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新知识

    声撕裂的惨叫声,响彻了这个夜空,程辰辰听到这个声音,娇躯微颤,睫毛快速不安的抖动着,缓缓睁开。

    好在看到到底的不是唐飞,而是那个虎哥,他捂着头,血流如注,血液渗出手指漫出来,十分吓人。

    “哼!妈的,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我看你也是获得不耐烦了。”唐飞冷哼声说道。

    众多小弟看到老大被痛揍了顿,知道如果不动手,回去肯定被削,纷纷装模作样的冲过来,唐飞倒也配合他们,拳脚,将所有人撂倒在地。

    有好几个怕死的小弟,冲到半,就演技大爆发,直接倒在地上,哀嚎不止。

    唐飞:“……”

    唐飞冷哼声,继续坐下来,几个小弟搀扶着虎哥,打算逃窜,唐飞拍桌子,吓得他们腿都软了。

    “我让你们走了么?”

    唐飞恬淡的说着,仰望头顶星空,旁边路边的白雪,映射着耀眼的光华。

    刚才还耀武扬威的虎哥,立刻战战兢兢的走过来,说:“老大,有什么吩咐?”

    唐飞灌了口饮料,说:“我这么跟你说吧,你下身的处大穴,已经被我封住了,以后男女之事,你是别想了。”

    “啊?”

    虎哥愣了愣,伸进裤裆里摸了摸,确实感觉下身十分麻木,就算是掐也毫无痛感,知道唐飞说的是真的,顿时紧张起来。

    “哥,您是我亲哥,我这可是延续香火的玩意儿,您不能这么做啊。”虎哥跪下了请求道。

    “你也需要延续香火?哼,当然,如果连着个月你再也不来找老伯的麻烦,我自然会找到你,给你解封。

    当然我要是不留神给忘记了,那你就自己想想办法吧。”

    唐飞副悠闲的说道。

    “别啊,亲哥那,您可不能给忘记了,我留你个手机号,我保证再也不来这里收保护费了。”虎哥保证道。

    “意思是你去别的地方收?”唐飞眸子瞬间锐利起来。

    “不,不!我的意思是再也不收了,打死都不收。”虎哥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这还差不多。”唐飞随意给了个手机号,当然唐飞这种手段,只要过个月就能恢复正常,所以手机号完全是假的。

    “谢谢,走,群废物。”虎哥阴沉着脸带着帮小弟离开了这里。

    看到唐飞出手帮自己摆平了保护费的事,老李喜笑颜开,十分高兴,说今天这顿就免费了,非要请两人吃肉串。

    唐飞自然不能接受,知道他家里不如意,还故意和程辰辰点了很多串照顾他生意,两人吃饱喝足之后,就离开了这里。

    两人走在马路上,拉长的身影,部分重叠在起,唐飞送程辰辰到马路口,故意找了个来往车辆多的地方,方便她打车。

    大晚上车并不是特别好打,唐飞站在路边疯狂摆手,然而没有辆车停下来。

    唐飞在她眼里直是无所不能的存在,而且无所不知,没想到现在却被这样件小事给难住了,这让程辰辰嫣然笑。

    “行不行啊你,这都办不到,还追求我?”

    程辰辰自然是开玩笑的,她反而并不想坐车离开,她更想多和唐飞呆会,谁知道下次他出现又在猴年马月。

    “真是的,下次我开车来接你。”唐飞叉腰说道,他也没想晚上车这么难打,叹了口气,这时,才终于有辆车停下来。

    “上车吧。”唐飞拉着程辰辰的手,走向出租车。

    “慢着!”程辰辰跺了躲脚,俏脸绯红,喃喃道:“刚才谢谢你啊,你又保护了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就叫我老公,就行了。”

    “讨厌,没个正经,你下次什么时候来找我?”程辰辰白皙的脸蛋上,透着慌乱之色,嘀咕道。

    唐飞笑嘻嘻的似乎抓到了程辰辰的把柄,哦了声,说:“你想让我找你是不是?”

    “当然不是,你这么讨厌,我可没这么想,我只是说,你要是来找我,记得找个星期天之类的,我有空,还有……”

    程辰辰急需嗫喏着,似乎在做个非常纠结的决定,趁着唐飞不注意,快速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下,然后钻入车内,将门关上了。

    “师傅走。”

    “唰!”

    出租车扬长而去,唐飞摸着略带着湿润的侧脸,似乎还残留着程辰辰丰润嘴唇上的香味,微微笑,回家去了。

    回到家里,莫溪和柳修月两人抱着卡通抱枕,看着电视上的苦情剧,大哭特哭着,用了小盒纸巾。

    唐飞无语,刚坐下在两人中间,就被轰走了。

    “两位美女,看什么呢?”唐飞换了个地方坐下来,问道。

    然而两人就是不吭声,柳修月冷冷的瞥,带着得意和蔑视,显然是和莫溪结成了联盟,起孤立唐飞。

    唐飞忍俊不禁,没想到大老婆和二老婆竟然联合起来了。

    “行啊,皮紧了是不是,竟敢冷落你们的老公。”唐飞搂着柳修月的香肩,被她怒瞪了眼,推开。

    唐飞又跑到莫溪身旁,然而也被粗暴对待。

    “哎吆,你们……”唐飞略为想了想,偷偷在莫溪耳旁嘀咕道:“我新想到种姿势,要不要起来研究研究……”

    莫溪听到这里,本来初尝男女之事,就特别想要唐飞这么勾引,还真有些春心萌动。

    偷偷看了柳修月眼,有些想背叛她了,但又不好意思直说。

    柳修月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扭头对上了莫溪心虚的眼神,说。

    “喂,莫溪,小溪溪,你不会要违背咱俩的约定吧,你能不能忠诚点,坚定定,男人有什么好的,他能给你的,我也能啊。”

    “好像你给不了,嘿嘿,修月,他说他发明了种新的姿势,我去试试效果怎么样,要是效果不理想,我再和你起孤立他,恩!”

    莫溪说着,就倒在唐飞的怀里,两人起去卧室研究新姿势去了。

    柳修月没想到莫溪竟然这么轻松就被收买了,走到屋门见,再次听到莫溪如杀猪般的惨叫,柳修月捂着耳朵遁走。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