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寿宴

    陈泽浩笑着将钥匙扔给去停车的服务生,随便在钱包里捏了厚厚的一摞红色钞票,算是小费。

    唐飞知道,三大家族陈、萧、杨中,陈家最有钱。

    不仅陈家家主创建了世界上最大购物网站平台,最可怕的事,陈家暗中还控制着华夏国内最大的中央银行。

    陈家的钱可以用“无穷无尽”这一词语来形容。

    三大家族喜欢幕后默默主导一切,很少会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在米国的每次选举背后,都是各大家族之间的博弈。

    真正决定谁领导米国的,往往是背后的财团势力。

    有些古老的家族诸如罗斯柴尔德家族、洛克菲勒家族,表面上早已销声匿迹,然而暗中控制着一切。

    能成为华夏国境内顶级的三大家族,几乎是占据了最优质的资源和优势,除非发生自甘堕落,否则他们的荣华富贵,将会延续万年。

    这种可怕的家族层次,常人是无法想象的。

    希尔顿酒店富丽堂皇,处处透着无与伦比的高贵,能出入这里的都是华夏国内最顶级的一小撮人。

    “唐兄你来天南市打算做什么?继续陪着老婆?你能不能有点出息?要不跟我学做古董收藏怎么样?”

    陈泽浩已经喝得醉醺醺的,拍着唐飞的肩膀说道。

    唐飞可不想一会背着他出去,暗中帮他输入真气解酒。

    “我可没那么多钱。”

    唐飞一阵摇头,他知道陈泽浩所谓的收藏动辄十几亿几百亿,他可没那个闲钱。

    “钱在我眼里,跟纸没什么区别,你需要多少,尽管开口。”

    “不用了,我没什么商业天赋,本来还顶着一个公司总监的头衔,现在已经被老婆开除了。

    我打算当个医生,最好清闲点,没事干治治病就救人,回家哄哄老婆,多好。”唐飞悠哉的说道。

    陈泽浩就非常不理解唐飞这点,明明二十出头,不想着怎么建功立业,总想老婆孩子热坑头。

    那是因为唐飞的过去一直在杀戮和三餐不继颠沛流离中度过,反而阖家欢乐,是他一直追求的目标。

    陈泽浩这样的富家公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就算在家族中不得势,也比他这个从小被父母遗弃的人强。

    “当医生那好说啊,我可以给你搞个行医资格证,你可以过去当个客座医生之类的,每个月就过去几天。

    你也知道,现在很少有人信中医,你也清闲,怎么样?”陈泽浩微笑着。

    “可以啊,那谢谢了。”唐飞举杯相碰,两人相视一笑。

    两人喝着喝着,陈泽浩渐入愁绪,有些贪杯起来。

    “你怎么了?想女人了是吧?”唐飞开玩笑道。

    “你以为我是你,你总有一天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愿意。”唐飞悠哉的说着。

    “我爷爷最近过五十大寿,我还不知道准备什么礼物呢。”陈泽浩陷入沉思。

    “上次寿宴我送的礼物,明显我爷爷不喜欢,我要是再不努力努力,恐怕会更被边缘化了,不行!”陈泽浩紧紧捏着杯子道。

    因为自己的母亲身份毕竟卑微,本来在家族中就不得势,如果礼物送的好,博得爷爷的欢心说不定能在家族里好过一点。

    “老爷子一般都喜欢什么古董字画吧。”唐飞猜测道。

    “没错,可是唐兄你想到的,其他姐妹弟兄也想得到,况且他们的人脉和财力比我更胜一筹,我怎么也拼不过啊。”陈泽浩皱眉道。

    “恩,确实如此,不如兄弟我给你想想办法,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

    唐飞意味深长的说着,算是感谢陈泽浩帮自己找了份工作。

    陈泽浩想了想,点了点头,说不定唐飞这个外人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主意呢。

    于是就这么决定了,两人喝道半夜,才分别。

    关于陈泽浩的礼物这件事,唐飞得多考虑考虑,不过,反正还有半个月时间,倒是不急。

    帝豪集团的工作重心转移道天南市,柳修月忙的没白天没黑夜的。

    唐飞倒是清闲的每天打游戏度日,酱油瓶倒了都不知道扶一扶,气的柳修月直跺脚。

    “你作为你一个男人,能不能出去找个工作啊喂!”柳修月叉腰怒气冲冲道。

    “不去,我要吃软饭。”唐飞头也不回的坚定道。

    柳修月:“……”

    “柳总,就他,谁会要他?又懒又馋,还不喜欢早九晚五的上班,哼,估计也就卖羊r串适合他了。”

    莫溪和柳修月合伙讽刺激将道。

    “是啊,小溪溪,你说的不错,他这种废材,才没有公司要。”柳修月翻白眼道。

    “就是就是,要不还是让他在家里蹲着吧,省的他出去祸害别的公司。”

    “可不是呢,废材这俩字放他头上,可算是褒义词了。”

    唐飞再也忍受不了了,摘下耳机跑过去抱着柳修月就高高的抛起来。

    “啊,流氓,放我下来。”

    柳修月被扔起一米多高,都快摸到天花板了,吓得她花容失色。

    “还敢不敢讽刺我?”唐飞把柳修月抱在怀里,询问道。

    “不敢了,臭流氓,快放我下来。”

    唐飞反手在柳修月挺翘的臀部上来了一记重击,才心满意足的将她放下了,继续打游戏去了。

    柳修月满脸潮红,她快气死了。这几天经常有人问她,你老公在做什么工作,她都脸红不好意思开口说在家闲着。

    别人还以为她养了一个小白脸。

    扪心自问,就算养小白脸,也肯定养一个帅气体贴一点的吧。

    宅了三天之后,唐飞接到一个电话,是卫生部打来的,说让他过去一趟领一下医师资格证。

    唐飞没想到这么迅速,果然赞叹陈家人果然有手段,开车直奔卫生部。

    迎接唐飞的是一个秃顶的中年男子,满脸谦和,恭敬到有些战战兢兢、畏首畏尾的地步了。

    因为他知道,这个医师执业资格证可是一个大人物命令的颁发的,这个人物强大到连他都不敢轻易提起他的名讳。

    “你好,你不用紧张,我不吃人的。”唐飞开玩笑着。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