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手模

    送柳胜男离开这里,唐飞撑着伞打来了个车,打算回家,然而此时,莫溪打来电话,说她马上下火车,让唐飞去火车站接她。

    唐飞无法推脱,只得去接这个姑奶奶,火车站在东海市市中心东侧,唐飞就直接打车去了火车站。

    东海市的火车站和其他地方的火车站并没有太多的区别,人头攒动,龙蛇混杂,不少男女举着宾馆的牌子拉客,还有些妇人偷偷摸摸的问唐飞想不想玩玩之类的,还说什么有十八岁的甚至更年轻的。

    唐飞怎么可能是那种人。

    “在哪,离这里远么?”唐飞环顾四周同样压低声音询问道。

    “不远,就对面那条街,帅哥有眼光,跟我来,老便宜了,你赚大发了我们那里的姑娘……”

    妇人正说着,忽然从人群里伸出只手拽住了唐飞的耳朵。

    “唐飞!你想去哪儿啊?”

    莫溪拖着银色的行李箱,怒气冲冲的出现在唐飞身后。

    “我,咳咳,吃饭啊,吃饭……”唐飞强做镇定道。

    妇人见此,偷偷溜走了,估计唐飞要跪遥控器了。

    “吃饭?你再胡说,明明是去……哼,那些人多恶心,我真想巴掌……”

    莫溪抡起粉拳,唐飞把抓住她的晧腕,见她怒气冲冲的撅着小嘴,立刻憨厚的笑起来。

    “我这是故意逗你的,我知道你在我身后,我早就发现了,我不这么做,你肯自动跳出来?”唐飞挑眉故作高深的说道。

    莫溪气结无语,似乎唐飞拥有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让她无力还击。

    两人乘坐出租车起回家,唐飞这才知道因为下有,莫溪只能连夜坐火车来东海市了,莫溪诉说着,路上多辛苦。

    因为这几天陆陆续续的乡下农民兄弟返城,正是人多的时候,卧铺票那是票难求。

    莫溪可是好不容易拖人才弄了张硬座,坐的她屁股都疼了。

    “是么,真是的,来哥哥给你揉揉屁股,保证不疼了。”

    唐飞笑嘻嘻的冲着翘臀上伸手,自然被莫溪娇嗔着打开了他的大手。

    “流氓!”

    “也不知道谁整晚叫流氓哥哥,叫的那个迫切。”

    “你……”莫溪又羞又恼,看到司机师傅咧嘴笑着,给唐飞个面子才没有发火。

    司机见两人关系这么好,知道是小两口,戏谑道:“这位姑娘,你男朋友对你可是真的好,你要好好珍惜啊。”

    莫溪薄唇微掀,不以为然道:“大叔你定是近视了,我怎么看不出他哪里对我好了,他对其他女人倒是真的好。”

    “哈哈!”司机大笑着,开着车继续说。

    “他对其他女人怎么样我不做评论,可是你发现没有他的左肩已经湿透了,应该是刚才打伞的时候,故意将空间让给你,才被雨水湿透的。”

    司机阅人无数,心思缜密如尘,唐飞刚上车就留意到了这个细节。

    莫溪还真没发觉,伸手摸,确实唐飞左肩基本都湿透了,鼻尖忽然阵酸楚,眸子闪烁着晶莹之色,凝视着唐飞。

    最让她感动的还是唐飞副无所谓的表情,恰恰是这样的小事情带来的感动,即使是铁石心肠,都能撼动。

    “笨蛋,早知道就多买把伞了,着凉了怎么办?”莫溪有些心疼道。

    “没事,我身体壮的很,不会感冒的。”唐飞摆摆手表示不需要。

    “不行,离回家还要半个钟头呢。”

    莫溪将唐飞的衣服拔下来,盖在车内的暖气上,烘干着,虽然知道效果甚微,还是想做点什么。

    “这几天想我了没有?”唐飞将莫溪搂入怀中,她柔若无骨,像棉花样将唐飞融合。

    “没有,我想你干什么?”

    “真的没有?”

    “没有!”

    唐飞见莫溪这么嘴硬,点了她的笑穴,让她大笑不止,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哭着喊着说想他了,这才放过她。

    唐飞解开她的穴道,莫溪紧捏着粉拳,想想又打不过,娇哼了声。

    看着外面闪而过的路灯,这两年东海市发展的尤其快,东海市在古代算是军家必争的战略要地,交通枢纽。

    这两年上面围绕东海市定下了系列的发展政策,让东海市的发展,犹如坐上了火箭。

    自从火车站搬迁到了这里,原本附近破落的农房工厂,已经被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替代。

    都快八点了,依然有承载着建筑材料的工程卡车轰然而过,每当这种重量级卡车经过时候,唐飞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地面的震动。

    那些庞然大物要是倒塌了,像这种小出租车,会直接压扁,想想就十分可怖。

    司机显然也有这样的恐惧,想超车大卡车,然而,大卡车提前步变道,将出租车堵在后面。

    “他奶奶个嘴的,抢尼玛……”

    司机十分不高兴骂骂咧咧着,跟唐飞絮叨起遇到的沙比司机等等,唐飞很少开车,想了想自己好像并不是司机口中的那种人,却也并未搭腔。

    司机见唐飞不说话,也就不再自讨没趣,闷头开着车。

    因为今天是返城,显得特别的拥堵,几乎没开五分钟,就又停下来,司机气呼呼的吧嗒吧嗒抽着烟,唐飞则是伸了个懒腰。

    莫溪有些累了,倚着他的肩膀打着瞌睡。

    “肩膀多膈应,躺我的腿上。”

    唐飞拍了拍他的腿,莫溪甜甜笑,轻柔额躺下来,枕着唐飞的大腿,很快就睡着了。

    唐飞知道莫溪路艰辛,实在太困了,等了十分钟,见还没有动弹的意思,司机急了,下次去看怎么回事。

    红色的车尾灯,刺激着人的视觉神经,让人感动烦躁,唐飞也有这种感觉,眯着眼。

    忽然五官敏锐的他,嗅到空气中散发着的淡淡的血腥味,皱了皱眉头。

    “我曹,小兄弟,你知道前面怎么回事么?撞车了,还是他么卡车和公交车撞在起,因为这条路都堵死了,刚刚打了120,这情况,医生也进不来,啧啧,估计要死人。”

    司机摇头说着,再抬头,唐飞已经消失在座位上。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