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陆有民

    唐飞非常绅士有礼的挽着柳修月的素手,柳修月绝伦的姿色,刚入场,就吸引了不少男人火热的眼球。

    殷羡、赞叹声不绝。

    上帝该拥有双如何的巧手,才能勾勒出这样的绝世美人,颦笑,都让人心醉沉迷。

    最为关键的事,柳修月除了姿色无双之外,还是帝豪集团总裁,举击溃西林集团联盟的女强人,将无数男人踩在脚底的女人。

    所有人都曾想过,能降服这样女人的,该是个多么出色的男人。

    然而,现在紧随柳修月左右的男子,其貌不扬,也没什么名气,估计是才智平庸之人。

    这么想,在场的都是社会的成功人士,嘴上虽然不说,但投射而来的眼神,大多含着嫉妒以及蔑视。

    很快在侍者的带领下,唐飞和柳修月穿过走廊,大厅内人虽然不多,但都是重量级人物,有富商,同样也有高官在场。

    看到柳修月,自然有不少男人围过来,主动过来打招呼,大多数是同行,然后有个男子却格外不同。

    唐飞仔细的看了眼面前的男子,面皮白净,张国字脸三七分的头发,梳的格外整齐丝不乱,身笔挺西服,手上的江诗顿手表十分吸引人的注意。

    “柳总!你好,我可是久仰大名,整个东海市在,知道我陆有民的寥寥无几,可是知道你柳修月的大有人在。”

    陆有民和柳修月握手,可是唐飞发现他的手似乎有些不老实的摸了摸柳修月的手背。

    柳修月也是察觉到这样的异样,神情有些刹那的不自然,想收回手,却发现手被拽着。

    好歹是浸在商场这么多年,柳修月并未慌乱,继续保持着微笑。

    唐飞见此,自然不甘心自己老婆被别人占便宜,主动笑呵呵的说:“这位就是陆局长啊,你这个手表不错啊。”

    唐飞手晃,陆有民的名表就出现在唐飞的手中,陆有民阵愕然,急忙松开柳修月的手,查看袖子中的名表,发现真的不在了。

    “咳咳,没想到唐先生还有这门手艺,不知道以前是从事什么行业的,真是让人好奇呢。”陆有民话里藏锋说道。

    “没什么,以前行走江湖学过两手,陆局长别见怪,还你,你最好看清楚,是不是刚才那块表。”唐飞淡淡的说笑着。

    陆有民也是哈哈大笑,气氛看起来十分融洽,两人握手大笑着。

    柳修月也是在旁赔笑,她知道这个陆有民可不是个好惹的主。

    如果不是背景雄厚,谁能相信个三十出头的青年男子,竟然已经是zf直属机构局长,还是正x级干部,更是手握传媒渠道杀伐大权的领导。

    要知道在华夏这样zf占据绝对主导权的的国家,能第时间控制媒体舆论的部门,权利非常的大。

    大部分人奋斗到五六十岁可能也到达不了这个层次,据传陆有民的靠山是华夏首富天南市的某位高级官员。

    要知道天南市龙蛇混杂,随便个二流家族,实力都完爆帝豪集团和柳家。

    这样的人走在哪里都是被恭维的存在,也就柳修月有着柳老作为依靠,以至于这些市里大小领导不敢刁难帝豪集团。

    可是柳老日薄西山,他自己都说自己时日无多,旦柳老辞世,帝豪集团将会失去个重要的依仗,平时里不敢出来的野狗,估计也会前来骚扰。

    所以,柳老最近直嘱托柳修月多结识些官场中人,他死后,恐怕不能为她在遮风挡雨了,想让柳修月提前做好准备。

    如果是别人敢轻薄于她,柳修月早就还之以牙,然而这个陆有民,柳修月还真不敢随意得罪,只得赔笑,好在唐飞出手化解了尴尬。

    总之,在陆有民的背景还没有完全摸清的情况下,饶是柳修月也只有赔笑的份,毕竟民都不过官。

    钱再多,纸文书便是废纸,权利才是真实的。

    柳修月坐拥百亿身价,在官这个字面前也不得不战战兢兢的。

    “陆先生失陪了,我去下洗手间。”

    柳修月非常讨厌陆有民,挤出抹毫无破绽的笑容,就和唐飞起离开了。

    “请便。”

    陆有民整理着领结绅士的微笑着,看着唐飞离去的背影,眸子渐渐转冷。

    这样出色的女人,竟然每晚都被那种普通的男人骑着,心里着实不爽,晃了晃杯中红酒,抿了口,陷入沉思。

    走到没人的地方,柳修月的强颜欢笑才渐渐冷却下来,恢复了冷漠的本色,眼神有些黯然,指关节发白。

    唐飞紧握着她的手,因为这个举动,她眸子瞬间亮起团火焰。

    “我过去揍他顿。”唐飞捏了捏拳头,作势要去。

    柳修月急忙把他拦住了,她知道如果自己不拦着,这个疯子真的会在这么高级的场合,做出那种粗鲁的事。

    “你干什么?你想让我丢人是不是?算了,又不是什么大事,没事的。”柳修月摇头说道。

    “那怎么行,你是我的女人,谁都别想动你根手指,除非我死了!”

    唐飞大声说着,不少人听到这样的言语,纷纷投来异样的眼神。

    柳修月急忙将他拉向更偏僻的角落,眸子变得柔情起来。

    不管这个男人多花心,对待自己,永远那么真心实意,恐怕就算让他去死,他都不会犹豫。

    “混蛋说什么呢,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我去洗手间,你等会。”

    柳修月眼眶发热,知道自己又得化妆了,走入洗手间。

    唐飞点了点头,柳修月刚走,个窈窕动人的身段遍立刻浮现。

    身黑色的礼服,剪彩精致,蕾丝勾边,轻轻覆盖着修长的,脸娇慵,懒懒的看着唐飞,双凤目里,满是戏谑之意。

    唐飞透过那丰腴的娇躯,已经成熟的少妇韵味,立刻认出竟然是唐婉。

    “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倒是你,原来你已经结婚了。”说到这里,唐婉眸子锐利起来。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