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柳胜男

    就这样过了晚,第二天大早唐飞上车,车上叽叽喳喳的声音,立刻偃旗息鼓,显得非常的异样。

    每人脸上带着微红,隐晦的交换着躲闪的目光。

    “哈哈!”

    唐飞忍不住笑出声来,顿时被众多粉拳包围攻击。

    德川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唐飞支支吾吾的将昨晚的经过说了出来,她也忍不住扑哧笑。

    “唐飞你闭嘴,不准说出去。”个美艳少妇掐着唐飞的脖子命令道。

    “我保证。”唐飞哭笑不得的重新坐下来。

    过了会到了,德川护非常负责的讲述着在这片土地上发生的那些可歌可泣的事。

    然而,这对于这些女人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吸引力,加上昨晚熬夜看,几乎所有人都沉甸甸的睡着了。

    然而尽管如此,德川护依然讲解着,没有丝毫的松懈显然她是个非常负责的人。

    因为这两天光顾着买买买了,很多景点拖延没去,所以接下来的行程会有些紧凑。

    很快,他们来到了京都,京都可是按照华夏长安的模样修建,可谓世界上数的过来的名胜古迹。

    其中著名的金银、阁寺自然不会落下,还有十分出名的二条城。

    说起二条城,德川护变得格外精神,因为她也是德川家的后辈,因为二条城本就是当年江户时代,幕府第将军德川家康所建造。

    所以提到二条城,就感受道来自祖辈的无上荣光。

    连续走了几个景点之后,众人找了件茶馆休息。

    群人坐在风格独特的茶馆里饮茶,唐飞笑嘻嘻的说起昨晚的事。

    “昨晚看的怎么样?没想到啊,嘴上说不要,身体倒是很诚实。”唐飞啧啧称奇着。

    其他女人见唐飞都这么说了,纷纷送了他记白眼,讨论起昨晚的a片片段。

    “为什么电影里的都那么大,时间那么长,我老公有他们的半大小半时间就好了。”

    个少妇叹息着,想起老公不到分钟的时间,就有些痛苦,每次都不过瘾。

    “白痴,上电影当然要选那种长的帅的,那种电影,自然要选那方面毕竟雄壮的了,毕竟这种男人凤毛麟角啊。”

    红姐极其有经验的说道。

    “虽然这么说没错可是人家持久力强啊,我老公才几分钟,真是的,要不回去的时候带点延时用品。”

    另个少妇已经开始嘀咕这件事了。

    “那你更笨了,电影是剪辑的,你以为他能那么持久?

    老娘我睡了那么多男人,也就只有个男人,真的能做到夜七次郎,而且每次都四五十分钟的,老娘我唯次被降服呢。”

    红姐满脸春色,娇慵的看着唐飞,其他女人也顺着红姐的视线望去。

    “红姐你不会是说那个人是唐总吧,别逗了,看他细胳膊瘦腿的,估计也就十二秒,哈哈。”

    “瞎说,我猜有分钟,不过要算是脱裤子的时间。”

    众人讥笑着,让唐飞十分无语,正色道:“我可是领队啊,给我小心点,谁说我不行,我晚上就摸到谁家,让她尝尝厉害。”

    唐飞开玩笑着,这时,看到道熟悉的倩影,闪而过,唐飞猛地皱着眉头,立刻追了出去。

    穿过青砖碧瓦的小巷子,前面是条死胡同,人影全无,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出现这样的幻觉。

    或许并非幻觉,唐飞也说不清,总之以他的实力都追的这么吃力的人,绝不可以小觑。

    ……

    冬季的东京,草木凋零,到处片萧瑟场景,血红的枫叶散落在房顶沧桑的砖瓦上,斑驳的墙院,探出些许光秃秃的枝条。

    四颗年代久远的罗汉松四季常青的盘窝院子中,精心的剪彩,让这些松树看起来依然绿意葱葱。

    院子看起来十分荒芜,依然打扫的干干净净,唐飞拾阶而上,条石子小径,绵延向前,也许是因为这里并未景区,所以显得人影寂寥。

    唐飞快步跟上,让他惊喜的是,他这次没有跟丢,那抹身和服的倩影,推开沉重的寺门,悄然走进去。

    唐飞紧随着,伸手摸着这扇古朴沧桑的木门,不知经历了多少年岁,锈迹斑斑早已。

    刚想推门而入,唐飞的手却有些颤抖,马上就要见到那个人,还真让他有些紧张。

    抽搐片刻,唐飞眸子闪烁着坚毅和决然,深深吞了口气,推开了这扇沉重质感十足的木门。

    门内的世界,超出了唐飞想象的精彩美妙,假山假水,绿意盎然,娟秀的设计,高雅的格调,到处都透着当年德川家康代将军的无上威严。

    然而,这些东西和面前的女子相比,显得无趣至极。

    女子身粉红色的和服,双如冰赛雪的赤足若隐若现,步履娉婷,婀娜妖冶,若寒梅独立,又透着玫瑰般的火热,将秋冬的寒意尽数褪去。

    她的眼睛依然如当年般麻木坚韧,冷意瘆人。

    她似乎抽离了周遭空气,不然唐飞怎么会忘记呼吸。

    大脑片空白,紧跟着幕幕的画面冲入脑海,汇聚成川,冲撞着唐飞的大脑。

    ……

    闷热的亚马逊森林,最折磨人的除了随时变换的天气,还有的就是无处不在的毒虫猛兽。

    个男子身厚重的迷彩服,手里端着m82轻步枪,射程500米,腰间挂着手雷,快速的在林间穿梭,淅淅沥沥的雨滴打落在宽大的叶子上以及冷冰冰的枪管上。

    除此之外,在男子身后还有个女子,同样十分狼狈,两人越过横亘在面前倒下的大树,倚着大树坐下来,喘息着。

    “甩掉了么?”

    “不知道,感觉好像甩掉了,休息会。”男子说着,从腰间的口袋里掏出晒干的牛肉,递给女子。

    两人在大树下背靠着树干咀嚼着牛肉干,个男子看到只绿色的青蛙,直接把抓住捏碎。

    这种青蛙能分泌种毒素,经常用来抹在脸上做伪装色,即使面对雨天,也不会轻易掉色。

    男子在脸上摸了摸,也为女子轻轻的涂抹着,四目相对……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