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误诊

    “眼看着借的钱又要花光了,孩子的病情一直没有改善,我们寻思不如找中医看看,说不定管用。”中年男子可怜道。

    唐飞见此,点了点头,跟着这对父母来到了病房。

    这是三人间的病房,除了小虎之外,还有其他两个孩子以及守护着孩子的家人。

    这对中年妇女刚走进去,就被一个小护士叫住,说:“张翠云、李铁生,你们已经欠下两千的住院费了,如果再凑不齐费用,恐怕只能停药了。”

    “哎,陈护士长,再宽限两天行不行?再宽限两天。”李铁生可怜巴巴的恳求道。

    “对不起,这里我说了不算,再说医院又不是慈善机构,想什么呢,真是的,没钱就别来医院。”

    护士长冷着脸,转头看见唐飞,见他的工作牌上写着副主任三个字,立刻满脸堆欢道:“唐副主任。”

    “再给她宽限两天,我说的。”唐飞吩咐道。

    护士长哪敢违逆副主任的意思,连连点头。

    “还有以后对病人态度好点,没人想看你那张臭脸,不想干就走人。”唐飞呵斥道,不少病人侧目望来。

    “是,唐副主任。”护士长低着头离开了。

    “谢谢唐医生。”张翠云连连感谢道。

    唐飞展颜一笑道:“没什么。”

    “这就是我儿子小虎。”张翠云走到小虎的病床前,握着他的手,满眼晶莹的泪花。

    “我看看。”唐飞走上前去,为小虎诊脉。

    “孩子他妈你出来一下。”李铁生急忙将张翠云唤出去。

    “干什吗?你还是赶紧想想办法,把钱凑出来吧,不然孩子孩子怎么办?

    都怪你,早点来医院就好了,你非要拖,小虎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拼了老命。”张翠云抽泣着说道。

    “你现在怨我也没办法啊,咱家唯一值钱的就是我给你的订婚礼物,那副金手镯了,你看……”

    李铁生感觉十分歉疚,有些懊悔,年轻时候本来有很多机会可以让娘母俩生活的更好,他却因为懒散放弃,不然现在早就在城市里过上了小康生活。

    “卖了吧,孩子重要,那个梁医生怎么回事?

    让咱们塞红包,咱们也给了,怎么小虎的病还是这个样子,真是没良心的东西。”张翠云哭泣道。

    “哎呀,你小点声,真是的,我这就联系我爸,把手镯卖了。”李铁生说道。

    虽然两人尽力压低声音,唐飞还是听的一清二楚。

    他走到病床前,小虎是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孩子,一双黑亮的眼睛十分有神,带着笑意看着他。

    “叔叔好。”小虎礼貌道。

    “小虎乖,叔叔会给你治好病的。”

    唐飞揉了揉的脑袋,视线忍不住在他萎缩的双腿上逗留。大小便无法正常自理,只能用过导n管来帮助他解决生理问题。

    然而就这样一个被病魔侵蚀的小孩子,却是坚强的要命,不像其他病床上的两个孩子,连打个针都要哭上半天。

    这个孩子似乎有点过于成熟了,在这种剧痛的煎熬下,依然保持着微笑,那是生命的光辉。

    “小虎真懂事。”唐飞这话一出口,张翠云又忍不住掩面抽泣起来。

    “脉象细涩,气虚体亏。”唐飞喃喃自语着。

    张翠云和李铁生急忙走过来,询问到底能不能治好。

    唐飞神秘的笑了笑说:“我会尽力的。”

    “你们两个帮忙,把小虎翻过来,我要看看他的脊柱。”唐飞和两个小护士将小虎翻了个面。

    唐飞的手快速拂过小虎的脊柱,用一种特别的手法—“探云手”为其按摩,并寻找病变的脊髓。

    在按摩的时候,小虎的脊髓发出清脆的“咔嚓”声,就像是唐飞将小虎的脊髓硬生生捏断了一样。

    看着的小护士纷纷面露疑色,似乎从未见过这么治病的。

    张翠云尽管知道唐飞是在治病,也是看的提心吊胆。

    除了脊髓,小虎的双腿唐飞也仔细看了,最后他站起来走向门外。

    “唐医生,情况怎么样?小虎的脊髓炎能治好吗?”张翠云急切道。

    “脊髓炎,庸医!这是髓内肿瘤,小虎之所以病情加重,就是因为误诊为脊髓炎,导致情况恶化,可能小虎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不过……”

    唐飞刚说到这里,小虎的父亲李铁生就气呼呼的冲了出去。

    “妈的,狗日的,让老子塞红包,还误诊了,打死这个孙子!”李铁生嚷嚷着就冲了出去。

    “孩子他爸,你听医生说完啊。”张翠云急的直跺脚。

    “那医生到底能不能治好啊?”张翠云焦急道。

    唐飞自信的笑了笑说:“当然可以。”

    “那就好,那就好,快谢谢唐医生。”

    张翠云看出来了,面前这个年轻的医生,不想其他医生那么冷血势力,不是不给钱不办事的主。

    从刚才训斥护士就能看出来,面前这个小伙子是个非常热心的人,张翠云有些感动。

    这时,李铁生把那个所谓的梁医生连拖带拽的拉扯过来,不少人围在楼道里观看。

    “妈的,收了老子钱,给我们家小虎误诊了,我他妈打死你。”李铁生脾气暴躁,对梁医生拳打脚踢,不少护士拉架着。

    “误诊?脊髓炎怎么可能误诊,你听谁说是髓内肿瘤,咱们好好评评理。”

    梁医生也是一个年轻的医生,今年将近三十岁,一边整理着被李铁生弄乱的发型,一边大步走进来。

    “哪个说是髓内肿瘤?”

    梁医生环顾一周,将视线落在这里唯一的医生唐飞身上,发现他是个主任,不过中医科的副主任,又什么好嘚瑟的。

    中医科在人民医院一直就是个多余的存在,一个月都没几个人过去看病,他根本不把唐飞这个副主任的身份放在眼里。

    “是你咬定是髓内肿瘤啊?你学过医没有?再说了,你有什么证据,你看过他的体检数据吗?

    你看过脊髓造影以及脊髓成相吗?你什么都不看,就认定是脊髓肿瘤?真好笑,谁给你的勇气判定这不是脊髓炎,而是脊髓肿瘤!”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