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强强对抗

    刚到了会所门口就看到一辆非常豪华的加长林肯,一溜0的军用车牌号,就知道此人身份不凡。

    陈泽浩一下就看出来,这是他二哥的车,他这个二哥最喜欢炫富。

    游乐场守卫森严,陈泽浩走过来,并未像其他人一样验证身份,就直接被请进去。

    陈家三少爷要是不认识,估计会被直接开除。

    三人跟着侍者走入游乐场内,然后来到了这个私人高级会所。

    看地方这么私密,就知道这个会所,平时运营的项目,绝对是见不得光的。

    会所十分高级,灯光明亮如昼,刚进入楼梯口,就听到下面传来的谈笑声,走进去发现,一群人坐在意大利手工沙发上高谈阔论着。

    这些人各个都是身价不菲,一身衣服都在百万级别的天价,是任何一个普通人家一辈子都可能赚不来的。

    此时,陈泽浩来了,众人也十分给面子,笑嘻嘻的迎接着。

    “三少爷果然是一表人才。”

    “是啊是啊,听说三少爷喜欢收藏,我正好有几件藏品,咱们私下可以聊一聊。”

    “三少爷也喜欢赌石啊,正是巧了。”

    陈泽浩知道这群人只是看中了自己的钱而已,于众人周旋阔论着。

    除此之外,这里来往的侍者都是正当妙龄的美少女,年纪都不超过二十岁。

    各个长得异常水嫩,一身兔女郎装扮,饱满的酥兄轻颤,如玉一般光滑的后背,长腿曼妙或裹着黑丝,或者是网格黑丝。

    吸引了这里不少人的火热眼球,甚至有一两个忍不住,直接拉着去房间办事的。

    这些人早就习以为常,并未觉得怎么样。

    唐飞猜测这个会所眼前也是一个满足上流人物变-态**的场所。

    “既然,人来的差不多了,就开始吧。”陈泽江虽然不是这里年纪最大辈分最高的,却是这里话语权最种的。

    华夏三大家族之一陈家人,自然无人敢忤逆他的意思。

    但凡有那么一两个没眼色的,只要陈家动动小拇指就能碾死他。

    “陈二少爷说的对。”

    “快开始啊。”

    众人纷纷恭维附和着,这些商人知道,真要是能攀上陈家的高枝,轻轻松松全家得道升天。

    落座这些人,除了翡翠原石商人之外,还有长州市的管事亲自居中陪同,陈泽江则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敷衍着。

    “这些石头怎么样?”陈泽浩随口问道。

    “三少爷放心,这些可是从缅甸运来的新货,有明料有暗料,出绿几率高,绝对让几位玩的高兴。”管事满脸堆欢的说道。

    说完,七八位妖娆可爱身材苗条的兔女郎推着小车俏生生的出现了,一块块石头用精致的银质器具盛放着。

    显得有了几分贵气。

    大约搬进来五十多块石头才停歇,整齐的摆放在桌子上。

    陈泽江站起来,扭了扭脖子,瞥了弟弟陈泽浩一眼,说:“三弟啊,赌石赌石,不如咱俩赌一把怎么样?听说你对赌石很有研究。”

    “二哥兴致真不错,不过,还是算了,我没兴趣,我只是带着朋友随便看看的。”

    陈泽浩微笑摇头,这些石头在普通人眼里有没有翡翠完全靠经验和运气。

    可是陈泽浩知道哥哥今天带的这个修真者,号称黄金瞳的断玉。他除了修为精湛,看石头更是一绝。

    这样的比试和欺负人基本上没有区别,陈泽浩自认为水平一般,还没办法和这样的高手对抗,而唐飞又是个菜鸟,更不懂其中门道。

    “弟弟,你怎么这么怂?是不是男人?”

    陈泽江随手拉过一个兔女郎来,将她推向陈泽浩讽刺道:“去带着我弟弟找个房间,看看他是不是男人,哈哈。”

    陈泽江冷嘲热讽着,在外人面前,陈泽江已经有所收敛,不想给家族丢人,但他此举,着实让陈泽浩震怒不已。

    “你嘚瑟什么,比就比,有什么不敢的。”阿雀无知者无畏,大大咧咧的跳出来,伸手就要推陈泽江。

    守在他身后的断玉脸色瞬间阴沉无比,猛然出手,打算想一击扭断阿雀的喉咙。

    作为陈泽江的保镖,任何贸然接近他身前的人,就一个字。

    死!

    唐飞暗道不妙,同时出手如电,一拳击在断玉掌心,可怕的起劲,形成一种无形的能量余波,放佛整个地面震动一下。

    同时,心脏好像被人重重的捶击了一下,感觉胸口沉闷无比。

    唐飞和断玉刚接触,就立刻分开,两人都不像毁掉这个地方,已经收敛了将近七层的功力。

    不然,这里的人全部会被震碎内脏,七窍流孔而死。

    唐飞早就释放真气护着陈泽浩和阿雀,所以两人并未感觉到身体上的异样,断玉则是护着陈泽江,他也安然无恙。

    其他人则是纷纷坐下来,感觉五脏颤动,十分痛苦,略微缓和才感觉轻松下来。

    唐飞将阿雀护在身后,和断玉冷冷凝视着,视线交织之处,隐隐有火星四溅,谁也不甘落于下风。

    众人察觉到气氛有些诡异的时候,陈泽浩大笑着走出来,挡在唐飞和断玉中间说。

    “二哥,不就是想比一比么?这有什么?反正输赢都是陈家的,都别紧张,哈哈。”

    陈泽浩两声大笑算是化解了沉凝的气氛,陈泽江同样抱着胳膊冷笑不止。

    “那就来吧。”

    “怎么比?还有赌注是什么?”陈泽浩奇怪道。

    “很简单,我们各自挑三块石头,然后我的身后有赌石界最为权威的专家,让他来鉴定,并给出指导价。

    最后谁开的石头累积价格最高,就是谁赢。至于赌注嘛!”

    陈泽江笑嘻嘻的走到陈泽浩耳旁,立刻寒着脸在他耳旁轻声低语道:“以后我出现的地方,你就给我绕着道走,别让我看到你。”

    “好,我也是。”

    陈泽浩依然维持着脸上的恬淡笑容,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两人一起开始挑选。

    唐飞和断玉紧随其后。

    唐飞自然不能看到陈泽浩输给他这个二哥,他修习的“紫瞳术”是北派的镇派秘籍,在南派,鲜有人会。

    唐飞正好依次来检验下,作为战胜对手的依仗。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