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怒火

    唐飞来到二楼,看到两个黑衣青年守在门口,看他们体型就知道不是般的保镖,是特种兵退伍下来的。

    毕竟他们实在保护帝豪娱乐公司的头牌女明星,自然要雇佣最好的人来加以保护。

    “我是唐飞,让我进去。”唐飞亮明了身份,然而两人却依然没有让开的意思。

    “想造反么?你们能来这里当保镖,还是我的手安排的。”

    唐飞怒道,明显发现两人脸上有些紧张,似乎有所隐瞒,向前迈出步……

    光洁的木制地板上,名妙龄少女正身紧身白色舞装,翩翩起舞,两侧的镜子上,映射着她妖娆的舞姿,尽显柔美,宛若无骨,就像山涧的汪清泉。

    慕容雪乌发高攀,白嫩的额头上,勒着白色的抹额,酥胸高耸,翘臀挺拔,坐在旁黑色硬皮沙发上的分公司聂锋,不由得色眯眯的舔了舔嘴唇。

    和聂锋坐在起的还有经纪人,是个中年男子,身银色西装,负责慕容雪生活里的全部日常安排。

    聂锋给经纪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离开,经纪人点了点头。

    “怎么样?”慕容雪气喘吁吁的停下来,满脸潮红的望着舞蹈老师。

    “恩,慕容女士进步神速,真是厉害,今天的练习就到此为止了,明天继续吧。”舞蹈老师微笑着点头离开了。

    聂锋的视线在慕容雪饱满的双峰上掠过,鼓着掌说:“小雪你现在可是咱们公司的头号培养对象,你可不要辜负了我们的期待。”

    “我定会努力的,我绝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的。”慕容雪紧握着粉拳道。

    “哈哈,小雪,我曾经是名职业的经纪人,手下出道过不少的当红明星,在这行里,想红是要懂规矩的,你懂规矩么?”

    聂锋意味深长的说着,递给慕容雪杯红酒。

    慕容雪迟疑片刻,紧紧抿着薄唇,缓缓接过高脚杯,她老早就发现这个聂锋看自己的眼神不带好意,所谓的规矩,估计就是想潜规则自己。

    “对不起,我不懂,我只想做个演员,不想当明星,你想多了。”

    慕容雪回答的也十分干脆,什么也阻止不了,她想当个演员的纯粹梦想。

    “哦?是么?好吧,喝了这杯酒,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聂锋举起酒杯说道。

    慕容雪并不想和聂锋交恶,缓缓点头,和他酒杯相碰,抿了口红酒之后,她决定再练习会。

    可是没走两步,慕容雪就感觉头晕乎乎的,看东西也十分模糊,余光扫了聂锋眼,发现他脸的戏谑,知道被他下了药。

    “你……”慕容雪无力的倒在地板上瞪大了眼睛。

    “啧啧啧,装什么清高,你以为你出名了,就不是婊子了?

    妈的,你早就让唐飞睡过了吧,不然他为什么捧你,明明就是个婊子,还特么装清高,他能上你,老子也能。”

    聂锋色笑着,将慕容雪薄薄的衣衫,轻易的撕扯殆尽。

    眼前的雪白让他血液沸腾,伸脸在慕容雪的粉颈中深深嗅了口,慕容雪娇躯微颤,紧闭双眸。

    “砰!”

    声巨响,两个保镖被扔进舞蹈训练室,张清秀的脸庞随之浮现,平静的脸上,并未因为慕容雪被轻薄,荡漾起丝毫的波澜,揉了揉手腕,步步走进聂锋。

    “唐,唐总……”聂锋瞬间脸色发白,连连向后推着,直到撞在墙角。

    唐飞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慕容雪片娇嫩的肌肤之上,走到墙角,抓着他的衣领,单手将他抬起来。

    聂锋比唐飞还要高出头,有将近米八,然而还是被唐飞轻松的举起来,没有过多的犹豫和怜悯来施舍。

    慕容雪是他手发掘的,心里早就认为半个妹妹,直多加照顾。

    碰他的妹妹,不打个半死能消解他心头的怒火。

    唐飞手腕甩,像是扔掉了手上的链球样,厚厚的玻璃以及合金,都完全承受不住唐飞着随手的甩劲,在碎片残渣中,夹带着聂锋的身体,直直坠落下去。

    楼下停着辆suv,对情侣刚要打开车门进车,忽然的声重响,吓得两人阵哆嗦,只见个男子四仰八叉的撞在车顶,口吐鲜血。

    “啊,杀人了!”

    女人惊声尖叫着,唐飞忽地从二楼跳下来,看了惊慌失措的两人眼,使用了幻术,让两人忘记刚才的事情,同时平息了两人不安的情绪。

    还好二楼而已,不然聂锋会直接摔死。

    唐飞并不想给自己惹麻烦,虽然以他的身份能轻易摆平这件事,不过,既然能简单处理,就尽量简单些。

    随后打电话报警,以正当防卫告聂锋xxx侵犯,他之后就等着坐牢吧,以帝豪集团的实力,这点官司,没有他反抗的机会。

    唐飞回到分公司大楼,这里提供艺人的寝室,都是独立的三室厅,这种小镇最不缺的就是地方,以帝豪集团的财力,轻易的能购置大片房产。

    淅淅沥沥的春月洒落在平静的游泳池上,带着点点涟漪。

    庭院内硕大的芭蕉树,被风撩拨的扭动着身姿,显得风骚浪荡。

    几步,就来到慕容雪门前。

    唐飞轻轻推门而入,踩在厚实的地中海羊毯上,显得他脚步轻盈,屋内咖啡色调,显得有些昏暗,屋内显得十分静谧,只有浴室内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唐飞走进卧室,窗帘拉扯的严密,床头古朴图文装饰的床灯,显得格外昏黄明亮。

    唐飞倏然转身,撞见了刚刚洗完澡的慕容雪,她神情抑郁,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今天连续遭遇不测,难免对她的心灵造成了强烈的冲击。

    她目睹了唐飞打人,之前又被聂锋凌辱,不像往常那样乐观活泼,黛眉轻蹙着,有些心不在焉。

    “小雪。”唐飞紧抓着她的肩膀,她才恍然个机灵,似乎被冷水浇醒了般。

    “啊?唐飞哥哥,谢谢你幸好你来的及时,不然我……”

    唐飞吸了口气,过去安慰她。

    慕容雪颓然的坐在沙发上,身薄薄的棉质睡袍,将她完美的身躯勾勒,以唐飞的角度,恰好的能看到那抹水润深沟。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