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杀戮

    然而就在此时,迷雾中忽然出现了红色的光线,唐飞暗道不妙知道这是瞄准器的红热线,立刻将柳修月拉开旁。

    下秒,柳修月身后的木门上,立刻出现了个拳头大小的子弹洞口。

    “啊!”柳修月本能的正要尖叫,唐飞立刻捂着她的小嘴,低声道:“别喊,不然会暴露我们的位置。”

    柳修月脸色苍白点了点头。

    两人猫着腰摸索着,红色的光线在他们头顶扫射着,唐飞感受了下,凭借出色的五官还是能清晰判断出敌人的方位的。

    不过,唐飞并不想让柳修月看到他杀人的样子,推开扇门,让她藏在衣柜里等他。

    “恩恩,你小心点。”柳修月关切道。

    “放心。”

    唐飞带着个口罩冲了出去,任何威胁道他美女老婆生命安全的,他都不介意用最残忍的手段,告诫那些有来犯之心的人。

    让他们好好掂量掂量,能否从世界第杀兵王手上伤到柳修月的半根毫毛。

    唐飞如鬼魅般突然出现在几个黑衣人身后,他们端着枪,连唐飞的脸都看不到,就被扭断脖子倒在走廊里。

    除此之外,唐飞还将他们的四肢打断,死状十分恐怕。

    很快,血腥味就掩盖住了呛人的烟味,大约有二十来人,都被唐飞轻松搞定了。

    柳修月正满脸踌躇,担心唐飞会不会出事,正拿起电话,发现电话线已经被剪短了,知道这栋酒店估计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这是个陷阱。

    刚想到这里,唐飞就走进来,看到他没事,柳修月松了口气,唐飞并不想让柳修月看到走廊上横七竖八的尸体,担心她会作噩梦。

    唐飞发现自己极尽可能的默默保护着这个女人,为她考虑切,他知道,他爱上了她。

    “我们跳窗离开,外面太冒险了。”

    唐飞椅子将落地窗打碎,站在窗户边缘上,站在十几米高的三楼上,往下看的时候显得分外惊悚。

    尤其还是晚上,下面黑乎乎片,谁知道跳下去会踩到什么。

    柳修月捂着小嘴,觉得唐飞定是疯了。

    “老婆你相信我么?”唐飞伸出手自信满满的笑道。

    柳修月愣了愣,她从这个男人脸上阅读到无尽的自信,慌乱和恐惧,点点的消退。

    胆颤的被走上窗户边边上,楼下车辆如梭,鸣笛声不时响彻,似乎有人看到对男女站在窗户上准备跳楼。

    然后,那对男女抱在起,从三楼跳跃而下,不少人因为过于专注看这幕,而撞在了垃圾桶或者路边的路灯上,时交通混乱起来。

    柳修月紧紧贴着唐飞的胸膛,瞬间她感觉就算是真的死了也无所谓。

    不过,很快她就轻飘飘的落在地上,有些恍然大脑空白之后,完全是被唐飞拉着手无直觉的在黑夜中奔走,再次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进入车里。

    打开灯,柔和的灯光让两人松了口气,柳修月有些心悸的"shu xiong"起伏着,想起刚才的惊险幕,要不是唐飞保护,她早就命陨。

    说什么谢谢显得多余,柳并没有多说什么,然而,此时个电话打进来,竟然是莫溪的。

    “修月不好了,我们帝豪集团在东海市郊的几个工厂,全部莫名其妙的着火了,甚至还烧死了不少工人。

    现在警方已经在调查了,刚才警方还亲自上门了,说要你协助调查。好像说我们的安全生产措施不到位,造成了安全隐患。

    这事要是闹大了,我们损失很大,我直觉告诉我有人要整我们。”

    莫溪口气说完,上气不接下气的,柳修月知道,莫溪绝不是第天上班的菜鸟,能让她这么紧张。

    显然事情很严重,只不过有些事在电话里说不清,而没有说,估计真的很严重。

    仅仅是死亡工人的赔偿就会是个天价,估计还会很有多负面的影响,必须立刻出面,将影响降低到最低。

    “怎么回事?”唐飞看柳修月脸凝重,知道事情不简单。

    “我们最近研究了款新的化妆品,是我们这三年内重点打造的产品,处于保密,我几乎没有和谁提起过。

    对不起,我没有告诉你,为此我在郊区开了几家工厂,连夜运作打算在夏季之前大力推出,没想到,现在出了事。”柳修月皱着黛眉淡淡的说道。

    “那我们现在就快去和莫溪回合吧。”

    “恩,我们快回去。”

    柳修月冷霜敷面,她感觉到了来自阴暗处的威胁,不知道是谁竟然对她下手。

    显然来头不想,要知道在东海市敢对柳修月下手的可是寥寥无几。

    唐飞开着车,看到红灯正停下来等待,手刚脱离手刹,这时,看到前面辆工程大卡车,急速狂奔而来,没有任何因为红灯而减速的意思。

    唐飞知道,这两车是直奔两人而来,电光火石之间,唐飞点火,然而奇迹般的没有第时间点着,此时工程车已经穿过了马路,离两人不过十米的距离。

    “啊!”

    看到这样的庞然大物,以骇然的速度冲过来,饶是向镇定的柳修月,紧紧抓着把手,闭着眼尖锐的喊叫起来。

    唐飞知道旦被这种几吨重的工程车撞到,恐怕两人会被直接压扁。

    千钧发之际,车子点着火,噌的传出去的同时,车子还是被大卡车撞到了,整个车身被甩出去样。

    猛烈的撞在了路旁边的消防栓上,因此停了下来,强烈的冲击之下,唐飞把抱着柳修月,用肉垫护着她的身体。

    “砰!”

    碎裂的玻璃就像水样倾斜而下,尖叫声爆炸声,浓烟滚滚,大卡车没有正面撞到唐飞他们。

    大卡车撞在了唐飞身后的宝马车上,连带着整条街的车子,都被多多少少收到了冲击。

    交通瘫痪,哭泣声柔和着浓烟在午夜升腾。

    柳修月迟迟的睁开眼睛,感觉脖子快断了,发现唐飞死死的抱着她,将切玻璃随便挡在身后,因此他的脸上有不少划伤。

    “老公,老公……”柳修月带着哭腔喊道。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