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长州市

    不过阿雀都这么说了,唐飞也不会像个内向的男生一样羞涩,双手搂着阿雀的蛮腰,紧贴着她。

    夕阳洒落在两人的脸上,阿雀眼角堆砌着喜悦,不时的余光扫一眼前视镜,留意唐飞的反应。

    “我说你啊,平时注意一下自己的衣着和气质,你已经不是飞车党那个芝麻大点小商团的老大了,你现在是山海商会的负责人之一。

    而且,平时没事干别和那群手下鬼混,好好看会书也行,听懂没有?”唐飞说教道。

    “是是是,都听老大的,唐老……大,嘿嘿,咱们什么时候打西盟商会啊,我等不及了。”

    阿雀提起西盟商会,就想起自己的哥哥,神色不由的黯然了两分,旋即恢复如常,她知道,唐飞一定会帮她报仇的,因为他许诺过。

    “我们先搞定红荆商会,然后才是西盟商会,现在主要任务还是要把山海商会吃干抹净。”

    “那意思是,你肯定会帮我干翻西盟商会了?”阿雀狡黠的瞥了唐飞一眼。

    唐飞迟疑的点了点头说:“对啊,我当初不是承诺了么?肯定会做到的。”

    “真的!其实不瞒你说,我早就发过毒誓,谁要是帮我干翻了西盟商会我就嫁给谁。”阿雀抿着薄唇余光扫了唐飞一眼。

    “不用,太客气了,真的不用。”

    “不行,我阿雀也是说到做到的女人。”阿雀一拍大腿大声喊道。

    “咳咳,那个到时候再说,估计还得一俩月呢,别急。”

    唐飞苦笑不已,他自然知道阿雀对他早就有情愫,已经尽力回避了,难道非得他挑明不成。

    就在唐飞胡思乱想的时候,不知道阿雀是有意还是无意,撅了撅翘臀,和唐飞的小弟弟来了一次亲密的挤压。

    唐飞没想到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一下子没控制住身体上的变化,知道他的小弟弟碰到了阿雀的丰润翘臀,感觉十分窘迫。

    阿雀强忍着笑容,冷嘲热讽道:“唐老大,你耍流氓。”

    唐飞知道阿雀一定是故意的,也不好说什么,半天才回应道:“咳咳,意外意外。”

    “唐哥,嫂子很幸福嘛!”

    “你什么意思?”

    “你说我什么意思?”

    “我可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唐飞装纯洁道,要不是他有意避开阿雀,以他的性子,直接找个酒店把这小妞办了。

    调戏了唐飞片刻,阿雀感觉十分过瘾,平时那个高高在上,似乎全知全能的老大,竟然也有这样窘迫脸红的一面,感觉亲切不少。

    两人来到机场,阿雀打了个电话让小弟把车开回去,就和唐飞一起坐飞机直奔长州市了。

    到了长州市的时候,已经快夜里一点了,在飞机场随便找了一家星级酒店,开房这种事自然让小弟阿雀去做了。

    唐飞则是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和长州市电视台总导演张导预约明天的见面。

    长州卫视在华夏国内拥有很高的地位,也是近年来选秀节目的先行者,火了一大批人,但这次的选秀节目,又和以往的形式有很大的不同。

    长州卫视对此十分感兴趣,想尝试合作,唐飞又需要大量的艺人资源,所以想到了这个办法。

    “唐老大,今天五一,房间都满了,就剩下一间了。”阿雀喜滋滋的跑过来,掏出一张房卡说道。

    “真的假的,不会骗我吧,要不换个其他的酒店。”

    “换什么换,我都不介意,你一个大老爷们,还屁事挺多,就这样了。”阿雀拽着唐飞的胳膊就直奔房间去了。

    阿雀其实一直好奇唐飞是做什么的,在唐飞亲口说是拍电视剧电影的,立刻再次愣住了。

    没想到唐飞老大,除了身手矫健智力过人,竟然还是拍电影电视剧,肯定非常有才华。

    想到这里,忍不住有些花痴的望着唐飞。

    唐飞见阿雀愣住了一样,在她面前晃了晃手,说:“喂,干嘛呢?发春?赶紧睡觉,明天还有事呢。”

    唐飞看了一眼,好在是两个床,而不是那种大床房,这样还好一些。

    省的晚上控制不住,再把阿雀这个妮子给办了,他可就真的是孽债缠身了。

    “你先洗,我再洗。”

    “好吧!”唐飞点了点头,脱了上衣和裤子,就剩下一个大裤头,穿着拖鞋进去洗澡了。

    阿雀坐在床头冥思苦想,怎么才能和唐飞拉近距离,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杯子,将里面到满红酒,然后洒落在洁白的床单之上。

    故作吃惊的捂着小嘴惊呼:“完了完了,酒洒床上了,这怎么睡啊。”

    唐飞简单的洗了洗走出来,看到阿雀床上红色液体,想让客房服务人员换条杯子床褥,然而阿雀觉得三更半夜的太麻烦。

    唐飞看了看表确实不早了。

    “没事,老大,你睡床我睡地上!”

    “那怎么行?我怎么能让女人睡地上呢?我睡地上。”

    “那更不行,你可是老大,要是让其他的小弟知道,我让老大睡地上,我还混不混了。

    好了,甭废话了,挤一张床算了。”阿雀说完,将唐飞生拉硬拽的拉上床。

    床并不是特别大,好在也能挤下,唐飞也就决定凑合一下算了。

    到了凌晨四五点,唐飞依旧没有一丝倦意,到了这个层次,想发困也很难,唐飞正眯着眼看天花板的时候。

    一条大长腿就直挺挺的横过来,落在小腹上面,旋即,一个身体挤压着唐飞的胸膛。

    阿雀像一只小猫一样蜷缩在唐飞的怀里,一头秀发散发着洗发液的香味。

    光洁的后背,反射着淡淡的光泽,眼珠子快速的左右移动着,显然她正在做噩梦。

    唐飞调查过阿雀,以前她哥哥是个马仔的时候,被西盟商会的人干掉了,还把他哥的尸体喂了狼狗。

    所以阿雀才会那么痛恨西盟商会,直到现在家里人都不知道家里面这个儿子到底在做什么。

    阿雀一直不忍心告诉家里人,其实哥哥几年前就已经死了。

    一行淡淡的晶莹从阿雀眼眸下,淌出来就直接垂落在唐飞的胸口上。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