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赌石

    陈泽浩带着唐飞四处看着,一块是石头也就四五百的价格,当然这些都是小打小闹,赚不了什么大钱,纯粹是让唐飞略有些了解。

    这时一辆黑色的奥迪r8停在了三人脚边,车门一开,一个留着一撮山羊胡的男子走出来,一身休息装,有些倨傲的看着唐飞和陈泽浩。

    他身后跟着一个带着墨镜的身如山岳的男子,气息厚重沉稳,同样衣着十分随意。

    不过,唐飞能敏锐察觉到那个男子身上的强大气息,貌似比他还要略胜一筹,应该差一步就能成为凝道纹境后期。

    “哎吆,这不是二哥么?真是巧了。”陈泽浩主动伸出手笑道。

    “哼!”陈泽浩的二哥冷哼了一声,无视陈泽浩伸过来的手,反而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这让陈泽浩十分尴尬。

    愣了愣,一抹愠色很快在陈泽浩脸上掠过,淡淡的一笑,化解风云。

    “唐兄,这是我二哥,陈泽江,现在是我爸的互联网公司担任华北区域总经理。”陈泽浩维持着表面上的平和。

    唐飞瞥了一眼,知道这两人之间关系一定不会好到哪里去,并不想插嘴多事,淡淡的笑了笑。

    本来陈泽江不屑的瞥了唐飞一眼,然而,他身后的男子在他耳旁轻声低吟了几句,立刻对唐飞的眼神变了,开始正视唐飞起来。

    唐飞猜测那个高手应该是将自己的实力,全部告知陈泽江了,不然也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小三,听说你在这里,我就过来看看,没想到,竟然有个高手保护,秦种呢?”陈泽江面无表情道。

    “他很好,二哥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事?应该不是闲逛那么简单吧。”陈泽浩猜测道。

    “当然不是,我哪有你你这么清闲,整个家族,也就只有你有时间到处闲逛玩女人吧,我倒是羡慕的很。

    这里今天晚上有一个大型的赌石大会,我也对赌石略有研究,想看一看,挑一挑。”

    “哦,原来如此,我也听闻有几个赌石商人,把一个高级会所给承包了,今晚的赌石大会就在那里举行。”

    陈泽浩依然一脸和煦的说道。

    唐飞发现陈泽浩倒是十分隐忍,这个二哥陈泽江可是屡次三番挑衅他了。

    上次听唐婉儿说起过,这个陈泽浩在家里十分不得势,不得不低人一等,再说这个二哥怎么说是他长辈,忍让也是理所应当的。

    “好,三弟,咱们晚上见,临走之前多问一句,你身旁的这位是……”

    “他叫唐飞,我认识的一个朋友。”陈泽浩轻笑道。

    “哦,看他年纪似乎并不大,实力倒是不弱,很好很好。”陈泽江上了车绝尘而去。

    看到二哥走了,陈泽浩紧紧的捏着拳头,和唐飞又找了个僻静的场所,有些贪杯的多喝了两杯,打开了话匣子。

    “他算什么?不就仗着他母亲是萧家的嫡女,哼!”陈泽浩不爽道。

    唐飞知道天南市三大顶级豪门家族,也是代表了华夏的最高三大家族,他们之间相互联姻,结成铁桶一般牢不可破的联盟。

    说到这里,陈泽浩眼圈有些发红,苦笑道:“唐兄,你可能也听说了,我母亲是杨家的私生女,在家族中地位很低。

    要不是我出生的早,不管怎么样也算是老三,有这个地位在,还指不定被他们踩成什么样呢。”

    “你看陈泽江得意那副嘴脸,本身又没什么本事,在父亲公司鬼混,要不是出身好他就是一个废物。”

    陈泽浩忿忿的说着,向来平日里没白受气。

    唐飞算是看出来了出身名门果然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唐飞也没什么话想安慰的,就一起陪着喝酒。

    “豪门势力,往往盘根错节,非常的复杂,其实我们陈家现在最得宠的,并非大哥,而是四弟。

    因为他的母亲是秦岭宗宗主的孙女……修道天赋,最重视血脉,因此四弟继承了秦岭宗血脉中的修炼天赋,是我们这么多子女里唯二能修炼的。”

    陈泽浩说着满脸的羡慕,如果他也能修炼,说不定也会被家族重视。

    陈泽浩和唐飞扯了一些家族内部的事情,见时间不早了,就一起赶到这个高级会所。

    走到门口,秦种开着一辆悍马停下来,陈泽浩示意他不用随身跟随。

    “三少爷,真的不用么?陈泽江可不是什么好鸟,我担心他会对你不利。”秦种担忧道。

    “放心,秦兄,我不会有事的,以我现在在家族中的地位,他不会对我感兴趣的。”陈泽浩挥了挥手就上了车。

    阿雀看到悍马十分的激动,想亲自驾驶,看着两只可怜巴巴的大眼,陈泽浩笑了笑同意了。

    “谢谢陈老板,你真好。”阿雀两只眼睛弯曲成月牙形。

    “陈你妹的老板,叫陈少。”唐飞捏了捏阿雀的粉脸,责怪道。

    “知道了,一样,有什么区别,真是的。”

    阿雀这几天和唐飞接触多了,渐渐没有了一开始的拘束,也开始没大没小起来。

    唐飞也不好意思发作,没多说什么。

    “你这个手下,倒是挺可爱的。”陈泽浩笑着道。

    “可爱什么啊,你是没看到她说脏话的样子。”

    “说脏话,说明为人坦率,没有城府,是个直性子。”陈泽浩和唐飞坐在后座上聊着,阿雀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点你妹的头,好好开车,别太快了。”

    “知道了,哼!”

    阿雀说完一脚油门下去,车子就飞出去,差点撞在对面的灯柱上,唐飞扶额叹息,实在拿这个野丫头没办法。

    闲着没事,唐飞发现车内有不少的关于赌石的书籍,刚才听了陈泽浩说了那么多,也有些好奇。

    于是将车里书一目百行的扫了一眼,虽然还是不少特别明白,不过基本都记住了。

    不一会,在某高速上,能看到一辆悍马横冲直撞的狂奔着,逼停了不少车里,路上不少司机鸣笛,同时伸头出窗户大骂。

    阿雀反而乐在其中,陈泽浩算是吓得够呛,要不是有唐飞在,他还真有点担心自己能不能活着到会所。

    终于,在二十分钟的狂奔之后,终于停在了某郊区的一家游乐场,所谓的高级会所就在游乐场内。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