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再见唐婉儿

    唐婉儿宛如从南方小镇卷轴里走出来的女人,羊脂般的肌肤,无暇无垢,柔柔的浅笑,和古朴沧桑的街道融为体。

    和佳人在街头相遇,唐飞心头跳动着,这种经过岁月洗礼之后的女人,别具韵味,最让人痴迷的并非外貌。

    像唐飞这种阅览群芳的人,外貌已经不是吸引他的第要素了,有时候身材气质或者其他方面的特长才是吸引他的关键。

    譬如程辰辰这种博学的老师,同时又是医院的骨干医生,学识渊博,交流起来,别有番风味。

    相反那些只有颜值的花瓶,只不过是富人手下的玩物。

    “我闺女月月呢?”唐飞戏谑的调侃道。

    唐婉儿微微抿唇,说:“你还好意思提起,要不是我主动给你打电话,估计你早把我们娘儿俩忘了。”

    唐婉儿这番话说出来,外人听了还以为唐飞是抛弃妻子的负心汉,实则不然。

    “你可别这么说,被人会误会的,她还好吧,那个丫头。”

    唐飞和唐婉儿并肩而行,两人个长相艳艳,身材饱满丰腴的少妇,个长相普通的路人,这极其不般配的长相,吸引了不少人嫉妒的眼神。

    唐婉儿的少妇风姿,可是已经让不少男人垂涎了。

    “她好的很,去她姥姥家了。”

    “她还有姥姥啊。”唐飞略微吃惊道。

    “废话,没有姥姥,哪来的我?想什么呢?”唐婉儿微微摇头。

    “她姥姥是……”

    唐飞始终觉得唐婉儿身上有不少秘密,她丈夫是秘密机构的成员,死后获得了大笔的赔偿。

    然而这种级别的国际秘密机构,又岂是普通人能随意成为员的。

    唐飞估计月月的父亲辈,绝对不是普通的背景。

    “她爷爷?我只能告诉你他是天南市的其他的你就别知道了,对你没什么好处,好好拍你的电影。”唐婉儿神秘兮兮道。

    唐飞也就不再深究下去,决定找时间拜托叶青查查月月的父亲到底是什么身份。

    “别说那么多了,带你去吃东海最好吃的面条。”

    唐婉儿盈盈笑着,带着唐飞走过漫长的小巷,走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深沉如墨了。

    几盏昏黄的灯泡,吃力的散发着浑身光热,照亮店门前的尺寸之地。

    唐飞愣了愣,眨了眨眼,没想到唐婉儿说的最好吃的面条,就在这个小破店。

    “别看这里乱,并不脏,老板呢?”唐婉儿坐下来叫道。

    很快出来个秃顶的老板,脸随和看到唐婉儿立刻满脸堆欢,说:“唐小姐,你来了,月月呢?”

    “去她姥姥家了……”

    唐婉儿说着,忽然感觉着像是句骂人的话,顿时掩嘴浅笑,说:“不好意思。”

    “哈哈,唐小姐真幽默,这是你朋友?年轻真好,想吃什么?”

    “两碗油泼面。”

    唐婉儿淡淡的笑着,帮唐飞下了决定,唐飞微微点头。

    唐飞尝了两口确实味道很惊艳,看样子十分朴实,味道却很正宗。

    “谢谢你。”唐婉儿突兀的说道。

    唐飞奇怪道:“谢什么?”

    “你满足了月月对父亲的幻想,其实她只见过她老爸面,就是她老爸死的时候。

    我丈夫常年工作,因为工作性质的缘故,几乎没有回过家,所以月月才会那么轻松的认你当做她的父亲。”

    唐婉儿淡淡的说着,眼眶中闪烁着晶莹,不知不觉有些哽咽。

    “你确实很像,可惜他不如你嘴甜,不如你风趣,他就是个书呆子,在哄女人这方面,你比他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我不是个喜欢沉湎于往事的人,人总是要向前看的,悲悲戚戚的,不是我的性格。”

    唐婉儿说了大推,唐飞默默的点头安慰。

    “没什么?我和月月也是机缘巧合见得面。

    没想到,我竟然长得那么像你老公,这也是缘分,这个忙我当然会尽力帮的。”唐飞轻描淡写的说着。

    “你结婚了?”唐婉儿询问道。

    唐飞点了点头,说:“很早就结婚了,只不过直没有正式的举办婚礼,对了,这个你知道的,上次你就遇到过她……”

    “柳修月是么?她是个很出色的女人,个人把帝豪集团带到今天的地方,我作为女人我都很敬佩她。

    既然她选择你做她的老公,那么想必,你也有征服她的地方。”

    唐飞胡塞了几口面觉得味道大赞,又夸张的接连要了四五碗,唐婉儿都惊呆,寻思这是好几天没吃饭的节奏么?

    她当然不知道唐飞修炼道这个层次,消化系统已经异于常人了,能自己控制消化的快慢,老板也是震惊了,没见过胃口这么好的人。

    “既然,你已经结婚了,那我们之间就切断那种联系吧,我可不想做撬别人老公的小三。

    不过,月月这边还需要你帮忙,可是我又没什么报答你的,钱你也不缺,我很为难。”唐婉儿为难的摇着头。

    唐飞知道,唐婉儿是不能再和他上床了,不过,月月这方面又不时需要他出面,唐婉儿感觉很歉意,因为欠了人情。

    “没事,不用歉疚什么,和月月起很高兴,就像我有了自己的女儿样。

    其实我曾经有个女儿,可惜胎死腹中,看到月月算是满足了我个心愿吧,她的眉眼还挺像我。”唐飞苦涩的笑着,忍不住想起往事。

    “是么?胎死腹中是什么意思?”唐婉儿对唐飞十分好奇追问道。

    然而唐飞并不想提起这件往事,随口的敷衍道:“没什么,我不想说。”

    “好吧,带你去个地方,我很喜欢的个地方。”唐婉儿开着车带着唐飞来到东海市有名的海滩。

    冷风朔朔,夜色下的海岸线,曲折的绵延,白色的沙滩和冰雪柔和在起,带着寒意的海风吹拂过耳畔,有些刺痛。

    轮芊芊月牙穿过,薄薄的云层,于满天繁星通坠入海面,难得的海天线,果然美丽异常。

    这让唐飞想起句诗,沧海月明珠有泪,果然是生动形象。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