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手段

    “他奶奶的,在我飞车党的底盘竟然这么嚣张,哥几个操家伙。”阿雀声令下,七八个小弟纷纷掏出各种武器。

    然而就在此时,又有面包车开进了巷子,将阿雀他们完全堵在中间。

    察觉到被包围了,阿雀并未有丝毫的慌张,但手下的人已经开始发抖了,猜到这本来就是个圈套。

    “都说,阿雀喜欢多管闲事,果然是他么真的。”陈少抱着胳膊冷笑着阿雀面前,勾着下巴,笑道。

    “阿雀,你长得这么好看,当什么老大啊,跟着我混,以后飞车党都归了我们鲸鱼帮,今天就饶了你们,怎么样?”

    “我呸,大不了横尸街头,投降,我阿雀从来不做这种事,你大不了问问我的弟兄投不投降。”

    “妈的,跟他们拼了!”

    “阿雀老大,我们保护你,你快走。”

    “都闪开,老子和他拼了。”

    陈少见此,将烟头脚踩灭,做出个抹脖子的举动,从面包车上跳下来十几个人,和另边的人,冲着阿雀他们这七个人杀奔过来。

    “老大,快上。”两个小弟对阿雀十分忠心,知道这时不是他们的对手,希望阿雀能踩着他们的后背,从墙上跳出去。

    阿雀犹豫刹那,让牛漫思离开这里,知道旦被这伙人抓住,肯定会对牛漫思做那种丧尽天良的事。

    “让她先走,姑奶奶和他们拼了,只会以多打少。”

    阿雀说着,已经交战,阿雀这几个虽然人少,但都是在刀口上舔血多年的人,并不慌乱,时撑住了,让牛漫思爬上了墙。

    牛漫思十分感动,她和阿雀只是萍水相逢,没想到,竟然愿意就自己,但也知道自己在这里只能拖累人,于是跳出去打电话报警去了。

    两边的车灯将昏暗的小巷照射的亮如白昼,两伙人见面就厮杀在起,火星四射,很快,就有人受伤流血,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

    陈少怀里抱着个抹着淡妆的美女,得意的看着这切,他知道今晚之后,就再也没有飞车党了。

    “陈少你好厉害。”

    女子娇滴滴的发嗲道,估计摆弄着身前。

    陈少舔了舔嘴唇。

    “哦……陈少。”

    “小美人,你可真xxx啊。”

    陈少猛地扒开,正要有所动作。

    然而就在此时,双手从他身后的黑暗中伸出来,直接捏着他的喉咙。

    “瞪!”

    打火机的声音响起,撮火苗照亮了陈少侧面的那张清秀的脸庞,眯着眼看着他。

    “你,你想干什么?”

    “让你们的手下住手,否则,你懂的。”唐飞懒得废话捏紧了他的脖子。

    因为窒息,陈少脸色发白呼吸不畅起来,连忙点头,喊道:“住手,都他么给老子住手。”

    两伙人纠缠在起,听到陈少的声音,纷纷停了下来。

    众人齐齐回头,鲸鱼帮的人才知道自己的老大被控制了,纷纷放下手里的武器。

    “很好。”

    唐飞满意的点了点头,却并不打算放弃,牛漫思虽然和他没什么血缘关系,也算得上是朋友,欺负自己的朋友,就不能这么简单的算了。

    “你知道什么是生死符么?”

    唐飞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这个富家公子,同时也是地下势力首领的男子。

    “生死符?武侠小说里的那种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东西。”陈少咽了口唾沫,战战兢兢道。

    “没错。”

    唐飞并非在胡说,虽然武侠小说中的些东西是虚构的,但是有些东西,在修道者看来,完全实现并非不可能。

    生死符讲究逆运真气,唐飞将车顶的瓶矿泉水倒入掌心,逆运真气,水立刻冒着寒烟,片刻之后,张比纸还薄的寒冰就出现在掌心。

    看到这样的变化,陈少长大了嘴,不敢置信,竟然有人有这种能力,还不等他反应,那片薄冰,就进入他体内,他只感觉浑身打了个寒战,浑身直发冷。

    此时,阿雀看到竟然是唐飞救了他们,快步走过去,唐飞只是随意的瞥了阿雀眼,不过,对刚才她的表现,他十分满意,不然也不会救他们了。

    现在在唐飞看来,阿雀确实和普通混黑的有所区别。

    “喂,谢谢你,怎么样,加入我们吧。”阿雀再次燃起收唐飞为小弟的念头。

    “有病。”

    唐飞歪了歪头,懒得跟她多费口舌,催动真气,立刻陈少感觉体内奇痒难忍,拼命的抓着身体上的肌肤,很快,身体上出现了道道抓痕。

    除此之外,体内的冰火交替,阵阵的感觉像得了疟疾似的。

    “大哥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陈少抱着唐飞的腿求饶着。

    唐飞收了功,命令道:“知道怕就行了,认我做老大,我就救你,你自己看,是鲸鱼帮重要还是小命更重要。”

    唐飞说完就大步流星的离开了,他知道自从东海市的最大的西盟会溃败之后,东海市的势力,再次猖獗起来,好像是夜之间冒出来的众多小喽啰团体。

    现在的西盟会已经远不如当年,但还是有死灰复燃的可能,唐飞决定应该有个强大的帮会取缔西盟会,这样才不会让当年的事情重演,于是才会说出这样的要求。

    “喂,你去哪儿?”阿雀紧跟在唐飞后面。

    “你管呢,跟你有关系吗?”唐飞本来就心情不好,有些不耐烦道。

    阿雀见唐飞对她态度这么恶劣,气的俏脸发白,紧紧捏着摩托车油门,周围几个小弟要不是见唐飞救了他们,早就捋袖子了。

    “走。”阿雀冷着脸,身紧身皮衣裤,十分潇洒的上车,命令道。

    “是老大。”

    小弟们纷纷点头着,向唐飞投来抹冷眼,他们知道,阿雀从未对谁这么低姿态过,没想到唐飞竟然这么不领情。

    不过,他们也承认唐飞的确实力超群,但心里还是替老大有些不舒服。

    唐飞张了张嘴,其实他想感谢阿雀来着,但是因为第次对阿雀印象很差,所以不管她做什么,都带着偏见。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