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野外

    众多教授可是兴致勃勃的要来野外冒险的,被唐飞这么一说,都面有不满之色,纷纷嘲讽唐飞胆子小。

    程辰辰感觉十分丢脸,偷偷拉了拉唐飞的衣服,让他别说了。

    “程老师,你的小男友要是不敢去,就老老实实在酒店等着我们。”

    “是啊,我们可没求着你去哦。”

    “一起去,是不是爷们。”

    众人还以为唐飞害怕,唐飞摇头冷笑,心中寻思道,这些人一会受不了炎热,别嚷嚷着回来。

    面对众人的轻视,唐飞淡然笑之,说:“既然你们执意如此,我肯定也要一起去。”

    “那样最好,走吧。”

    就在唐飞以为他们现在就要去的时候,几个老师又商量了一番,觉得今天太累了,明天再去。

    唐飞对此哭笑不得,明明体力差,还非要去荒郊野外。

    第二天,依然是阳光明媚,晴空如洗,漫山滴翠,众教授一晚上商量出一条穿越过密林一角的路线图。

    这些教授大多有些迂腐,所谓的路线图也不过是照着地图随便画的,完全没有考察到当地的地形。

    按照路线现实,他们只需要两天就可以完全穿过荒野只需要一天半时间,也就在密林里住一晚,也并不是特别危险。

    唐飞懒得多说什么,默默的跟着,但因为昨天他的言语似乎有些影响了他们的兴致。

    前几天还说的很好的几位男老师,现在都不怎么说话了。

    程辰辰倒是贴心,发现了这点,一直和他聊天不让他尴尬无聊。

    这几天正是一年中最热的几天,因为畏惧林立四处斜生的枝叶藤蔓,众多美女老师不得不穿的严丝合缝的,将雪白肌肤捂起来。

    很快,众多教授就靠着大树,呼哧呼哧的大喘着气,脱力的摆手表示走不动了。

    唐飞叉腰哭笑不得,说:“这才走了二十分钟。”

    几个男女教授见唐飞一脸轻松写意,一滴汗都不出。

    这么强烈的对比之下,总感觉唐飞着话里有讽刺他们弱的意思,心里略微有些不满。

    程辰辰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感觉体内有股凉气在体内游走,感觉不到一点燥热。

    而且,身上的力气源源不断,明明早上没吃饭的,这是怎么回事。

    她自然不知道唐飞暗中帮她调理身体,程辰辰抓着头发奇怪道:“王教授,有那么累么?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们还奇怪呢,穿这么厚,你都不嫌热,你真行。”

    “我们程教授体力还真不错,老王我是不行了。”王院长休息片刻,站起来招呼众人继续走。

    这片未开发的深山野林,并不好走,地上是厚厚的树叶,每走一步,就像踩在厚厚的雪里,非常耗费体力。

    几个教授显然没想到竟然这么辛苦,浑身出的汗,就像蚂蚁一样在身上爬来爬去。

    最可怕的事,还不能洗澡,可是让几个刚才嚷嚷着来冒险的女教授有苦难言。

    程辰辰在唐飞的真气调理下,没怎么出汗,反而还精神抖擞的轻哼着小调,不时的沾花惹草。

    相比于其他几个女老师上气不接下气的狼狈样子,她可是从头到尾保持着美女老师的端庄姿态。

    快到中午的时候,看到前面有一处开阔地,众人干脆就简单吃了点零食就席地而睡。

    “我现在体力好好。”

    程辰辰和唐飞倚着大树坐着,忽然,程辰辰转过美目,突兀道。

    “是么?那怎么昨晚才四十分钟就顶不住了。”唐飞笑嘻嘻道。

    程辰辰面色绯红,翻了一记大白眼道:“去死,臭流氓,那还是因为你太……”

    “我怎么样?”

    “不怎么样?讨厌。”程辰辰俏脸微红道。

    唐飞见程辰辰带着一个硕大的白色遮阳帽,薄薄的长袖牛仔裤,更显得其"qiao tun"挺拔。

    程辰辰从包里摸出一个苹果张开小嘴咬了一口递给唐飞。

    唐飞毫不犹豫的咬了一口,两人情意浓浓的时候,唐飞不忍心见程辰辰吃这种压缩饼干,道:“到下午给你做点好吃的。”

    “怎么做?什么好吃的?对了,王院长好像拿锅了,可以跟他借。”

    程辰辰满脸期待道。她实在吃不惯这种又硬又难吃的压缩饼干,至于零食,虽然好吃,却不禁饱。

    “前面一里地的地方有一条河,我们可以在那里捞鱼。”唐飞指着某个方向说道。

    “真的假的?你怎么知道,地图上好像没有显示。”程辰辰打开地图说道。

    “相信我肯定有的。”唐飞耳力过人,能轻松听到几里地方圆的任何风吹草动。

    如果说在烦躁的都市,会大大的限制,但这里是寂静的森林,正适合唐飞的施展。

    程辰辰痴痴的点了点头,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你父母呢?”

    “不知道,我是孤儿,被人收养,我只知道当年收养我的人说是在天南市某条小巷的垃圾桶捡到我的。”

    唐飞搂着程辰辰,轻轻的说道。

    “我想你的父母肯定也是有一些苦衷吧,你觉得呢?”程辰辰睁大着美眸认真道。

    唐飞深深吸了口气,对于父母将他遗弃这件事,他一直心里有个结。

    其实这次重归都市,除了保护柳修月之外,寻找自己真正的父母,是他另一个目的。

    他一直告诉自己,现在过得很好,不需要见那两个狠心将自己抛弃的男女,可是心里又十分渴望,渴望真正的家庭和温暖。

    关于父母的信息,唐飞可以说毫无线索,偌大的华夏想要找到生父,无异于大海捞针。

    唐飞也不想勉强,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两人先聊着,过了两个钟头,几位老师在睡梦中,渐渐恢复了体力,起来吃了点干粮,就决定继续前行。

    “王院长,我们不如沿着这个方向走,前面有条河,正好可是借着河补充补充水分。”唐飞指着某个方向说道。

    王猛江作为这里的领导,本来对唐飞印象就不是特别好,此时见到他竟然对自己的行进路线指手画脚,皱眉道。

    “地图上根本没有这条河,你怎么知道的?”

    “我……”唐飞心想要是说听到的,他们肯定不相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