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安置

    唐飞在客厅看电视,厨房里柳修月和莫溪则是在做饭,不一会,两女端上五个菜一个汤。

    “今天可是柳总亲自下厨,唐飞你要好好表现。”

    莫溪挤眉弄眼道,意思是让唐飞多夸一夸,她实在不想教柳修月做饭了。

    因为收柳修月这个徒弟之后,徒弟不听话,经常喜欢添油加醋,最后不好吃了,还怪她这个师傅,她有苦难言。

    “谢谢不用,难吃就难吃,我不会在乎的。”柳修月说不在乎,却偷偷留意起唐飞的表情来。

    唐飞尝了一口汤,砸吧砸吧嘴,皱着眉头。柳修月敏锐的看到唐飞这个脸部表情,心里有些不悦,正打算发火。

    “好吃,真好喝。”唐飞竖起大拇指说道。

    柳修月闻此才俏丽缓和了不少,收敛杀气。

    “那当然,我是谁,我做的能不好吃么?便宜你这个死流氓了。”

    柳修月说完,清了清嗓子继续道:“还有,明天我们就要去天南市了,你准备准备,当然你要是不想去也无所谓,少了累赘才好。”

    “我还累赘?我可是娱乐公司总监。”唐飞瞪大了眼说道。

    “拉倒吧你,你就说你一月上几天班,你摸着你的良心说。”柳修月翻白眼道。

    唐飞张了张嘴有些心虚道:“二十来天吧。”

    “恩?”柳修月直视着唐飞,不相信道。

    “好吧,十来天我承认。”

    “你怎么不去撞死,明明是七八天,要你这个总监有什么用,哼!”柳修月气的"shu xiong"起伏。

    不过,虽然唐飞不怎么上班,但是娱乐公司倒是发展的不错,不过不管怎么说,总监成天不工作,对下面的人影响不好。

    柳修月也发现了,工作根本束缚不了这个混蛋,还是让他想干嘛干嘛去吧。

    “唐飞同志,你被本公司开除了。”柳修月正式宣布道。

    莫溪激动的鼓掌。

    “小溪溪你找打是不是?”

    唐飞见莫溪幸灾乐祸,狠狠捏了捏她的俏脸。

    “开除就开除,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唐飞瞧着二郎腿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正好,唐飞也不打算干了,一点意思都没有,曾经作为军医的他,决定投身医学事业。

    翌日。

    所有前往天南市的员工分批次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今天是最后一批。

    十几辆豪华大巴,已经在公司门口久候,帝豪集团的大部分楼层都租出去了,留下少部分用来维持总部的正常运转。

    贵为帝豪集团总裁的柳修月自然不会做大巴,所有高层统一坐飞机前往。

    通往天南市的飞机,快速的消失在天际,硬着朝阳飞翔无边际的穹天。

    此时,一个老者背着手站在候机厅,目光浑浊的望着天空,他正是华夏最为顶级的豪门,杨家家主杨啸天。

    这时,一个身着笔挺西服的男子,走过来恭敬的点了点头,从黑色硬皮包里拿出一张纸,说道。

    “杨家主,这是我们从柳家别墅里收集的唐飞的头发做的dna测试对比,他果真是您的……”

    杨啸天捏着对比结果的手在剧烈的颤抖,稀松的白眉,剧烈的抖动着,既包含了激动,又是因为强烈的愧疚。

    他认为自己作为一个父亲,极其的不称职,简直无法站在唐飞面前。

    想起当初和秦岭宗某女弟子私通,因为这件事犯了秦岭宗的禁令。

    一旦被秦岭宗的人发现,会立即处死,杨啸天不得不将唐飞扔进垃圾桶。

    而且当年,杨家面临巨大危机,他尚且不能自保,也是寄希望于能留个杨家的种,以图后计。

    没想到杨家顺利度过危机,而那个孩子却失踪了。

    杨啸天秘密的找过,可惜,这么多年一直没有结果。

    没想到,因为唐飞长得和他膝下长子极其相似,而和唐婉儿有了联系,不然,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寻觅得到。

    本来杨家子嗣全无,现在好了,还有人能继承杨家的骨血,开枝散叶。

    “这件事不准和任何人提起,否则……你懂的。”杨啸天冷冷道。

    黑衣男子连连低头,表示不会和任何人提起,他也没有这个胆量,和杨家作对,和寻死无异。

    “算你聪明。”杨啸天挥了挥手,带着人离开了机场。

    唐飞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否则他就会发现唐婉儿其实是他的……

    很快,飞机在天南市国际机场降落了。

    唐飞跟着一起去看了帝豪集团的新园区,位置有些偏僻,毕竟在天南市这样国际化的大都市,全球五大城市之一,可谓寸土寸金。

    市中心的地价高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即使是帝豪集团都无法承担。

    新园区还算不错,非常人性化,同时新的大规模的员工招聘也会在这段时间展开。

    总之帝豪集团是一堆事,柳修月开始忙碌起来。

    来到天南市之后,唐飞第一个要见的人,是陈泽浩,他听说唐飞要来,早就在天南市最顶级的酒店设宴。

    华夏唯一一座七星级酒店希尔顿酒店,就坐落在天南市。

    天南市豪华的夜景,炫彩的霓虹灯,点缀着夜空,随处可见的豪车美女,一辆黄色法拉利在众人侧目中,停在了希尔顿酒店门口。

    从车上走下两个男子,其中一个一头寸发,脸色白皙,眸子里透着一抹精光。

    一身范哲西蓝色衬衫,手上的浪琴海限量版手链,鳄鱼皮鞋,衣着华贵。

    另一个男子,玩世不恭的憨笑着,长得普通,也就清秀,深邃的眸子之下,是极力压制的野性。

    仿佛这个男子身体内,潜藏着一头凶悍的野兽。

    这个野性,恐怕也就只有唐飞知道,那是对于杀戮的渴望。像他这样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呢,对鲜血有着莫名的渴求。

    好在心中修为渐深,他已经能控制心魔不再发作。

    “陈兄,可真是让你破费了。”唐飞笑嘻嘻道。

    “你这话说的,还是不是朋友了,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杨家人能来这种酒店,酒店偷着乐呢,根本不用出钱,也谈不上破费。”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