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贪污

    “老板娘我看你们外面好多骂帝豪集团的是怎么回事?我听说这个公司还不错啊,帝豪集团的总裁听说长得很得劲。”

    唐飞笑嘻嘻的说着,柳修月面无表情的瞥了他一眼,并未因为被夸赞,而流露丝毫的喜悦,反而她心情很糟糕。

    “帝豪集团?黑心企业,上次失火死了那么多人,才赔那么一点钱,我二舅全身烧伤,都卧病在床了,才赔了多少钱那么知道么?”

    老板娘一说起这件事就格外气愤,一拍桌子反问道。

    “多钱,听说每人三十多万呢?”柳修月瞪圆了凤目,说道。

    “屁!小姑娘你别听他们瞎说,哪有三十多万,就三万!

    我那二舅现在都没法工作,一家老小,这怎么活?”老板娘拍了拍大腿怒气冲冲道。

    “啊?怎么才三万?”

    柳修月当初可是定的死个人赔偿三十万,受伤的最低也在十万以上,就算简单的烧伤都给了五万起步。

    “不可能吧。”

    柳修月没想到这个厂长这么黑心,贪了这么多,简直无法原谅。

    “当然是真的,好多烧死的,最多才赔了十万,你看这人命多不值钱,哎。”老板娘说着,被老板喊着上菜,转头走了。

    柳修月抿着薄唇,有些后悔,早知道就应该找个信得过的人跟进这件事,也不会弄成这样。

    柳修月心情很糟糕,几乎没什么胃口,饭基本都被唐飞吃了,吃完之后,天色已经暗下来。

    柳修月本想明天再解决,可是一想到那些死者的家属,失去了双亲,就像失去了头顶的苍天,凭着那么点可怜的赔偿金,该如何生存。

    柳修月耐不住良心拷问,给厂长打了电话。

    “喂,是吴大柱么?我?我是帝豪集团总裁柳修月,你这个厂长当的可是真好,村民都堵帝豪大厦门口去了。

    你要在再两年厂长,说不定村民都上京都告御状去了,你知道这件事给帝豪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么?”

    “柳总哦,这里情况复杂,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原来那个厂长出事情跑路了,留下一堆烂摊子,我也没办法啊。

    这样吧,一会在金喜酒店,咱们慢慢详谈。”吴大柱恳求道。

    “好,我就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二十分钟之后见。”柳修月说完就怒然挂了电话。

    在随便问了几个路人之后,两人来到了所谓的金喜酒店,其实就是一个稍微大点的三层餐馆,三人来到二楼的雅间,吴大柱早已久候。

    刚看到柳修月吴大柱都愣住了,没想到帝豪集团的总裁,竟然生的这么漂亮,就像画里走出的人一样,。

    在这种农村乡下可张不出这么水灵的女人。

    “哎吆,这种小事柳总竟然亲自出面,老吴我没想到啊。”吴大柱满脸堆欢,一身皱巴巴的西服做出邀请的手势。

    “哼!要不是你表现过于出色,你以为我喜欢来这里么?”柳修月冷哼一声,拍桌子道。

    “柳总,这种事急不得,我慢慢说,事情是这样的,自从出事之后,原厂长跑路了,带走了很多的资金。

    以前欠下的烂账全都算到我头上了,没办法人家白纸黑字的堵我还钱,我呢就从赔偿金里拿出一点钱用来还钱了,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至于那些闹事额刁民,直接找警察抓起来,柳总你给的太多了。

    你知道这个镇子流动性人口大,很多都是山沟沟里来的,几个泥腿子能值个屁钱,三万就不少了。

    反正在我们这边,就是三万块钱一个人,本来好好的,不知道谁传出消息说,柳总你给每人定的是三十万。

    这帮刁民才去闹事的,所以不用管,该抓抓。”吴大柱大手一挥,无所谓道。

    “啪!”

    柳修月拍案而起,指着吴大柱的鼻子道:“吴大柱,一条人命才三万?你的良心让狗吃了。

    你知不知道这些人有的为人父有的为人母,为了给孩子赚取一点点学费钱,省吃俭用,连件衣服都舍不得买,你还敢在这里跟我嚼舌头。”

    柳修月气的嘴唇颤动着,水眸里闪烁着晶莹,紧攥的粉拳,关节发白,唐飞能想象得到她是有多生气。

    “修月别动怒。”

    唐飞站起来轻抚着她的后背,让她放松一些。

    吴大柱也是被吓得猛抽了几口烟,一对眼珠子狡猾的左右移动着。

    “柳总别生气,那个要不……公司再批点款?”

    柳修月怒然坐下,强忍着怒火,说:“如果工厂原本存在欠款,给我明细,我在确认你的钱确实用来还债之后,我会给你重新批款。”

    “哦,有,有,在办公室,不过现在都关门了,要不明天,明天一早我就送到您手上。”吴大柱满脸堆笑道。

    柳修月酥胸起伏,微微点了点头。

    “柳总,这件事是我办的不好,给您惹麻烦了,没办法,工厂这么多人,确实不好管理。

    我敬您一杯,这事我一定办的妥妥当当的。”吴大柱保证道,举杯想邀。

    柳修月并不喜欢和这个吴大柱喝酒,可是想着这里以后还要靠他把持,就勉为其难的打算跟他喝一杯。

    唐飞鼻翼煽动,似乎从酒里嗅到了其他的味道,一把揽住柳修月说:“柳总,我替你喝吧。”

    柳修月愣了愣,点了点头,她本来也就不想喝。

    吴大柱见竟然是柳修月的跟班,估计是个助理或者秘书之类的,也就没多想,和唐飞喝了一杯。

    这时,吴大柱哭诉起来,说:“柳总,你别看咱们业务挺多的,可是很多尾款都没要回来。

    这两年您要求扩大生产车间,增加了很多岗位,也增大了管理难度。”

    “咱们这种正经公司,又签合同又给五险的,这也是一大笔开销,其实咱们厂在资金方面真的是捉襟见肘,经常发不出工钱。”

    吴大柱说着不时往唐飞这边瞄。

    “少给我抱怨,你不想干有的是人干,我雇你当厂长是让你解决问题的。

    你给我抱怨这个没用,还是想想怎么扭亏为盈吧,不然我就把厂子关了,你好日子也到头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