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奇怪的女人

    叶青听到唐飞真情的告白,白皙的脸蛋,微微泛红,说:“这还差不多。”

    很快,夕阳坠入山谷,夜色席卷而来,直到月上中天,两个黑影在芦苇中穿梭。

    婉言的河流波光粼粼的反射着寒光,两人趟过河流,从处斜坡中攀爬而上。

    高深的墙垣上,覆盖着高压电流,自然难不住两人,轻易的翻过去。

    这片区域范围十分宽广,四座灯塔上的灯柱,不断的在这片区域内扫荡,任何暴露灯光下的入侵者,都会瞬间被数道火舌集火打成筛子。

    唐飞有些好奇这里防守之严密,怎么感觉这里不仅仅是个简单的军火交易地点,更像是某军事要塞。

    “什么鬼?”

    唐飞嘀咕了声,给叶青打了个手势,因为这四座灯塔实在过于妨碍他们的行动,他俩决定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

    叶青猫着腰将背包放在地上,没用多久,直崭新的巴雷特狙击枪就出现在她掌心,加上消音器之后,敌人的生命寂灭的无声无息。

    同样的手法,四人全部被击毙,唐飞相信敌人短时间内不会有所察觉。

    击毙了这四人,唐飞和叶青感觉能放开手脚,快速在寻找着。

    仓库很多,不过亮着灯火的就那么几间,不过,门口有森阳的守卫。

    这些守卫往那儿站,感觉器宇轩昂,走起路来也是虎步龙行,感觉身手不错,绝不是普通的小商团里的混混。

    “小唐唐,你看。”

    叶青猫着腰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他绕道了仓库后面的片空地上。

    “你看那些车。”

    唐飞眯了眯眼,发现有几辆豪车,然而,最关键的是唐飞发现这些车的车牌号显示,竟然是xx用车牌号。

    “这件事难道还能和xxxx扯上关系?”叶青猜测道。

    唐飞也愈发觉得这件事扑朔迷离,绝不是简单的军火交易之类的,如果真的涉及xxxx,东海市警方绝不会不知道,更不会涉嫌调查。

    “别管了,摸进去看看再说。”唐飞说完,用幻术轻易的骗过警卫,进入仓库内部。

    仓库内部全部是汽油桶,连个鬼影都看不到,唐飞可不认为这两个守卫,保护的是仓库的汽油,果然,找到了处隐蔽的地下入口。

    里面灯光敞亮,唐飞和叶青先后进入地道中。

    巨大明亮的水晶灯照射下,客厅内亮如白昼,空气中满是馥郁的玫瑰花香。

    夹杂着浓浓的女人香水味以及细细的血腥味,屋内的颜色以粉色居多,显得有几分暧昧。

    张偌大的沙发上,个女子身单薄的蕾丝睡裙,盘着修长的美腿,托着手里托着个晶莹的高脚杯。

    她肌肤莹润靓丽,宛若浑身被层薄薄的水汽笼罩,似乎能掐出水来。

    此时面对她的是个巨大的液晶电视,上面播放的是部侦探剧。

    “为什么能从脚步推测出人的身高体重呢?”

    女子好奇道,抬了抬美目,站在她身侧的是个身材丰满,二十来岁年纪的女孩。

    她紧紧的撅着小嘴,尽量让自己别哭出来,以影响自己警察的光辉形象。

    没错,正是于莲莲,于莲莲和他起行动的小组全部被发现。

    其中三个人当场被打死,剩下两人,另名警员,刚刚死在抢下,空气中还散发着他的血污气味。

    另名警员死亡的原因就是因为无法回答上面前这个女人的问题,她问的问题并不难。

    然而,然而于莲莲吃惊的事,这个女人超强的学习能力,只要问几个问题,就能问出个极其有深度的问题。

    以至于让名七年的老刑警都无法回答。

    “因为,人的身高和体重和脚印有非常直接的关联,越重的人,脚印越深,这些都包括在痕迹学之内。

    比如剧中这个人物,之所以能从众多脚印中确定哪个是凶手的,就是从脚印中寻找后脚跟深的脚印,因为犯罪人抛尸的时候,肯定会导致脚比脚掌更吃力。”

    于莲莲尽力解释清楚,这样才会避免她问出有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显然于莲莲的回答让这个女子十分满意,微笑着点了点头。

    “都市也蛮有意思的,比在秦岭宗有趣多了。”

    作为秦岭宗宗主嫡孙,同时也是天南市萧家家主的干女儿,萧宫羽。

    萧宫羽的地位,可谓至高无上,拥有着华夏最为顶级的权利,无论是在都市,还是道界,都是最为瞩目的存在。

    道门弟子,会在成年之后前去都市历练,体验贪嗔痴爱恶欲,如果不如此,日后道心容易动摇。

    萧宫羽说着,看到电视上对男女在床上嘿咻,有些奇怪的歪了歪头,说:“那是什么?他们脱了衣服在做什么?”

    萧宫羽从小到大都被宗门保护,为了让她心修道,从未提起任何男女之事,实际上她也很少接触到男性。

    同门优秀的男性,也凤毛麟角,此时看到电视上对男女做出这样奇怪的动作,她好像从未和任何人做过,好奇心愈发浓烈起来。

    于莲莲桥梁滚烫十足,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单纯了,没想到竟然有这样连男女之事都不懂的人,简直不敢相信。

    “恩?我在问你话!”

    萧宫羽瞪圆了凤目,杀气逼人道,在她眼里,凡人的性命贱如蝼蚁,她想碾死几只就碾死几只。

    并不会因为杀人,而有丝毫的歉疚,谁会因为杀了几只蚂蚁臭虫而有丝毫的愧疚?

    “我知道,我知道,他们是在做……爱。”

    “那是什么?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你是不是在糊弄本尊。”萧宫羽拍桌子,整个地面都在颤抖。

    于莲莲急忙解释道:“就是,男女生育做的那件事,我也没尝试过……就是就是……繁殖嘛。”

    于莲莲粉嘟嘟的小脸又急又羞,让她解释这种事,还不如杀了她来的痛快。

    “这样,你给我个手机,我给你解释清楚。”于莲莲快疯了。

    “给她手机。”

    萧宫羽声令下,守在门口的黑衣男子,立刻恭恭敬敬的弯着腰送进手机来,连头都不敢抬下。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