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表姐

    在唐飞抽完烟,身后阿雀出来了,身职业化套装,显得成熟知性了不少,高胸长腿十分养眼。

    “不错。”唐飞微笑点头。

    听到唐飞的赞赏,阿雀搂着他的脖子,亲密道:“我感觉我可带劲了,是吧老弟。”

    唐飞:“……”

    阿雀看到唐飞无语的眼神,悻悻的缩回手臂,这时,表姐给她打电话过来,说要来看她,阿雀则是说现在在工作,只能抽出五分钟来。

    两人说好了,阿雀有些小紧张,努力的端着架子,让自己更像个都市职场丽人,而不是飞车党的老大。

    很快,阿雀的表姐舒秋珍出现了,双黑框眼镜,丹凤眼,带着串珍珠项链。

    舒秋珍名牌大学毕业,留校后做了教授,眉眼带着傲气,看什么都感觉脸苛刻的表情。

    而她的男朋友腆着个大肚子,满面红光,身蓝色衬衫黑色长裤,十分正经,手腕上的欧米茄手表,分外亮眼。

    “哎吆,阿雀,你这丫头好几年不联系表姐了,真是的,我也是前几天刚和姑妈联系,才知道你在东海市。

    你说咱这好久不见的,感情都生分了。”舒秋珍握着阿雀的手亲近道,介绍起来。

    “呵呵是啊,我都不知道表姐在这里,早知道我就联系你了。”阿雀见这个表姐虚伪的套就感觉恶心。

    “忘了介绍了,我男朋友,跟你说过的市财政局工作,小科员,也就科级干部,没前途,混日子。”舒秋珍说着。

    “是么?确实没什么前途。”阿雀笑呵呵道。

    舒秋珍:“……”

    “啊,不是,挺有前途的。”

    阿雀当老大习惯性有话直说了,不喜欢绕来绕去的,刚才说漏了嘴,明显看到舒秋珍脸色阴沉了不少。

    唐飞看到这里,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没说错,本来就没什么前途,你在这儿干什么工作呢?我可听说帝豪集团有很高的学历要求,你是怎么进来的?

    你那个高中学历,还是混下来的,我了解,当年学习垫底哈哈,和那个吴傻子倒竖二名。”舒秋珍大笑不止的说道。

    阿雀强忍着火气,对舒秋珍揭她当年的糗事感觉不满。

    “哎,忘了,你男朋友呢?人呢?”舒秋珍绕着办公室看了圈,有意无意的忽略了唐飞。

    “我男朋友,不是在这儿么,就是他。”阿雀略有些僵硬的抱着唐飞的手臂,脸上流露出幸福的笑容。

    舒秋珍上下打量了唐飞眼,见长相般,不过,竟然是公司的老总。

    她实在想不通,阿雀要学历没学历的,条件那么差,竟然还攀了个老总,关键看起来刚二十出头的样子,让她有些嫉妒起来。

    “哎吆,可以啊,我这个妹夫,虽然长得磕碜点,不过,看就很有才华。”

    唐飞干巴巴的笑了笑,见到了饭点,建议起出去吃个饭。

    阿雀可不想和表姐起出去,估计又要被埋汰,说:“吃饭那个,表姐这么忙,估计是没有时间吃了。”

    “谁说的,我时间多得是,你知道当教授嘛,就是这点优势,工资高假期多,社会地位高。”

    舒秋珍似乎下子找到了宣泄不平衡的地方,继续说:

    “阿雀啊,你做什么不好,做秘书,这不是给人使唤嘛,你早来找表姐,表姐给你找个好工作啊,我们家王明还算是有点手段,能给你找个坐办公室的文职的。”

    舒秋珍说着,和男朋友王明的手紧紧挽在起。

    “谢谢,不用了,当秘书,能每天都看到唐飞,我很满足。”阿雀继续脸幸福道。

    舒秋珍撇了撇嘴,似乎她的攻势打在了棉花上,不疼不痒的,有些提不起兴趣。

    “别说了,好久没见,吃个饭。”舒秋珍翻开手机准备找个酒店吃饭。

    来到楼下,舒秋珍走向辆白色的宝马7系。

    “王明啊,我说让你买个好点的车,你这个破车,让人家大老板看了多笑话,真是的。”

    舒秋珍佯骂道,转头笑道:“唐飞啊,你这当大老板的,肯定开的车比这个好多了吧。”

    唐飞笑嘻嘻的也不隐瞒淡淡道:“我没有车。”

    听到这里,舒秋珍立刻眉开眼笑道:“别骗人了,都是帝豪集团工资高,我就不信连个车都没有。”

    “我是个环保理念者,不喜欢开车,更喜欢自行车。”唐飞懒得解释,干脆这么说道。

    “哦……”舒秋珍简单的应了声,暗中翻白眼。

    很快三人到了竹亭轩,这里的摆设古色古香,颇具古风,在身红色雕花旗袍的女服务员带领着三人来到包房。

    舒秋珍介绍唐飞和王明认识,王明看来自己这个处级干部,唐飞肯定会主动向前讨好,所以直端着等唐飞主动敬酒。

    然而唐飞可没有这个习惯,别说是个小小的处长,就是市委书记,他也不会主动讨好的,以他的身份和实力,能掣肘他的,几乎寥寥无几。

    所以唐飞只是简单的礼貌性的问候了几句,就没有把精力放在这个处级干部王明身上。

    王明冷笑着撇嘴,没多说什么。

    见气氛有些尴尬,舒秋珍笑嘻嘻道:“那个阿雀啊,唐飞也算是事业有成了,应该送了你不少礼物吧。”

    “礼物……”阿雀转了转眼珠子,含糊道:“对,送过,这个包就是他送的。”

    阿雀急忙拿出昨晚唐飞给她买的包,两千多,算不上多贵,唐飞只是想让她打扮的更有女人味些。

    “啧啧,这种包也太便宜了,估计也就几千吧,要说包还得是世界名牌的。

    看我这个香奈儿,看这个手工,多精致,好几万呢,新款的,国内还没货呢,我男朋友,托人在国外买的,他对我可好了。”舒秋珍这番炫耀立刻将阿雀按了下去。

    尤其是看到两人亲密的样子,简直像吃了苍蝇样恶心,阿雀紧捏着粉拳,要不是唐飞揽着早就上去揍人了。

    舒秋珍见唐飞沉默寡言,直在默默喝茶,而且年纪轻轻的,绝不可能坐到太高的位置,猜测他这个总监,就是个虚职。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