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天雷决

    陈泽浩非要给唐飞几栋别墅,唐飞微笑婉拒了。

    “不用了,天南市的房子虽然贵,但是我还是能买得起的,不就几千万么?

    没事,再说了,我也不知道我女朋友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

    是坐北朝南的,还是南北通透的,是靠近市区的,还是喜欢宁静的郊区,这些都得她决定不是?”

    唐飞语气感谢的说道。

    “倒也是,买房子就和买衣服差不多,还得看当事人。”

    陈泽浩点了点头,还是感觉亏欠唐飞什么,但唐飞又不缺钱,他感觉有些难办。

    “对了,我知道你需要什么了!”陈泽浩一拍大腿,恍然道。

    “真的假的?我很少有特别想要的东西。”唐飞并不认为陈泽浩有什么东西能入他的眼睛。

    “你知道我这人喜欢收藏古董,尤其是修道界的玩意儿,我挣的那点钱全砸进去了。

    前些天有个拍卖会,我拍卖了一块羊皮,上面记载了一个好像叫《天雷决》的功法。”陈泽浩眼睛放光道。

    “功法?真的假的,估计是很低级的功法吧,高级的好东西你怎么可能抢得到。”唐飞笑道。

    地球资源日渐枯竭,灵气越来越稀薄。

    唐飞曾经在一些古卷轴上看到洪荒远古的年代,那个时候强者辈出,所有的人都以能修道为荣。

    如今道门衰僻,修道者更是青黄不接,时间荏苒千年,人类虽然进步了,修道一途却退步了,

    像空间戒指这种东西,曾经可以说是人手一个,现在都成了珍惜品,由此可见一二。

    至于高级的功法,更被仅存几个门派视为重宝,但凡有高级的功法出世,绝对会轰动修真界。

    “我也不知道,你看看怎么样吧?”

    陈泽浩驱车带着唐飞来到他的别墅,车子交给管家,两人绕过喷水池,道路两旁立着欧洲女神像,他的别墅是欧洲风格。

    来到楼上,陈泽浩拿出那块所谓的羊皮,触感十分柔软,羊皮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小子,正是《天雷决》的内容。

    开头说的是天师府的事,说曾经在南北朝的时候,某天下着暴雨,一道九天惊雷劈在龙虎山上的一块名为青鹤石的石头上。

    然而没想到,这块石头本来就是天降陨铁,再加上龙虎山是一座矿脉山,九天惊雷的力量全部注入此山中,致使此山草木不生,虫兽全无,变成了一座光秃秃的山。

    闲游至此的张天师,觉得神奇就上山查看,绕着青鹤石,以五灵真元之术,释放青鹤石内的力量。

    一天一夜过后,不知不觉间他的功力飙升,直直突破了两个大段。

    他大为惊异,就一直在这里修炼了三个月,三个月后,龙虎山体内的力量,被他悉数吸纳如体,他随手一掌,便可撼动山岳。

    除此之外,他再也不惧天雷之威,甚至以天雷为引,帮助修炼,后来写就这本《天雷决》。

    唐飞坐下来,细细查看,发现这本书有些不简单。

    “心决功分为十层,雷元、破芒、青遥……”

    “初修者,以苍雷为引,汇聚丹田,凝聚雷元。”

    “破芒,以雷为兵刃,锐利无双,势不可挡。”

    ……

    唐飞一一看下去,越看越心惊。

    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功法,这绝对是超高级的功法,可是这样的功法怎么会落在陈泽浩手里?

    当然不排除侥幸,但他还是感觉有些不对劲,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

    他能想象得到一旦修炼道十层,绝对有毁天灭地之威,可怕的力量,唐飞将羊皮卷紧紧的赚在手里。

    “怎么样?喜欢吧,别客气,拿走拿走,我要也没用。”陈泽浩晃着手里高脚杯内的红酒笑道。

    “我确实喜欢,我也就不和你客套了,东西我拿走了。”唐飞将《天雷决》塞进口袋里。

    “这才对,来干一杯,别回去了,反正天都亮了,一会带你逛逛,你来天南市还没逛过吧。”

    “好吧。”唐飞同意了陈泽浩的邀请。

    天南市郊区的清晨,老天y着脸,淅淅沥沥的小雨飘飘洒洒。

    一处比邻外省的郊区院子内,栽种了诸多植物,淡淡的芳草气息混合着泥土味在空气中散发。

    院子当中的两株松柏,苍翠如玉,还有两棵芭蕉树,巨大的叶子在风中凌乱,相互拍打,发出清脆的声响。

    “恩……”

    杨啸天负手而立,望着从屋檐上低落下来的雨水,独自愣神,此时在屋檐的四角分别潜伏着四个强者,默默为老人提供保护。

    这时,一个男子走入,鞠躬。

    “杨老。”

    “恩,怎么样了?”

    “陈泽浩已经将《天雷决》交给了唐飞,我顺利完成任务。”男子恭敬道。

    “不错,你这小子有点办法,唐飞有没有对这件事有些警觉?”

    “据我观察并没有,想必他也以为是陈泽浩运气好,得到了《天雷决》。”

    男子站在雨中,细密的雨水顺着脖子流淌入身体,他却不敢有丝毫的异样举动。

    但是他最想不通的是《天雷决》这种神级功法,杨老为何交给一个异性人,难不成这个人……

    “你在想什么?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想问我?”杨啸天望着苍穹仿佛自言自语道。

    “杨老,那个唐飞到底和您是什么关系?《天雷决》可是连秦岭宗宗主寻找了五十年都未果的天下第一功法,您竟然随手交给……”

    站在雨中的男子,话刚说到这里,突然发现脖子一凉,伸手一摸,满手的血迹。

    与此同时,一个黑衣男子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他的身旁,手里握着的匕首刀尖,缓缓凝聚出一滴血珠,滴落在松软的草地上。

    “噗通!”

    男子倒在地上,他最后看到的是杨啸天满手杀气的脸。

    “小武啊,你知道的太多了,你临死前我就告诉你,唐飞是我儿子,一旦有人泄露出去《天雷决》的消息,我担心有人会对他不利,所以你必须死。”杨老白眉抖动,平淡的说道。

    话落那个男子就闭上了眼,杨啸天摆了摆手道:“埋了,厚葬!”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