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程辰辰的爱情

    所有人都愣住了,怎么看唐飞也像是个高中没毕业的,竟然能说出口这么流利地道的德语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程辰辰见唐飞主动出来保护自己,心头激荡过丝暖流。

    这种被人保护的感觉,让自己就像个小女孩样,可以腻味在这个男人的臂弯中,不用去面对这些风言风语。

    “你……”女子满脸的错愕,难以置信的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

    在华夏的土地上说德语,你是不是觉得你很厉害,是不是以为学了两句外语,就觉得自己高人等?

    那你真是够可怜的,你这么喜欢德语,就滚出华夏,舔德国人的小弟弟去吧。”

    唐飞说的非常粗鲁,不少人面红耳臊,除了粗俗,最关键的是说出了他们心底的想法。

    众人纷纷清了清喉咙,却无人敢反驳,那个女子都被唐飞直接说哭了。

    “你哭什么哭?刚才不是还挺能耐的么?给我道歉。”唐飞执意要她道歉。

    程辰辰见事情闹到这种程度,拉扯着唐飞的手臂,示意算了,不想再追究了。

    “哼!”唐飞冷哼了声,见程辰辰不再追究,他也就不追究了。

    两人来到吧台前,收银员恭恭敬敬的,还真有些害怕。

    程辰辰接过暖暖的湛蓝色饮料,感觉心里也通温暖起来,两人并肩离开了星巴克,刚走,就明显听到众人长长的松了口气。

    “你还会德语啊!”程辰辰咬着吸管吃惊道。

    “对啊,德语算什么,很难的拉丁语我都精通,#¥#¥#”唐飞巴拉巴拉说了几句。

    程辰辰脸懵圈,眨了眨眼,说:“你说的什么意思?肯定在骂我对不对?”

    “你想知道?”唐飞露出了脸的坏笑,程辰辰似乎猜到了什么,满脸警惕之色。

    “你想干什么?”

    “哎吆,我能干什么?我很容易满足的,叫我声老公,再亲我口就行了。”唐飞伸了伸侧脸道。

    “我不想知道。”程辰辰歪了歪头,继续走向公交站牌。

    “你真不想知道啊,这可是拉丁语里最动人的句话了,听听怎么样?”唐飞继续没脸没皮的紧跟着。

    程辰辰忽地静止站立在原地,沉吟片刻,微微点了点头,说:“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你说的什么。”

    唐飞轻笑着,深沉的凝视着程辰辰的水眸,说:“我说,生命本来就不长,和你在起,显得更短了。”

    程辰辰眨了眨眼,白皙的脸蛋上,透着绯红,紧紧咬着吸管,犹豫片刻,正打算兑现承诺,亲向唐飞。

    唐飞主动迎上了,蜻蜓点水的和她的俏唇相触。

    虽然时间短暂,却十分甜蜜。

    “流氓!”程辰辰嘀咕了句。

    “还差句老公呢。”

    “不要。”

    “叫老公。”

    “no!”

    唐飞摇了摇头苦笑着,继续跟上去,这时,看到街头有对身形佝偻的老父亲,手里拄着拐杖,满脸风霜,衣衫破烂。

    老头子手里端着个破茶缸,对来往的行人伸着,但大多都冷漠以待。

    在这个没人相信乞丐的年代,愿意出钱者寥寥无几。

    程辰辰神情暗淡下来,看到这幕有些窝心。

    唐飞抬眼望去,看到两人依偎着坐在街头,虽然穷困,却能相互扶持。

    他倒是看出了另种味道的幸福,如果老头有钱了,或许早就找其他女人去了吧。

    当然也可能不会,并非所有人都是唐飞这么风流成性的,但这个比例还是很大的。

    这时,两位老者站在星巴克的门口,上面块明亮光鲜的广告牌,和两人褴褛的衣着,形成鲜明对比。

    广告上是杯白摩卡,和杯白色的卡布奇诺。

    老妇人浑浊的眸子里,透着满满的向往之意,怔怔出神着。

    旁的老头,看出了老伴的意思,笑嘻嘻的拉了拉老伴的手,大气道:“想喝啊,我给你买,不就三十块钱吗。”

    “买什么买?那么贵,瞎花钱。”老妇人狠狠掐了老头子下,埋怨起来。

    “我知道你喜欢甜的,没事,买。”

    “不行,不能乱花钱,咱们走吧。”老妇人佯怒责备道。

    老头子干笑了笑,不好再说什么,手里的三十块钱,已经攥湿了,叹了口气,打算站起来离开这里。

    这时,唐飞和程辰辰来到窗口,要了杯卡布奇诺。

    “给你。”程辰辰给唐飞道。

    “我不要这个口味的,我不是说了要红茶口味的嘛?你怎么回事?退了。”唐飞摆了摆手说道。

    “对不起,不能退。”收银员满脸尴尬道。

    “那你喝吧。”唐飞退给程辰辰程辰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喜欢这个口味的。

    “扔了太浪费了,要不……哎,老爷爷,我们点错了,你们喝了吧,不然也浪费了。”

    程辰辰满脸善意的笑容绽放,宛若人家最为动情的雪莲,纯洁无暇。

    “啊?”

    老大爷愣了愣,迟疑的接过来,手有些发抖,老眼里噙着眼泪,他阅人无数,社会经验丰富,自然眼就看出两人刚出是故意这么表演的。

    即使他们是深入尘埃的灰色人群,毫无自尊可言的人,他们两个还是这么小心翼翼的尊重他们。

    老妇人也是擦了擦眼泪,感激的点了点头,接过卡布奇诺,相互依偎着消失在茫茫人海。

    唐飞和程辰辰对视了眼,均是脸轻松愉悦,能帮助道别人自然是件开心的事,杯卡布奇诺,并不值钱,然而,如果能让人幸福,才有它的价值。

    “我刚才的表演不错吧。”唐飞得意的伸出个八字手型道。

    “可以跟我比,演技略微青涩,还需要努力啊,小唐同学。”

    “还小唐同学……”

    唐飞苦笑着摇了摇头,说:“刚才某人可是叫小唐同学老公的,叫自己学生为老公,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啊。”

    “闭嘴。”

    唐飞急忙乖巧的捂着嘴,不再说话。

    “这才乖!”程辰辰捏了捏唐飞的耳朵夸赞道。

    两人继续漫无目的的压马路着。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