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手表

    同学林生看了几眼,脸色的骇然之色愈发浓烈,最后,惊呼道:“我,我的天哪,这可是丹顿tourd!”

    听到这话,有几个对怀表略有研究的人,也紧跟着发出惊叹,甚至站起来凑过来,看了眼,纷纷对视了个震惊的表情。

    “真的是tou rd!”

    “不会吧,这个表全世界只有三只,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众人错愕的眼神齐聚在脸甜蜜微笑的申若曦脸上,只见她淡淡的说。

    “那看来是真的,这是天意上周在巴黎的场拍卖会中拍到的,可是花了四百万美刀,听说,另外两只这种表,分别在米国的流行巨星迈克手上,还有只在博物馆里珍藏了。”

    听到这里,众人对申若曦的羡慕嫉妒,已经是明显的写在脸上了。

    而申若曦,显然非常享受现在这刻,她要告诉所有人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众人也知道申若曦在炫耀,在那么专业正规拍卖会上买的东西能有假?不过,她倒也值得炫耀,如果是她们嫁给李天意,恨不得天天炫耀。

    这么对比下来,柳修月和申若曦丈夫的比拼,柳修月是输的塌糊涂,个吃软饭的丈夫,和个给老婆随意挥霍了几百万才丈夫根本没有可比之处。

    其他人都为柳修月惋惜,要是能嫁给李天意,还当什么总裁,好好当个美娇娘享受人生。

    作为名古玩鉴赏专家,林生对这块表是爱不释手,啧啧赞叹道:“这块表之所以这么稀有名贵,是因为这是名为丹顿的怀表制作高手,在自己临终前做的最后三块表。

    这位制作手表的大师,辈子做表无数,这三块表可是他的呕心沥血之作。

    除了采用了最为顶级的材料装饰,复杂、精细道极致的工艺,功能方面也非常的多,表面上涌砖石镶嵌作为星空,看起来美不胜收。”

    林生滔滔不绝的介绍着,众人才知道原来这块表有这么多讲究门道,纷纷啧啧称奇,对申若曦更为殷羡。

    看到人家老公送这么名贵的手表,而唐飞那个混蛋,就送过自己块烂古董表,虽然心里不想在意这些,但还是忍不住去想去攀比。

    柳修月微蹙着黛眉的动作,被申若曦捕捉到了,笑嘻嘻道:“修月,你老公那么爱你,送过你什么?没事,就算朴素些,也没关系,毕竟代表了对你的情意不是。”

    柳修月清了清嗓子,说:“他,也送过我块表……”

    刚说完,柳修月就后悔了,那么破烂的表拿出来,尤其是和申若曦那块名表比,垃圾不如,可是话已经说出去了,只能乖乖拿出来。

    “表呢?”

    柳修月伸了伸手,隐晦的瞪了唐飞眼,寻思,要你平时多努力,现在知道丢人了吧,把年纪了,还得吃老婆的软饭,要是让别人知道这个混蛋外面还有诸多小三,她点颜面都没有了。

    “在,我送给修月的,嘿嘿。”唐飞干笑了笑。

    众人相互暗递了个戏谑的眼神,寻思这小子究竟给柳修月灌了什么汤,个丝,竟然攀上了百亿身价的美女总裁。

    这些男人也嫉妒,能吃软饭吃到这种程度,也是服气了。

    柳修月在众目睽睽之下,缓缓的将玉手深入包内,再次隐蔽的剜了唐飞眼,知道丢人是再说难么了,回去收拾他顿倒还是可以,她决定联合莫溪,起孤立这个不上进的混蛋。

    柳修月俏脸滚烫的将块老式的手表拿出来,连个包装都没有,就这么干拿出来,不少人看,就知道肯定是几块钱的老古董,毫无价值。

    明显这块破表拿出来,众人脸上都强忍着笑意,故意强做矜持礼貌友善的笑容,然而在这表明之下,是深深的戏谑和嘲讽。

    冷面霸道总裁,竟然嫁给这样的丈夫,恐怕是人生悲剧了吧,有人说结婚是女人第二次投胎,显然柳修月这次投胎投错了。

    申若曦继续强做矜持,但内心的狂喜,让她差点忍不住当众笑出来。

    作为曾经被拒绝的李天意,看到这幕,心里也十分高兴。

    当年他追求柳修月,然而柳修月以要回家当总裁给委婉拒绝了,虽然她做的没错,可是心里直有个疙瘩。

    这么优秀的李天意,无法接受被人拒绝的苦涩滋味,好在今天看到柳修月竟然嫁给这样的人,估计心里会十分后悔吧,她越后悔李天意就越高兴。

    “林生帮忙鉴定下,说不定是名表呢。”李天意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林生礼貌性的接过柳修月的古董表,珠玉在前,这块表显得愈发寒酸,柳修月俏脸有些发白,有些不悦。

    柳修月自顾自吃着东西,来掩饰自己的窘迫,同时又冲着唐飞的脚怒踩了两脚,泄心头之恨。

    就在众人满脸戏谑准备看柳修月丢脸的时候,林生脸上的笑容是逐渐的冻结僵硬起来,他使劲的揉了揉眼睛,拍了拍自己的脸。

    他这个动作,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林生你怎么了?傻了?没见过这么好的表吧,哈哈!”申若曦打趣道。

    林生猛地个机灵,双手捧着这块表,生怕磕碰了。

    “这,这个表还真不简单,它可是henryg。”林生脸上既紧张,又激动,双手发着抖,甚至连说话都有些结巴。

    “什么?你什么意思?”李天意看出不妙之处,急忙追问道。

    “这可是,henry graves!这你们都不知道!”林生感觉十分不可思议,同时又很激动,天之内接连看到两款世界顶级的名表,心潮澎湃。

    柳修月沉吟着,似乎想起什么,好像有款叫什么henryg表特别出名来着,想到这里,柳修月这么聪明,自然之地这款表来历不小,向唐飞投去抹诧异的眼神。

    而唐飞才懒得参与到这种攀比的无聊趣味中,多吃点才是正经事,反正他有不需要和这些人打好关系,所以吃的十分没心没肺。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