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闹事

    前段日子工厂出事后,柳修月拨资百万用来赔偿受害人及其家属。

    本来以为事情已经平息,谁料前几天帝豪集团门口有不少人举着横幅,说帝豪集团拖欠赔偿金。

    柳修月一打听才知道,竟然好多工人都没收到赔偿金,一部分赔偿金都被厂长贪污了。

    虽然她已经让律师处理,可是那个厂长是个老狐狸,一时半会律师也拿不下来。

    这些工人渴了就喝门口的喷泉的泉水,饿了啃个面包,晚上就在门口睡,没两天帝豪大厦的门前就已经又脏又乱。

    作为东海市的门面,帝豪大厦变成这个样子,着实影响帝豪集团的形象。柳修月又不能找人驱赶。

    不然,传出去更加影响帝豪大厦的名声。

    本来这种事也不需要她亲自去处理,不过为了尽快解决这件事,已经表明帝豪集团对工人的重视对生命的重视,毕竟帝豪大厦一直是一个非常人性化的公司。

    于是,柳修月决定自己去,让莫溪在公司看着。

    “真是胡闹!”

    唐飞挥手轻拍在莫溪的粉臀上,白皙的肌肤上因此出现了一个红色的五指印记,摇头道。

    “是啊,我也觉得这种事根本不需要她这个总裁亲自去处理。”莫溪没好气的瞪了唐飞一眼,急忙整理衣服要出去。

    “我得去看看,小溪溪再见。”

    “去死吧你。”莫溪怒视唐飞道。

    唐飞知道那家制衣工厂就在某个小村镇,是个穷山恶水的地方。

    以柳修月这样娇滴滴的大总裁,怎么可能斗得过那些刁民,别到时候再吃亏了。

    唐飞承认柳修月在生意上十分有头脑,也很擅长沟通,然而,和底层人的沟通能力,她是相当的差,因为她不懂底层人的想法和诉求。

    唐飞几乎能想象得到,柳修月站在厂长面前大谈法律时候,厂长摸着胡渣子冷笑露出来的满嘴黄牙了。

    想到这里,唐飞加速狂奔起来,他提前打听过工厂的名字叫帝豪制衣工厂。

    名字是难听了点,据说产值还不错,属于中低挡的衣服,面相的消费群体是底层人员,广销全国。

    因此,柳修月对此事也十分重视,不得不亲自前往的原因。

    二十分钟之后,唐飞进入了省道,因为还在五一期间,车子较多,甚至还出现了堵塞,急得唐飞直拍方向盘。

    关心则乱,唐飞知道,自己是真的担心柳修月,关心那个外表看似强大,其实内心特别敏感脆弱的女人。

    她自以为用强大粉饰自己还特别成功,然而,唐飞一早就看穿了她柔弱的内心。

    在沿着山路颠簸了一个钟头之后,在一条柏油路路旁林荫下,听着一辆百万级别的英国进口宾利雅致车。

    唐飞看也不用看就知道是柳修月的车子,看到这里他忍不住摇头,开着这么好的车来这种穷乡僻壤也不怕被人抢劫。

    “这个笨丫头!”

    唐飞嘀咕了一声,看了一眼对面的小超市,一个一身粉红色包臀裙,挎着白色的古琦包包。

    一头青丝垂肩,皱着黛眉手里提着几包方便面和矿泉水,一脸疲倦的从超市走出来。

    柳修月清冷的脸上,小嘴抿着,没想到这种地方的路这么难走,颠的她的屁股疼的要死,早知道就不来了。

    山野岭的,连个饭店都没有,偶尔有个卖饭的,可是里面黑乎乎脏兮兮,苍蝇飞舞,实在咽不下去。

    一上午连口水都没喝,刚在超市买的矿泉水,幸好还差一天就过期。

    气愤,要是唐飞那个混蛋在就好了,虽说那个混蛋人渣又败类,可是有他在,绝不会让自己吃苦受累。

    哼!

    柳修月猝然的抬起美目,冷冽的目光一下子就愣愣的定格在一张戏谑的清秀脸庞上。

    看到唐飞,柳修月俏丽的脸容上立刻情不自禁的绽放出一抹发自内心的喜悦,这种笑容即使是柳徐月,也无法强行压制。

    然而,忽然想到唐飞竟然已经有女儿这件事,柳修月立刻重覆冰颜,冷冷道:“你来干什么?滚!”

    “老婆,老公抱抱,好几天没见,想死你了!”

    “滚!”

    “老婆,别这样!”

    “滚!”

    柳修月怒翻白眼,一上午的心酸,让她鼻尖有些酸楚,将这份怨恨都强加在唐飞头上,似乎都是他的错。

    “亲爱的老婆大人,没有我是不是特别辛苦啊,肯定没吃饭,饿了吧。”唐飞挤眉弄眼猜测道。

    “对不起我已经吃过饭了,而且吃的很饱,很撑,啊,这里的农家饭果然好吃,以后一定经常来。”

    柳修月说着,悄悄的将手里提的方便面往身后藏了藏。

    “说的像真的一样。”

    “当然是真的……”

    “咕噜……”

    柳修月的肚子再也无法忍受柳修月的谎言,发出最为真实的声音,表达它的不满。

    柳修月觉得这个肚子太不争气了,怎么能在这个时间发出这种声音呢,岂不是让唐飞知道,自己过得很惨。

    不高兴!

    “哎吆,修月你不是吃过饭了么?怎么回事?”

    “你别管,滚!流氓人渣败类禽兽!”柳修月翻了翻眼白怒斥道。

    唐飞笑嘻嘻着,从身后拿出一盒披萨,本来他中午也没吃饭,来到时候买的,本来打算路上吃,给忘记了。

    看到是披萨,柳修月的美目瞬间直了,旋即,摇了摇粉头,觉得自己怎么一点定力都没有,决不能轻易的妥协认输。

    “吃不吃?很好吃的?有虾仁。”唐飞拿出来,在柳修月面前晃悠。

    “滚,我不吃。”

    “恩,好吃,真好吃,好香啊,你闻闻。”唐飞大嚼着,还不是凑到柳修月琼鼻下,气的柳修月恨不得掐死他。

    唐飞见柳修月一脸不高兴,又好气又好笑道:“修月别闹了,月月今年可是十六岁了,她是我的女儿?

    你想什么?你的意思是我**岁的时候,就已经和唐婉儿那啥了?”

    柳修月也知道这件事有点扯淡,甚至从一开始就知道不是他的女儿。

    她纯粹就是看到唐婉儿那么贴心的照顾唐飞,觉得她比自己更像一个妻子,心里有些吃醋,闹小情绪,只不过想让唐飞哄哄自己罢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