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火了

    唐飞算是莫名其妙的大火了把,弄得全校皆知,走到哪都有人议论纷纷,当然自然少不了花痴的女大学生偷偷暗送秋波。

    “哇,好像就是那个男生,贴吧上的那个,好帅啊。”

    “是啊,明天就是篮球比赛,他上就好了。”

    “不大可能,他不是学校篮球队的,可惜。”

    几个女孩子惋惜的议论着,唐飞被这种突如其来的关注,打了个措手不及。

    不过,唐飞发现,程辰辰似乎还在生闷气,路上也不说话,粉腮鼓鼓,脸不悦。

    唐飞知道是因为刚才上课牵她手的事,瞅准了苏小玉和宋宝宝都不在的机会,歉意道:“程老师,上课的时候是我不对,看在我学习这么认真的份上,就别想这件事了。”

    程辰辰沉默片刻,严肃道:“下次不允许那么做,你知道不知道要是让学生看到了,我这个老师还怎么当?”

    “抱歉嘛,我知道有桌子挡着,所以才那么做的,放心以后不会了。”唐飞嬉皮笑脸的说着。

    “那还差不多,明天米国德克萨斯大学要来东海大学进行文化交流,顺便打场友谊赛,你来不来啊?”

    “你来我就来,我切跟着领导的指示走。”

    “真是油嘴滑舌的。”程辰辰嗔了唐飞眼,被唐飞送上出租车离开了学校,唐飞也就打算回家了。

    说实话,还真对那个所谓的家,毫无感情了。

    有同样想法还有另外个人,柳修月。

    柳修月故意关掉了灯光,偌大的屋内,只有鱼缸闪烁着碧蓝色,银色的月光透过落地窗,延伸至沙发,她轻靠着沙发上,眼角分明有行晶莹泪痕,她和唐飞离婚,从来都不像表面上那么轻松写意。

    她有些怀念以前的日子,两人起做饭聊天,唐飞总是厚着脸皮,想尽办法哄自己高兴,现在看,现在看家里的家具摆设似乎还有他的影子。

    柳修月娇憨的侧卧在沙发上,桌子上瓶82年的拉菲,已经被她喝了大半。

    因此她的脸颊上带着阵阵红晕,再融合本人清丽脱俗的外表,尤其配合身黑色连衣裙,这让她看起来就像西方世界里的精灵。

    曼妙的长腿,白皙细腻,裹着肉丝丝袜,在黑夜中极尽所能的绽放着魅力。

    可惜无人欣赏。

    “叮咚!”

    大门的安全系统发出声响,有人进来了,柳修月立刻站起来,满脸喜色涌现,但旋即理智又将这抹兴奋全力压制。

    柳修月走到窗前紧贴着墙面,小心翼翼的查看下面的情况,果然个熟悉的男人出现在视线中,快步走过庭院。

    柳修月急忙摸了摸脸上的泪痕,打开灯,将桌子上凌乱的酒瓶子清除干净,急忙拨通了宁为国的电话。

    唐飞摇头晃脑的走进去,发现柳修月如既往的美丽迫人,正抱着座机,满脸幸福的打着电话。

    在这么多年商场打拼,练就了副滴水不漏的演技,但是在唐飞这双眼里,还是轻易洞穿了她精心粉饰之下的虚伪强大。

    唐飞摇了摇头,他耳力过人,分明听到电话的另端并没有人和她说话。

    “音乐剧我挺满意的,那个g潮真是让人震撼,下周啊,可以,到时候在联系,行了,油嘴滑舌的,你并不是第个夸我好看的人,能不能有点创意,对……”

    “啪!”

    唐飞直接夺过电话,将电话扣上了。

    “你干什么?我在打电话,有病吧你。”柳修月怒瞪着唐飞。

    “打什么电话啊,就你个人在自言自语,别以为我不知道。”

    柳修月哑口无言,捏紧了粉拳,就像狠狠的给唐飞下,自然被轻松拦截,柳修月扯着拳头,无奈力气完全不占上风。

    “放开我混蛋。”

    “修月,别闹了,你不需要努力装作多幸福来让我伤心后悔,事实上当你提出离婚的时候,我就已经很后悔了,我们复合吧,还像以前样。”

    唐飞摇着柳修月的柔肩说道。

    “我……”

    柳修月有些阵脚大乱,她直在等待唐飞说这句话,可是当他真的说出来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凌乱,正不知道说什么,她还在搜肠刮肚想要说点什么的小嘴,就被唐飞强吻了。

    “呜呜。”

    许久之后,柳修月大喘着气娇靥绯红,轻抚着剧烈起伏的胸口,冷厉的目光,也因此缓和了不少,不再那么锋利无情。

    唐飞的口中还残留着柳修月的芬芳,伸手揽着柳修月的纤细腰肢,轻轻解开蝴蝶结,却被柳修月阻止。

    “不行!”柳修月口中娇叱道。

    唐飞从来不会勉强她,也就停止了侵入,耸肩轻笑,本来唐飞也不指望能成功,脸淡然的转身去冰箱里拿饮料去了。

    柳修月见他没说什么,反而心底有些歉疚,她觉得自己只是太喜欢唐飞,担心满足了他,就难以在引起他的兴趣。

    她现在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沦陷,改了自己的原则,而且唐飞愿意主动认错,这也让她松动。

    “老婆早点睡,晚睡对皮肤不好的哦,对了我给你的那个药方,吃了么?”唐飞挑眉问道。

    “吃了星期,没什么感觉,是不是假的?”柳修月见两人和好如初,明显气色好了很多。

    唐飞哭笑不得,拥柳修月入怀,她有些轻微的抵抗,但很快娇躯化成团棉花,倒在唐飞怀里。

    “没效果是因为你本来就无懈可击,当然没效果了,跟着吃你就会发现自己永远这么年轻,时光老人好像把你给忘了,等以后我老了,牵着你得手上街,我就和别人说这是我孙女。”唐飞开玩笑的说着。

    “滚,哪有那么夸张,孙女……”

    柳修月白眼连翻着,纤纤玉手,拽着唐飞脸上的皮肉,说:“以后你鬼混的事,我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不过,每周回家不能少于四次,懂不懂?”

    “知道,你是大的,她们都是小的。”

    “滚!你还真是艳福不浅,我都有点羡慕你了。”柳修月怼了唐飞眼道。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