反思,自己的问题确实很大,有些懊悔,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挽回。

    可是以柳修月这么重的自尊心,又实在难以说出什么低姿态的话。

    身灰色棉质睡衣的柳修月,露出了双莹润的,如既往绝美的脸上,充斥着歉意和后悔,屡次走到唐飞门前想敲门。

    然而,听到他和叶青暧昧亲密的对话,都让她难以动作。

    “亲爱的,看看我这身衣服怎么样?”叶青身月白色的丝质睡裙,雪白色的肌肤隐约可见,浑圆的显得轮廓诱人。

    “这是修月的衣服,你怎么穿了,快送回去,小心她生气?”

    “怕什么?我又救了她次,穿她两件衣服怎么了?我救了她多少次。”叶青脸的不以为然道。

    “快来啊,人家等不及了,快。”

    叶青早就对男女之事抱有幻想,毕竟已经年纪不小了,满脸期待的将曼妙的酮体,在洁白的床上舒展开来,两抹高耸并未因此在高度上有稍微的降低。

    就在唐飞打算伸手探入大腿缝隙之间时,客厅内传来声柳修月的惊呼声。

    唐飞停下来,抬头冲着客厅额方向望去。

    “别管她,快。”

    “等下,我看看怎么回事?”唐飞打开门出去,发现柳修月在厨房做菜,好像是切到手指了。

    “都几点了还做饭?有病吧。”唐飞脸急色,抓起柳修月如春葱般的玉指,帮她包扎。

    柳修月就像个犯了错的小女孩,眼角低垂,看到唐飞脸着急的样子,心里多少有些欢喜。

    其实,柳修月是故意这么做的。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