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治疗

    唐飞知道,以月月现在的孱弱的身体,如果贸然用真气帮助她,反而会将她陷入险境。

    像这个年纪的小女孩,无法承受真气的威力,就像极度饥饿的人,不能暴饮暴食样。

    唐飞决定用固本培元针法,帮助月月吸收他输入的真气,起码先吊口气在,唐飞心里也有些底子。

    很快,月月娇嫩的身体上,已经被唐飞刺入了银针,然后输入真气,靠着针阵,激发她剩余的潜能吸收唐飞的真气。

    然而,毒素依然藏在体内,唐飞开始徐徐驱除毒素,唐飞刚才番大战,早已消耗了不少的真气,此时有些不充裕,然而时间所剩无多,他没有时间去恢复。

    唐飞的真气和月月体内的毒素,正在激烈交锋,这个过程唐飞已经大汗淋漓,点点的黑烟,沿着银针释放挥发,唐飞紧咬着牙关支持。

    感觉几近昏厥,唐飞依然在坚守,和毒素做最后的决战。

    时间分秒的流逝,好在唐飞守住了,遏制住毒素,并且成功控制住月月的病情。

    唐飞感觉自己都虚脱了,步步走出病房,此时已经过去了四个钟头。

    见大门打开了,所有人投来询问的眼神,唐婉儿捧着唐飞的脸,急切道:“怎么样了?”

    “已经……”

    唐飞刚说到这里,这时,高级病房内爆出阵骚乱,有护士喊道:“不好了,病人出现了阳气脱绝的症状。”

    “慌什么!”

    唐飞大叫,立刻打起精神,把所有人赶出病房内,看到刚刚还正常的心脏速率,急速的攀升着,月月的各项体征指数,迅速下跌。

    “别急,淡定,我来。”

    唐飞发现月月的身体,在快速的颤抖着,四肢百骸都在颤抖,简直可怕。

    他再次施展针术,在各个穴位施展,这次施针是在调节体能机能,使之恢复。

    唐婉儿不敢再看下去,掩面离开了病房。

    杨啸天见此怒气转移在唐飞头上,阴沉着脸离开了病房。

    其他的专家则是露出副果然不出所料的表情。

    这种疑难杂症,连他们这些国内知名的外科专家都感觉棘手,岂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能搞定的。

    “早就料到会这样。”

    “完了,都得陪葬。”

    “早知道还不如我自己上呢。”

    几个专家纷纷投来不屑的眼神,多半出于愤怒。

    唐飞没有心情理会他们,手持银针,再次在全身的亚门、劳宫、太溪等大穴刺入银针,用补法,对这几处大穴进行强刺激。

    转眸看,杨啸天冷冷的站在走廊上,投来瞥冰冷入骨的眼,唐飞知道,如果月月醒不过来,他估计会死在这里。

    医院的太平间,将会多具年轻的尸体,唐飞现在油尽灯枯,就算是普通的特种兵都能将他撂倒,更别说藏在杨啸天身后的那个深不可测的强者了。

    唐婉儿捂着嘴,脸紧张,指关节发白,唐飞托着沉重的身体走向她,看到她满眼的期望和信任,这让唐飞有些难受。

    “放心,你要相信我,会没事的”

    唐飞揽着唐婉儿纤秀的腰肢,坚定道。

    唐婉儿有些哽咽,大滴珍珠般的泪滴串联而下,点了点头,两人搂抱在起。

    就在唐婉儿觉得没戏的时候,病房内爆出阵骚动,不少医生护士面露喜色的忙碌着,显然月月的病情似乎有了好转。

    果然,她的各项体征数值,正在点点恢复,看到这里,唐飞也就松了口气。

    看到女儿活了过来,唐婉儿也十分激动,没想到唐飞真的成功了。

    这下所谓的专家感觉脸面无存,三个钟头的会诊,都没有得出个满意的解决方案,反倒是被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治好了。

    这些有名的专家偷偷离开了,感觉颜面扫地。

    这个时候,唐飞也没有打脸的兴致,他知道月月需要休息。

    发现杨啸天人已经全部没影了,医院外的人也纷纷撤了,切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样。

    晚上唐婉儿就收到杨啸天的短信,表示月月可以暂时寄放在她身边,不过,他也会随时带走。

    好在月月最终还是留下来了,唐婉儿感觉十分高兴。

    唐婉儿紧紧抱着唐飞,这几天的经历让她有种失而复得的重生感,她对唐飞也更加的依赖。

    ……

    唐飞消失了三五天,柳修月都快气炸了,和莫溪商量着,等唐飞回来,应该给他最为严厉的惩罚。

    “你说怎么惩罚他,孤立他好像效果不大好,那个家伙,会去找其他女人,不行,得换个方法。”

    柳修月建议道,抿着薄唇,翘起被黑色露膝纱裙覆盖的柔美小腿,白嫩的小腿尽头,是双捆绑式的高跟鞋,完美的玉足,难以挑出点瑕疵。

    “恩……”

    莫溪同样捏着下巴,寻思着,她身紫罗裙裹身,虽然五官气质略逊柳修月筹,却别有番风味。

    “我建议跪方便面。”莫溪琢磨了半天想出这个办法。

    “哼,方便面太便宜他了,我觉得跪键盘比较好,输入个字母,打顿。

    不过,那家伙身手好,又皮糙肉厚,这些好像不管用。”柳修月担忧道。

    “倒也是得想个其他的办法。”莫溪点了点头,两女陷入深思。

    柳修月想着想着,忽然坐起来直勾勾的盯着莫溪看,莫溪投来奇怪的瞥,以为是自己衣服脏了,发现并不是。

    “小溪溪,你说我是不是做老婆很差劲。”

    “没有啊,你挺好的,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都怪唐飞没有眼光,跟你无关,他就是那个德行,你别多想。”

    莫溪顿安慰,柳修月才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

    “那你觉得,怎么才能让男人离不开你。”柳修月睁大了眼睛认真道。

    “恩……这个办法很多,比如做饭好吃啊,有句话说得好,要想拴住男人的心,得先拴住胃。

    你啊,做饭水平太般了,没有贤妻良母的味道。”莫溪似乎下子抓住了关键。

    柳修月若有所思,片大腿,感觉说的很对,她直缺乏种贤妻良母的味道,总感觉两人少了点什么。

    柳修月越想越对,觉得好好研究研究。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