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破烂画?

    陈泽慧将众人艳羡的眼神,一一收入眼底,洋洋得意,冷瞥了二哥陈泽江一眼道:

    “二哥,刚才你不是嚷嚷着跟我抢么?现在怎么哑巴了?是不是礼物太寒碜拿不出手。

    没事,爷爷看重的是心意,就算你拿个破铜烂铁出来,爷爷也不会嫌弃的。”

    陈泽慧的讽刺之语,让陈泽江脸上火辣辣的,强忍着一口气,叫人把礼物送进来。

    此时,陈泽浩在唐飞耳边道:“完了,今年没人送古文字画,应该就咱们送。”

    “怎么?老爷子不喜欢古文字画?”唐飞奇怪道。

    “恰恰相反,他是太喜欢了,爷爷这辈子都在收集这些,他收集的名人字画之多,无法想象。

    据说连王羲之的《兰亭集序》都在他手里,所以,你再送什么名人字画,也比不上他手里的,因此我们都不送了。”

    陈泽浩突然想到这一点,有些担心起来。

    “唐飞你手里的不会也是名人字画吧?你别坑我啊,老大。”陈泽浩一脸苦相道。

    “你才是老大,这么重要的信息你不早说。”

    “我忘记了,我这脑子。”陈泽浩忐忑不安起来,难道自己又要垫底?

    两人窃窃私语这片刻,陈泽江的礼物送了进来。

    看到像是一幅画,陈泽慧笑道:“二哥啊,我以为你有什么好东西呢,字画这种东西,爷爷手里随便挑一件都比你的强。”

    “哼,我送的可不是古代的字画,而是西方的油画,我知道爷爷手里古画众多,如果现在还送爷爷古画,那就是没脑子了。”

    陈泽江随口说道,桌上的某两人老脸一红。

    “油画,老外的东西我可欣赏不了,那个什么毕什么索的,都说好,我怎么就看不出哪儿好。”陈老挥了挥手道。

    “爷爷我也看不出哪儿好?都说瞎起哄的。”陈泽慧顺着老爷子的话头说着。

    “不是的,老师说毕加索爷爷的画可好了。”陈泽娇柔声道,众人展颜一笑。

    “娇娇哪儿好了?你给哥哥说说。”陈泽慧笑道。

    “不给四哥哥说,给爷爷说,哼。”陈泽娇傲娇的小脸蛋,十分的可爱,满堂哄笑声不绝。

    “行了行了,让老三说话,你们这些人。”陈老说道。

    这幅名为《湖畔精灵》的画作上,能看到一汪蔚蓝的深海,一只扑腾出海面的西方神话精灵。

    画面色彩强烈,表现力强,相对于看管了黑白挥洒而成的国画,国外的画倒也赏心悦目。

    不过,老爷子还是接受不了这种画作,笑了笑,令人收起来,陈泽江明显看出,陈老对他的礼物不甚满意。

    “老二你费心了。”陈老淡淡的说了句,脸上没有太多的喜色。

    陈泽江干巴巴的笑了笑坐回去。

    “哎吆,咱们二哥的审美真是高,我是欣赏不了老外的东西,长见识了,哈哈。”陈泽会讽刺着。

    陈泽江脸上感觉一阵火辣。

    到现在,唯一没有献上寿礼的就只有陈泽浩了,他有苦难言,忘记老人家不喜欢孙子们送国画。

    因为国画他看的太多了,而且他手上有很多稀有的名人字画,除非拿出的名人字画比他手里的更稀有。

    “就剩老三了吧,准备的什么礼物?怎么?不会是舍不得送给爷爷吧。”陈老大笑着。

    陈泽江忽然发现陈泽浩手里拿的很像是古画。

    看到这里陈泽江乐了,本来他送的礼物就已经很不讨老爷子喜欢了,但好在还占了一个创意。

    没想到陈泽浩竟然送古画,本来还以为自己今年要垫底,这次一看,还好有陈泽浩啊。

    “三弟啊,你送的不会是古画吧,啧啧。”陈泽江面露讥嘲道。

    陈泽慧忍不住笑出来道:“三哥,你这个也太没创意了,古画爷爷去年就说,没有特别好的就别送了。

    怎么,难道是什么特别罕有的古画?莫不成你拿的是阎立本的《步辇图》,还是说,是唐伯虎的《百鸟朝凤》?”

    听陈泽慧这么一说,陈老倒是十分期待。

    既然陈泽浩送古画,说不定是非常稀有之物,他对古画可是兴趣浓厚,有时候弄到一副珍惜的画作,能乐呵好几个月,天天盯着画看。

    陈泽浩从头到尾就不知道唐飞弄到什么画,虽说他也寄希望于是这种极其罕有之物,但他知道,基本不可能。

    “别急,打开就知道了。”陈泽浩脸部表情都有些僵硬了,缓缓打开画轴。

    陈老十分期待的站起来,前倾着身体,还戴上了老花镜,然而,当画轴打开的刹那,所有人愣住了。

    上面画的是许仙白娘子断桥相遇的一幕,画作本身并非出自什么名人之手,画上的题诗字迹,也是平平无奇。

    从宣纸的工艺来看,是现代工厂的产物,简单来说,这幅画一无是处。

    陈老本来还有所期待,这一失望之下,甚是不满,差点拍桌子冷着脸离开。

    陈泽浩最擅长察言观色,立刻看出爷爷的愤怒,陈泽江送的礼物,老人虽然不高兴,也没有流露出愤怒的神色。

    “唐飞啊唐飞,你是来坑我的吧,你害惨我了,你小子,算了算了,本来也就不受宠,还能差到哪儿去。”

    陈泽浩心头一沉豁出去了,心想着这些,弥补道:“爷爷,这是孙子亲自画的,熬了好几个通宵。

    孙子没怎么学过画画,画的不是特别好,但孙子的诚意爷爷一定能看得出来。”

    陈泽浩这么说,陈老面色稍缓,但还是有些愠色,有些冷淡道:“你辛苦了,真是为难你了。”

    看到陈老面色沉凝,陈泽江心头大喜,寻思这个陈泽浩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三哥啊,你这字写的太没水平了吧,娇娇写的都比你好。”陈泽慧冷嘲热讽道。

    “别这么说,咱们三弟本来就笨,为了学画,还指不定学了一年半年的呢,是不是三弟,哈哈。”陈泽江投来一抹嘲讽的眼神。

    陈泽浩满面羞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见笑了,见笑了。”陈泽浩窘迫道。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