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更贵的表

    林生深深的吸了口气,才勉强从疯狂中冷静下来,说:“这种表我在资料上看过,henry graves可是用18k黄金打造,延展性绝佳,这只表产于1932年,是米国著名收藏家邀请世界十位最顶级的制表大师,联合打造而成的,全世界仅此只!”

    听到这里,众人纷纷长大了嘴,感觉难以置信。

    申若曦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片刻之后,才急忙道:“你确定没看错,毕竟你也没见过同样的表。”

    “放心,我是个专业的古玩鉴赏专家,在手表这方面我的眼光还是可以的,而且,从氧化程度来说,这块表的时间完全对的上,而且以这块表的工艺来看,绝对没错,我敢保证。”

    “这块表制作的那个时代,算是集齐了所有顶级的工匠做出来的超越时代的作品,即使在现在,也没有哪块表能超越它,它的功能非常的复杂。

    我记得八年前还看到关于这块表的拍卖,好像价值千万美金,如果现在的话,起码还能涨三倍!”

    “呼!”

    林沈这句话似乎抽离了空气,以至于让众人感觉呼吸不畅,他们没想到这么快破烂的表,竟然有这等价值,简直是匪夷所思。

    “这块表已经诞生将近百年,个世纪了,然而你看,它的时间已经是分毫不差,这块表算是表中的王者。”林生给出了非常高的评价,众人啧啧称奇,争先传送着,欣赏这价值千万的名表。

    “唐先生这块表已经在世人消失十年之久了,不知道,你是如何找到的?”林生好奇道。

    “没什么,就是我曾经救了个人,他无以为报,就将这块表送给我。”

    唐飞并未说谎,曾经有次索马里人质解救,救了个老头,老头家里人都被海盗杀死了,他也不想继续苟活,将这块表交给唐飞,就跳海自尽了。

    柳修月还真没想到这块表这么有来头,不自觉的感觉脸上有光了,是个女人都有虚荣感的,看到众多女子羡慕的眼神,心里还挺甜蜜的。

    “再贵的表,也只是个玩物,就算没有这块表,我对修月的真心,也是无价的。”唐飞柔情的说着,柳修月满面娇羞充斥着温柔。

    看到柳修月这幅小女人姿态,李天意差点看直了眼睛,个平时独立强势的女人,展现出小女人的面,是非常具有杀伤力的。

    申若曦没想到,本来想让柳修月丢丑来着,谁成想反而让他俩秀了把恩爱。

    刚才他们拿出来的那块丹顿手表,在柳修月的命表下被爆的渣都不剩,这让两人十分郁闷。

    现在众人猜测唐飞的身份绝不仅仅是吃软饭这么简单,毕竟这么华贵的名表,价值过亿华夏币的东西,转手就送给老婆,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于是,潜移默化中,聚会的主人公下子从李天意夫妇,转移到唐飞两人身上,尤其是唐飞雇佣军出身,而且听说那块表也是在拯救人质中得到的,就更加兴趣浓厚了,非要唐飞讲到底怎么回事。

    唐飞知道这帮人平时安逸惯了,就喜欢听刺激的故事,他就满足了他们的猎奇心理,故意挑拣那些刺激的故事说,从战场上的枪林弹雨,说到丛林里的极限求生,以及丝血反杀,以敌众的惊险经历。

    这里面有棕熊鳄鱼毒蛇猛虎,听到众人津津有味。

    最后说到海上的风浪以及流落荒岛时候,就个人如何完全求生,再到沙漠里失去方向,差点和同伴走散的惊心动魄的故事。

    还有些和顶级杀手对决,以及保护英国皇室女王超远狙击的精彩历程。

    这些东西,柳修月都从未听过,双美目直直的盯着唐飞,第次发现每天睡在她隔壁额这个男人,她从未真正了解过,她看到的只是百分之,或者千分之。

    其他的这些人,可是从未体会过如此荡人心魄的经历,要不是唐飞说的细节足够逼真,他们还以为是在编故事。

    众人听的意犹未尽,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三个钟头,夜色浓如黑墨,众人才打开灯,纷纷鼓掌,甚至有些羡慕柳修月,能有个雇佣兵男友,他们都知道军人在体力方面可是很强的,估计每晚都能满足。

    想到这些,不少女人露出奇怪的浅笑。

    “修月,好羡慕你啊。”

    “有什么好羡慕的,他也就那样,毛病比优点多。”柳修月可是没开玩笑,认真的说道。

    其他人以为她在谦虚,打着哈哈。

    但明显这个宴会已经完全成为柳修月和唐飞的表演秀,尤其是唐飞,将个个故事说的惊心动魄,说到紧张之处,连他们都手心出汗。

    他们致认为,唐飞这样的男朋友也许没有太多钱,然而十分有趣,不过,钱这种东西,差不多就可以了,太多也没意思。

    李天意夫妻有些黯然失色,见时间不早了,众人也就纷纷告辞,想杰瑞教授道别。

    回去的路上,显然柳修月十分开心,罕见的话多起来,滔滔不绝的说着,以前的事情,她忽然发现嫁给唐飞并不是个多么糟糕的决定。

    “老婆,我今天表现的可以吧。”唐飞挤眉弄眼笑道。

    “咳咳,还可以,给我长脸了,不错,继续努力。”柳修月腆着绯红的俏脸,夸了唐飞几句,希望他能再接再厉。

    “口头嘉奖有什么意思?来,亲口。”唐飞伸着侧脸说道。

    柳修月象征性的拒绝着,然而架不住柳修月的撒泼打滚,勉强接受了,两人将车停在路边。

    柳修月伸出娇嫩的唇瓣,带着特有的馥郁芬芳,正要轻轻的落在唐飞的侧脸上,唐飞自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柳修月,把捧着她莹润的脸蛋,狂吻起来。

    “呜呜……”

    索求片刻,唐飞有些不舍的松开了柳修月的丁舌,顺手在柳修月的水润长腿上搂了把,手感极佳,柳修月自然报之记白眼。

    “流氓!”

    “摸自己老婆都是流氓了?是不是我性无能你才高兴。”唐飞开玩笑道。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