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飞车党

    唐飞知道牛妞没多少钱,并不打算让她请,以前杀戮太多,唐飞会有意的去做些好事,弥补之前欠下的罪孽。

    所以他并非无缘无故对别人好的,完全是出自内心的歉疚。

    牛妞执意要请吃饭,唐飞只好让她出个饮料钱,这才作罢。

    牛妞还有个妹妹,妹妹的名字,比牛妞的名字显得有文化多了,叫牛漫思,取自杜甫的,牛女漫愁思这句诗。

    牛漫思从穷困的县城,以最优异的成绩考入东海市某所大学,刚来到这样的大城市。

    就被其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所惊叹了,愈发想要好好学习,留在大城市生活。

    “妹妹,叫唐飞哥哥,他帮了我不少忙呢。”牛妞揉了揉妹妹的脑袋催促道。

    牛漫思身白色的连衣裙,略有些羞怯的望着面前这个男子,看着他满脸和煦,倒是放松了不少,怯生生道:“唐飞哥哥好。”

    “你好。”

    唐飞打量了牛漫思圈,见她倒也是个美人胚,眉目如画,傲挺的琼鼻,樱桃小口,手不自然的玩弄着衣角,闷声低着头。

    唐飞开车带着两人来到东海市的胜利广场,这里集齐了购物娱乐餐饮等等体,每到晚上的时候,不少都市白领喜欢来这里消费。

    唐飞带着他们上了二楼,穿过楼梯,唐飞早就订好了位置,直接在侍者的带领下来到了他们的座位。

    这里人声鼎沸,在强烈动感的dj音乐下,人很快放松下来,这里从来不是咖啡厅似乎的静谧场所,气氛十分喧闹。

    反而在哄闹的气氛下,人大声说话,正好发泄着心头的不快。

    “这里,很贵吧。”牛拧扫了眼菜单,有些喂唐飞担心道。

    “没事。”唐飞摆了摆手,他喜欢挥霍,再说吃顿饭只是也花不了几千,摆手表示让她们别担心。

    牛妞为人淳朴,感觉自己也帮不了唐飞做什么事,而且像他这样的成功人士,也不缺女朋友,想不通为什么对她这么好。

    欠着人情,总是让人心里有些不安。

    “为什么?因为闲吧。”

    唐飞苦笑不得的回答道,想自己这么说,估计牛妞也不好意思吃他的,于是说。

    “等你赚了钱,再请我大吃顿好吧,我们算是交个朋友,既然是朋友,自然就不分你的我的。”

    “朋友?好吧。”牛妞点了点头,略微有些释怀了。

    牛漫思可没有姐姐考虑那么多,直接开吃了,唐飞淡淡笑。

    三人边吃边聊,牛漫思喝了两瓶低度数的酒类饮料,迷迷糊糊的醉倒了,牛妞搀扶着妹妹,起回家。

    因为牛妞住的地方,和唐飞的家,像隔着不远,三人打的同辆车。

    在车上的时候,牛漫思没忍住吐在了车上,下车的时候,司机揽着不让走非得赔五百才行。

    唐飞虽然有钱可也不喜欢当冤大头,冷笑道:“五百?你怎么不去抢?二百爱要不要。”

    “二百?你他妈打发叫花子呢,五百,少个子儿都不行!”

    司机是吃定了唐飞,料定了在两个大美女面前,他为了照顾自己的面子,定会给钱的,哪个男人会在女人面前扣扣索索的。

    “好啊,二百我也不给了,我就跟你耗着,你有本事别做生意,你知道你跟我废话这功夫,你都能拉好几个客人了。”

    唐飞也是副不认输的表情,抱着胳膊非要跟他耗下去。

    “我曹,你是不是爷们,好我服气你,四百,这事就算了,不然,小子,老子我找人削你!”

    司机气的牙痒痒,还没见过这么不在乎面子的人。

    “二百!”

    唐飞咬死了不松口。

    “唐飞哥,要不我出四百算了,咱们别和他闹了。”牛妞知道唐飞并不在乎那四百块钱,就是这个脾气。

    “吆喝,老妹,听聪明的,不像这小子,整个王八犊子。”司机骂骂咧咧的打算接过牛妞的钱。

    唐飞把夺过来,塞会牛妞的手里,说:“不行,还反了他。”

    “妈的,小子,你真是在找死……”

    司机说到这里,忽然,在巷子口传来阵阵轰鸣的摩托车马达声,似乎他们是故意将声音提升到种让人烦躁的程度。

    数十道强光照射过来,五辆摩托车潇洒的甩了个尾,在地上留下道黑色的轮胎印记,为首的是个身材修长的美女。

    带着头盔,将车停,潇洒的摘下头盔,头乌黑长发,十分飘逸,嘴里嚼着口香糖,身紧身牛仔裤,黑色长靴,显得腿长臀翘。

    司机常年混迹这片区域,看到这个女人,满脸堆欢的凑过去,说:“阿雀老大,你来的正好,有人欺负我,你可得给我出头。”

    “哦?怎么回事?”

    阿雀坐在车上,夹着根女士香烟,吞云吐雾着。

    “他们坐我的车,吐了,我说赔点小钱吧,就是不给,你看我车里成什么样了?你说他们讲不讲理?”

    司机胡编乱造道,心头窃喜,这飞车党可是附近的霸,有飞车党在,估计今天把面前这个小子打个半死。

    “喂,你怎么能胡说八道呢,五百也是小钱啊,你太过分了。”牛妞见事情越闹越大,急匆匆道。

    这时,从摩托车上下来大约十个人,都是身材精壮的男子,已经纷纷拿出武器,只等待老大声令下就冲过去,顿乱砍。

    阿雀抱着胳膊叼着烟逼近了唐飞,掌拍在唐飞的胸口,骂骂咧咧道:“他么的,就是你,吐了人家的车不给钱?妈的是不是?”

    唐飞就像脚下扎根了样,动不动,咧嘴冷笑道:“女孩子还是不要说脏话的好。”

    “妈的,我需要你教训?姑奶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把钱然后滚蛋,不然……”

    阿雀说着招了招手,根还带着血迹的棒球棒出现在她掌心,指着唐飞的鼻子,继续道:“我就把这个东西,塞你嘴里。”

    “好胸啊!”唐飞说着,低头看了眼白花花的深沟感慨道。

    “那是,谁不知道我阿雀凶……”

    阿雀说着看到唐飞竟然说的是她的胸,火爆脾气下子就脱缰而出。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