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月月的背景

    唐飞来到医科大附属医院的时候,发现月月已经转院离开了东海市,而是在天南市的xxxx医院。

    “天南市?”

    唐飞找程辰辰出来,想问问情况,虽然知道她是妇科的想必有些小道消息,竟然连夜转移到了xxxx医院,显然唐婉儿背后有xxxx顶级豪门背景。

    程辰辰连连点头,说:“昨天晚上连夜转移的,还是直升机亲自来接的,驻扎在天南市的第三xxxx区,甚至亲自全程护送,那个小丫头,好像不简单啊,她是你什么人?”

    程辰辰想起昨晚,就感受十分恐怖,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某位省级别的官出了事,其实就是个小丫头。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她是我女儿……”唐飞脸认真说道。

    程辰辰不信的撇了撇嘴,摇头道:“你当我傻?你要是有这个实力,还窝在东海市干嘛?”

    “哎吆,变聪明了,这下惨了,不好骗了。”

    唐飞玩味的看着程辰辰,身白大褂,秀丽的脸蛋,带着丝憔悴,显然月月这件事,整个医院都十分紧张,好在及时转院了,不然要是搞不定,估计他们可就惨了。

    “好了不说了,那我去天南市看看,改天约你。”唐飞快步离开了。

    来到机场,唐飞直接订了张晚上的机票,他早就隐隐参加唐婉儿对他有所隐瞒,每次说道月月的爷爷,她总会缄口不言。

    他早就感觉不对劲,她说丈夫是神秘机构的成员,然而,普通人哪有机会,成为其中员呢。

    估计也是背景不熟,既然扯到了xxxx,估计应该是月月的爷爷是某位豪门首长吧。

    那唐婉儿为什么不去天南市,而藏在东海市,平时也不见有人来找她,好像她在刻意躲避什么。

    天南市,某处郊区的大宅院内,半新的墙垣,带着刚修缮的新漆,古朴风格设计的院落显得底蕴十足,门口两颗罗松在经过昨晚的小雨滋后,更显得苍翠。

    院内张青石板上,纵横交错,白黑倾轧,桌角个紫砂壶冒着袅袅热气。

    院落的四周,有数道强大的强者气息,隐匿在黑暗的某处,静谧的守护着。

    位老者身厚重的棉裤,埋头清理宅院中的杂草,身上沾染了不少晨露,和灰尘,看起来有几分狼狈。

    老人面貌清秀,白眉光头,吭哧吭哧的擦着汗,坐下来,大口的喝着茶水,同时执白子,重重落在棋盘之上。

    因此,黑子的局势,变得分外岌岌可危起来。

    这时,两个身xxxx服的男子,走了进来,个敬礼,其中个说道:“首长,人到了。”

    “恩!”老者挥了挥手,示意两人下去。

    个俏丽娇慵的妇人缓缓出现,乌发高攀,虽然花了妆,依然难掩脸上的憔悴,身女士春装,将其妖娆身段紧裹,但骨子里的柔媚难以遮掩。

    她正是月月的母亲,唐婉儿。

    唐婉儿直不愿意面对这个老者,因为旦面对他,就难免提前以前的伤心往事。

    “坐!”老者指了指面前的座位说道。

    唐婉儿微微点头,坐了下来,时半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老大死了,老二现在也死了。”

    老人说着,似乎喉咙里压着块石头,虽然尽力遮掩,还是能看出他情绪上的剧烈变化,身体剧烈颤抖着,藏匿在黑暗中的护卫,纷纷捏紧了拳头。

    “哎……”

    老者忽然苦笑了笑,站起来背着手,已是老泪纵横,上了年纪,就愈发重视亲情,眼泪也愈发不值钱起来。

    “那杨家……”唐婉儿似乎想到了什么,嗫喏道。

    “没错,杨家只剩下月月这唯的骨血了,我不能让她出事,其实我直暗中保护你们娘俩,你和谁吃饭,和谁睡觉,我都清二楚。”

    老人眼神灼灼的看着唐婉儿,似乎要将她洞穿。

    唐婉儿知道老人说的是她和唐飞的事,急忙低下头,不想给唐飞找麻烦,因为杨家可是天南市的名门望族。

    论家族底蕴,纵观华夏,无人能和杨家相比。

    然而这样的豪门望族,却面临断户绝代的危险,真是让人唏嘘感慨。

    “和他无关,是我主动……”

    唐婉儿胆怯的说着,发现老者如鹰隼之眼,忍不住浑身发抖,说:“我对不起杨家,放心没人知道我的身份。”

    老者在唐婉儿身上停留片刻,就移开了,长长的叹了口气,说。

    “我并不责怪你,毕竟老大死了这么多年,你应该有自己的生活,我不会怪你,这次月月中毒,并不是普通的食物中毒,是有人针对我们杨家,旦月月死了,杨家要绝后。”

    “月月现在怎么样了?”唐婉儿急切道。

    “我已经找来了全国最好的医生,现在正在进行专家会诊,相信他们定会让月月康复的。”老者淡淡的说道。

    “这些年苦了你了,但是我不能给你个名正言顺的名分,恕我直言,你配不上杨家儿媳这个身份,会让我们杨家蒙羞。

    而且你和老大那点破事,也会让杨家受辱,我劝你也不要到处声张,否则就算你是月月的母亲,我也会把你从这个世界剔除。”老者阴沉着脸说道。

    “你知道你该怎么做了么?”老者继续逼问,上位者的姿态说道。

    唐婉儿鼻尖酸,捂着嘴,微微点头抽泣,她知道老者的意思,是让她不要再接近月月了,作为个亲生母亲,却不能接近自己的孩子,唐婉儿感觉百感交集。

    “放心,有我杨家在,你永远都生活无忧,送她离开这里。”

    老者身令下,将唐婉儿带离开了这里。

    刚上车,唐婉儿就收到了唐飞的电话,两人在处咖啡厅见面,刚见面唐婉儿就痛哭流涕起来。

    唐飞知道唐婉儿有事隐瞒,在追问之后,唐婉儿才松口,并且让唐飞发誓,决不能说出去。

    “到底怎么回事?别哭了,天大的事,我给你扛着。”唐飞将唐婉儿拥入怀里,安慰道。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