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新节目

    “我们这档栏目主要面对的观众除了中青年一代,加上贵台有几个非常有号召力的主持人,估计也能拉拢不少老年群体。

    基本可以说能做到老中青全方位的通杀,市场是绝对不用担心的。”唐飞一展口才说道。

    张导抿了一口红茶点了点头,说:“我简单看了一下,是个好点子,市场效果应该不会差,那具体道资金方面该怎么调配呢?”

    “资金方面合同上已经写明了,你我各付百分之五十,我方负责资金、策划、宣传,同时以及艺人的签约培养。

    而贵台则是负责平台、组织方面的东西,我们分工合作,合同上都有详细的介绍,建议张导仔细考虑。

    这几天我会一直在长州市等候消息。”唐飞恬淡自信的微笑着。

    张导点了点头,用力的握了握手,两人一起走出去。

    “估计啊长州电视台你们是第一次来,我找个人带你们到处看看。”

    “那谢谢了,不打扰工作吧。”

    “没事没事。”张导大手一挥,叫了一个年轻的美女主持人,带着唐飞四处看看。

    阿雀对长州电视台可是兴趣浓厚,到处张望着,三人已经来到了电视台的顶端,刺眼的光线,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折射进入。

    站在顶端,长州市几乎尽收眼底,从心里感觉激昂澎湃。

    阿雀兴奋的张开双臂,似乎要将长州市抱在怀里。

    然后在美女主持人的带领下,看了看所谓的导演办公室,监制办公室,以及还有很多录音师舞蹈室。

    还有一个非常火的唱歌选秀节目,就在某件大型会议室,唐飞和阿雀还亲自去看了彩排。

    总之这天过的也是十分充足,从电视台出来,两人来到了长州市的小吃一条街,尽是这里独特的小吃风味,两人逛吃了一路,再次回到酒店。

    第二天唐飞约好了陈泽浩一起出来吃饭,唐飞没想到他也在长州市,也是带着阿雀直奔两人约定的地点,悦景轩。

    这是一处非常雅致的吃饭场所,随处可见的镂空花瓶、佛身铜像、木笔雕画等细微性的装修,又以翠竹搭衬,显得格外清幽。

    “唐兄坐!”

    陈泽浩一头三七分的头发,乌黑发亮,一身范泽西的蓝色衬衫上,别着一副墨镜,招了招手,示意他身后的保镖退下。

    “你去休息吧,有唐兄在,不用你保护我,谢谢。”陈泽浩十分客气的说道。

    修道人士无论在高官权贵还是在富商面前,都拥有着超然的地位,谁都不敢随意轻视。

    一般凝道纹境的修道之人为这些有钱有势的人服务,多半不是为了钱,而是报答恩情或者出于师命使然。

    保镖依然是那个凝道纹境中期的男子,年近四十,一身笔挺西服,点了点头大步离开了。

    “陈兄好久不见了,你又变帅了。”

    “哈哈,唐兄你真是的。”

    陈泽浩说着,扫了一眼一旁的阿雀,说:“怎么不介绍介绍这位美女?”

    “她叫阿雀我的一个手下,没什么其他本事,就是能吃贪睡。”唐飞抿了一口茶水强忍着笑容。

    阿雀见唐飞竟然这么说她,瞪圆了凤眼。

    “阿雀你去外面逛一会,我和陈兄有事要说。”

    “哼!”阿雀冷哼一声甩开长腿离开了。

    陈泽浩见此微微摇头,知道两人并不事纯粹的上下级关系。

    “这是两百亿外加利息,陈兄你收好。”

    “你看你,慢慢还,急什么?还利息,是不是不想认我这个朋友了。”陈泽浩佯做怒色道。

    “那当然不是,我很感激陈兄帮我,算了,这些都不说了,来以茶代酒干了。”

    两人把盏片刻,唐飞倒是对刚才那个保镖略有兴趣,随意问起道:“你那个保镖好像实力不弱吧。”

    陈泽浩点了点头道:“没错他叫秦种,是秦岭宗的人,你知道修仙界分外南北两派,南派秦岭宗、武夷山为首,他就是秦岭宗的。

    我父亲和秦岭宗宗主交好,所以秦岭宗给个人情,让一个得意弟子下山保护我,也算是历练。”

    “哦!”唐飞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秦种可算是秦岭宗最具天赋的80后弟子一代,然而和你老兄比,还是差远了,要不他经常说,你是个妖孽呢。”

    陈泽浩深深的看着唐飞,感觉他深不可测。

    唐飞抓抓头发,他觉得自己的修炼速度已经足够慢了

    要不是都市生活,事务烦躁没办法专心修道,他现在应该已经快突破凝道纹境,进入窥天道之境。

    “唐兄,我最近在做翡翠生意,你有兴趣么?”陈泽浩棱角分明的脸上,笑容却十分柔和儒雅。

    “翡翠?”

    “没错,你难道不知道么?长州市可是华夏国内最大的三大翡翠原石市场。

    这里除了长州市电视塔之外,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赌石市场,要不要来试一试?

    我知道唐兄肯定不缺钱,玩一玩找找乐子。”陈泽浩把玩着手里的紫砂杯子,玩味的看着唐飞。

    “当然可以,走吧。”

    两人一拍即合。

    唐飞想起自己的紫瞳术已经升级到了另外一个层次,除了拥有远视、幻术之外,还拥有透视功能。

    估计能派上用场,不过,他并不缺钱,也无意用这种方式为自己敛财,如果一个修道之人,忙于赚钱,那真是一点出息都没有了。

    翡翠原石珠宝交易,一直是交易界最为神秘的方式,主要是因为一个“赌”字,分为明赌和暗赌。

    因为玉石表面覆盖一层岩石质地的厚壳,明赌指的是切割开一部分表层壳,暗赌指的是完全没有切割开的毛料原石。

    陈泽浩一边介绍着,唐飞连连点头,阿雀感觉云山雾罩的挠着头,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

    三人来到长州市的翡翠原石市场,看着来自五湖四海的人,纷纷在这里购买石头。

    陈泽浩作为这里的大主顾,自然很快这里的负责人就满脸堆欢的跑出来。

    “哎吆,陈三少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快请快请。”一身笔挺西服的负责人,笑嘻嘻的将三人迎了进去。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