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柳修月杀上门

    柳修月心很疼,当初爷爷死的时候,唐飞如何保证会疼爱自己辈子,守护自己生。

    果然,男人做出的承诺,还不如P味儿更持久。

    可是她又有些害怕,她想起两人过去的点点滴滴。

    如果唐飞真的当着她的面说出了决绝的话,她该怎么表现的非常无所谓呢。

    她感觉自己做不到,尽管她无数次在客户面前强颜欢笑,可是听到这个消息,她定会崩溃的。

    她太在乎这个花心的男人了。

    “修月,问问吧,你大好青春,不能陪着那个渣男耗费。”

    莫溪张瓜子脸蛋满是愤恨,有些为柳修月感到难受,同时愤恨唐飞的绝情。

    柳修月这么好看的女人,他竟然这么不知道珍惜,他定会后悔的。

    柳修月伸出玉手,放在门铃上片刻,在踌躇了几次之后,始终不敢按下去。

    这时,莫溪抢先替柳修月按下了门铃,门铃声让柳修月有些慌乱,好像做错事的孩子样手足无措。

    这时,张白皙的脸从窗户上探出头。

    “谁啊?”

    叶青眯眼,发现竟然是正室柳修月,看她怒气冲冲的样子,不会是想找她麻烦吧。

    “我!”

    “我知道是你,柳修月,你找我干嘛?我事先说明白了,是唐飞先喜欢的我,只不过因为任务原因娶了你而已,你别太嚣张了。”

    叶青说完溜烟从楼上下来,打开门站在门口。

    “我今天来,不是和你说这件事的。”柳修月寒着脸道。

    “那说什么?房子这件事啊,他买给我的,碍着你什么事了,哼!”

    叶青以为柳修月是因为唐飞给她买房子才来闹事的,这么说道。

    “什么!他竟然给你买房子了。”

    柳修月气的银牙紧咬,唐飞怎么没想过给她买点什么,心里忍不住默默诅咒唐飞去死。

    叶青有些小得意的说着。

    柳修月想起自己来不是说着这件事的,立刻板着脸命令把唐飞叫出来,她有事要说。

    “他?开玩笑吧,他不是在你哪里么?”叶青翻白眼道。

    “当然不在了,他已经失踪两个月了,你不知道么?”柳修月皱着黛眉道。

    “什么?也不在你哪里?找他单位啊,笨蛋,唐飞怎么娶了你这个笨蛋。”叶青讽刺道。

    柳修月紧攥着粉拳,要不是因为打不过她,她早就扇她两巴掌。

    “打过了,医院那边说是无限期休假,两个月没去了。”

    “什么?他不会是死了吧。”叶青想到这种可能,粉唇撅了起来。

    听到死这个字,柳修月差的跌倒,不自觉的浑身冷汗直流。

    想想也是,以前唐飞再混蛋,总隔俩星期就会去看她,现在下子失踪了两个月不见人影,确实有这种可能。

    “哎,对了,问问程辰辰。”

    叶青忽然想到了她,去敲她的门,程辰辰正好今天休息,揉着粉头,脸奇怪的走出来。

    看到柳修月来了,她也莫名的紧张起来,毕竟翘了人家老公,自己不占理,她也以为是因为房子的事,柳修月来闹事。

    程辰辰直怀疑,唐飞是拿着柳修月的钱给她买房子,心想这次出事了,该死的唐飞。

    “对不起,房子如果你想收回,你拿走好了,大不了我租房子。”程辰辰抢话道。

    柳修月柳眉倒竖,睁大了凤眼道:“这个房子也是他买的?”

    柳修月气的咬牙切齿,寻思这个死人渣,怎么不知道给自己买点什么,去死!

    “房子的事以后再说,你见过唐飞么?他肯定藏在你这里吧,交出来,我有话要说。我要跟他离婚,你有机会转正了,高兴吧。”

    柳修月仰着俏脸道,话音中含着几分悲戚。

    好好的段婚姻,说走到尽头,就走到尽头。

    “啊?他不在我这里,他不是在你那里么?我还以为你不让他出来了,所以……”程辰辰说道。

    “可能他已经死了,你做好心理准备。”柳修月严肃道。

    “什么?”

    程辰辰听到这个消息,下子就晕了过去,柳修月和莫溪急忙扶着,将她拖进屋内。

    这四人奇迹般的和谐,坐在起商讨要不要向公安局报案。

    “我觉的不会,唐飞身手不错,不会有事的,可能就是玩高兴了呗。”叶青非常了解唐飞的实力,肯定道。

    “我看不然,淹死的都是会水的,正因为他身手好,才会去作死。”莫溪苦巴巴的张笑脸说道。

    “那怎么办?是不是他还有其他女人,在其他女人那里?可是他手机打不通啊,直关机,这个死混蛋,死了更好。”

    柳修月始终认为有这个可能。

    叶青抿着薄唇想了想,说:“华夏法律规定,失踪两年就可以上报死亡,现在才俩月,你们太心急了吧。”

    程辰辰从醒过来就直在擦眼泪,想到唐飞再也无法接她上下班,无法逗她开心了,她的眼泪就忍不住的流。

    “哭什么?等找到尸体的时候,有的是机会哭。”

    柳修月冷着脸道,想了想,还是决定报案。

    此时在杨家大院,杨啸天面色Y沉,望了望苍穹,皱着稀疏的白眉道。

    “你是说唐飞失踪了,在录像中,最后看到他出现在神农架附近?他去那里干什么?”

    “不知道,唐飞的家属刚刚报案,这也是我们刚得到的结果,我们还需要时间继续追查。”男子恭敬道。

    “不用了,命令阿五,深入神农架,就算把神农架翻过来,也要给我找到这个人。”杨啸天下来命令道。

    “是!”男子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杨啸天也想过,唐飞有可能是为了修炼而去神农架。

    但毕竟关心之下,哪怕是丝的不确定都不行,他不能在失去个儿子了,

    杨啸天心中多少是镇定的。但自己独自人时,又有些担心。

    瞬间感觉苍老了不少,他有时候甚至怀疑,是不是老天故意捉弄他,为什么他膝下的子嗣都得不到好的结果。

    难道老天真的希望看到杨家衰落吗?

    同片天空之下的神农架被雾气笼罩,常年不散。

    唐飞用几篇树叶护住私密部位,做出个搏斗的姿势,在他面前的是只猛虎,迈着虎步,伸了伸满是倒刺的舌头。

    如果被那样的舌头舔口,估计片血R就没了。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