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打脸

    说起以往的岁月,乔木森十分感慨,聊起当年当兵的事,因为家里有背景,乔木森大小也算是个少尉军衔,之后就回到老家。

    却并不打算继承老爷子留下的祖业,反而像自己打拼片天地。

    于是,将目光锁定在东海市。

    乔木森说着说着,说起当年当兵的事,说他当时在场,多么冷静沉着的保护人民群众的安全,还和恐怖分子殊死搏斗,如何惊险刺激,如何险象环生。

    唐飞只是啧啧冷笑,在唐飞看来,乔木森说的内容里,漏洞百出,连武器装备,都说的有问题,更别提以他的背景,绝对不会让他上前线做这种冒险的事。

    唐飞估计,是乔木森想这么说,让柳修月崇拜他,事实上他也达到了目的。

    “真的?好危险,不过,你真的很勇敢。”柳修月敬佩道。

    “哎吆,当兵哪有不受伤的,为了人民群众,这点小伤算什么?”

    乔木森又喋喋不休的说起的混乱,说那里是法律薄弱的地区,杀人贩卖毒品是常有的事,尤其是毒贩都具备定是武装能力,经常会有和毒枭搏斗过程中丧生的人。

    “哇,看来我们的都市生活的和谐稳定,真的离不开你们默默的付出。”柳修月津津有味的听着,托着粉腮,满脸的好奇。

    “后来我被调到xxxxx战队,那里靠近金三角,毒枭更为猖獗,而且武器更加先进,都是购买的米国货,非常的可怕。

    不过没办法,穿着这身军装,就得为身后的亿万人民负责不是。”乔木森简单的描述着,却轻易得到了柳修月的赞赏眼神。

    “对对,你们都是好样的。”

    柳修月长居都市,对当兵没有体验过,自然能轻松被乔木森骗了,唐飞可是清楚的很,西南野团哪有狗屁的二十三师,信口胡诌的而已。

    唐飞吧嗒吧嗒的抽着烟,懒得搭理乔木森。

    乔木森见唐飞满脸的不耐烦,以为他无知所以插不上嘴,所以急的。

    唐飞越不高兴,乔木森就越喜悦。

    “有次,我们十三个人都身无寸铁子弹也打光了,支援迟迟不到,无奈之下只能被俘虏了,后来我发现对面看守我们的就个人,其他人怂蛋个。

    我想着我们十三个人还打不过个?我出头,趁着看守人上厕所的时候,把他给勒死了,才把他们给救出来,要不是我,我说不定都被活埋了。”乔木森面有得色的说着。

    柳修月还为他的勇敢机智点赞,觉得他救了人,还打死了敌人。

    然而唐飞知道,这是乔木森欺负柳修月什么也不懂,估计在乔木森眼里,说什么都能轻易瞒过柳修月,可惜,瞒不过唐飞这个兵王。

    “你给我住口!”

    唐飞再也无法忍受,噌的站起来,任何有过战争经验的人,都不允许这样个人,在自己面前信口胡诌,将残酷的战争,说成过家家样随意。

    “你是个孬种,我要是你,要不就被敌人打死,既然投降了,就他妈信守承诺,打死人家看守员算怎么回事?

    你知不知道你的作为,让敌人再次对类似的俘虏,他们会选择全部屠杀殆尽个不留。”

    唐飞睁大了眼睛,气势吓人,乔木森下子僵硬在沙发上,干巴巴的舔了舔嘴唇。

    他没想到这个外表看似平庸至极的男人,竟然有那样双又如鹰隼的眸子,似乎要将他眼洞穿。

    “真正的战场上,是非常丑陋的,到处都是泥土硝烟,身边的人随时都会倒下。

    最可笑的是,如果你几天几夜不吃饭,你最好的兄弟被炮火炸死,他身上被烧着时候冒出来的焦臭味,会让你特别有食欲,这他么的就是人性。

    这个时候柳修月也发现了些不对,不过她没有直接点破学长。她更没想到唐飞竟然会发怒。

    你再跟我用这些当做炫耀的资本吗?”唐飞把抓着乔木森的衣领怒视。

    乔木森哽咽无语,柳修月也是被唐飞突然的强烈的情绪波动,吓得不敢动弹。

    “垃圾!”

    唐飞将乔木森重重推,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这里。

    唐飞之所以来都市做任务,他猜想也是因为义父发现他记忆中血腥的事情太多了,而唐飞又是个十分看重感情的人。

    想起曾经最好的兄弟被榴弹打中,全身被烧焦,而他有几天几夜没吃饭,竟然可耻的咽了口口水,他就无法原谅自己。

    这些可怕的记忆会成为日后修炼的滞碍,所以义父才会安排他回到都市,让自己尽量忘记那些事。

    可是有人不经意间提起的时候,他还是会想起,因为那些东西太过刻骨铭心了。

    赶走乔木森这种垃圾,唐飞开着车绕着环城路路狂奔,强烈的dj 音乐,让唐飞尽快的平复下情绪,他不想直沉浸在以前的事情中。

    唐飞停车在家大排档前,打算吃点夜宵就回去,这时唐飞听到个熟悉的声音,因为他耳力过于出色,所以离他很远的地方,他也能听到。

    他知道这个声音在七八百米的地方,竟然是阿雀的声音,随之出现的竟然还有牛漫思的声音。

    想起这两人,唐飞拿着把的肉串就走了过去,钻进条幽深的小巷,两旁的垃圾桶随意的倒在地上,空气中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辆豪车开着远光灯,将狭窄的巷子照射的如同白昼,同时,还有几辆摩托车围着那辆车。

    “妈的,你他么眼瞎了吧,这是我妹妹,你敢动她,就是跟姑奶奶我过不去。”阿雀说着,将捂着脸抽泣的牛漫思拉到身旁保护着。

    “他妈的,阿雀老大,我鲸鱼帮给你个面子,才叫你老大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他么家里就只有个表姐,你哪来的妹妹?你是非要给她出头是吧。”

    个男子倚着车门,插兜满脸痞气的说道。

    “妈的,我刚认的妹妹怎么样?有问题么?她哪里惹到你陈少了?”

    “酒吧的个柜员,老子玩玩怎么样?上了她是给她面子。”所谓的陈少仰着脖子说道。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