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不愉快的事

    “咱们工厂防护安全措施有隐患,导致出现了人员伤亡,虽然说是原厂长工作不到位,可我的责任无法推卸,我很痛心。

    因为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有父母姐妹兄弟的,我也是一个失去了双亲的人,我知道失去亲人的痛苦,我感同身受。”

    柳修月面对大约几百双眼睛,丝毫没有怯场。

    柳修月似乎看到不少人眼里闪烁泪光,还有些女孩子已经抽泣起来。

    “我对不起!”

    柳修月深深的鞠躬,让不少人动容哽咽,堂堂帝豪集团总裁,竟然这么重视他们。

    以帝豪集团的现在的财力,就算把厂子关了,也不会对帝豪本身的实力有任何的影响。

    唐飞注视着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帝豪集团能这么强大不是没有原因的。

    他知道帝豪最大的企业精神,就算尊重每一个人,重视每一个人。

    而柳修月把这点诠释的非常完美。

    柳修月深深吸引了他,唐飞为之鼓掌。

    “我无法复活诸位的亲人,不过,我可以尽力弥补,我其实给每个死者的赔偿金是三十万。

    然而被吴大柱贪污将近一多半,导致各位只领取了非常少的赔偿金,现在我们已经将赔偿金追回,明天就回由我重新发放。”

    柳修月说道这里,现场不约而同的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请大家相互告知,明天在厂财务部,重新领取赔偿金。”

    柳修月点头微笑,然后大步向外走着,不少工人纷纷围过来表示感谢。

    在所有人的簇拥下唐飞和柳修月立刻了厂房,副厂长给两人找了两间宿舍,打扫的还算干净,入住进去,度过今晚长夜。

    翌日,柳修月亲自将所有伤亡者的赔偿金全部支付确认之后,这件事才算是终于落下了帷幕,柳修月的车走的时候,不少人夹道相送。

    柳修月感觉十分满足,终于摆平了这件事,很快,又再次回到了东海市。

    最近手头最重要的事,就是和长州电视台合作的大型真人秀节目《我为歌狂》。

    之所以是真人秀、而不是选秀,是因为这档节目是有剧本的,并未普通的选秀节目。

    除此之外,娱乐公司另一方面慕容雪正在拍摄网剧,目测还得半年才能拍摄完毕,唐飞寻思得找机会探班,看看她需要不需要什么。

    慕容雪偶尔也会联系唐飞,毕竟唐飞是她的伯乐,如果没有唐飞,她还指不定在哪里跑龙套,或者干脆放弃梦想回老家了。

    “唐总,您终于回来了,薛经理找了您好几次了。”妖娆的美女秘书故意挺了挺饱满的双峰,媚眼如丝道。

    唐飞笑嘻嘻的伸手在她肥美的xxxx上轻拍了拍,他倒是喜欢和美女秘书打情骂俏,不过绝对不会发生任何关系。

    唐飞懒洋洋的坐下来,美女秘书报过来一堆厚厚的文件。

    看到这么厚的一大摞,唐飞就忍不住皱眉头,好在他看东西快,十分钟就搞定了。

    唐飞看了一下进度,由帝豪集团和长州电视台合作的新栏目《我为歌狂》已经在加紧筹备,相信离首播已经不远了。

    这几天长州市正在疯狂的宣传当中,并且给予这档栏目以黄金档,期待颇高,相信很快这档节目就会成为长州市节目组的王牌节目。

    就在唐飞和薛贵、赵文刚商量具体细节的时候,急促的电话铃声宛若催命梵音。

    让唐飞不由得皱着眉头,他感觉到一丝不妙,平时来电话他绝不会有这样的反应。

    “喂?修月,怎么……柳老病危了?好,好好,我马上去!”

    唐飞急忙挂了电话,披上外套就往外走,刚刚柳修月说柳老病危了可能随时会离世。

    唐飞来到楼下的时候,柳修月早已等候的直跺脚。

    唐飞风也似的来到她身边,两人上了车就往柳家跑,柳修月一路上沉默无言,眉间悲戚之色浓重。

    唐飞不想和她说话打扰她,也不忍心提起柳老这两个字,因为他知道一旦提起,柳修月立刻会情绪奔溃。

    柳修月感觉思绪很乱,她知道自除了她哥哥,东海市也就只有柳老一个至亲了。

    一想到他马上会甩手离开她,她就感觉心里空荡荡的,好像失去了所有的保护。

    有时候,柳修月觉得自己一直是那个小女孩,渴求被人保护的小女孩,她的身体已是成人模样,而她的心理依然还停留在童年。

    来到柳家的时候,所有的亲戚已经纷纷赶来,门前的车,大约有好几百辆之多,屋里挤不下,就站在院子里。

    柳修月一身淡粉色职业套装,修长莹润的**裹着性感的黑丝,粉嫩的脖颈上系着一条黑色的丝巾,将一张本就绝色的脸蛋,衬托的更加无懈可击。

    在场来了不少美女、少妇,可是在柳修月面前,统统黯然无色,即使她阴沉着脸,气色已经这么差,还是无法战胜。

    “修月!你……”

    “爷爷在里面!”

    “修月你注意身体啊。”

    众多亲戚纷纷劝道,不少人拉着唐飞要他好好照顾柳修月。

    唐飞点了点头,跟着柳修月进入柳老病房,看到柳修月来了,病房内的人统统出去了。

    柳修月紧紧咬着薄唇,看到柳老插着氧气罩,满脸病色,哧啦哧啦的呼吸声,似乎他的肺已经千疮百孔。

    “爷爷!”

    柳修月紧紧咬着嘴唇,不想在他面前流露出一丝的脆弱。

    因为她知道帝豪集团以后就由她扛着步步前行,她不想让老人临走之前还为她担忧。

    看到曾经那个将自己搂在臂弯中讲童话故事的老人,已经病成这幅模样,她感觉心如刀绞。

    眼泪不争气的滴答滴答浸湿了洁白的床单,柳老艰难的挤出一个微笑,握着柳修月和唐飞的手,将两人的手放在一起。

    “修月啊,其实我这个老东西对你哥哥比对你好太多了,我就是这样一个重男轻女,顽固不化的老东西。”柳老说着满脸后悔之色。

    “爷爷你别这么说,我从来没有记恨过你,我理解您,您别说话了,好好休息。”柳修月嘴唇剧烈的抖动,哽咽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