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血崩

    宋宝宝可谓是典型的童颜那啥,唐飞走之前她还在d杯徘徊,现在看,已经大步迈进e杯的行列了。

    和苏小玉站在起,她明显更加胸猛了很多。

    本来d杯的女孩子就已经非常少见了,宋宝宝直接e杯,关键是她还在发育期,目测在冲刺下还有上升空间。

    唐飞想不通,这个丫头到底吃什么长这么大。

    “哇,内K哥,你来的好慢,你是不是不爱我们了,呜呜,肯定是的。”宋宝宝嘟着粉唇故作伤心道。

    “哪有路上堵车,我怎么会忘记你们两个,刚才在电话里说我什么来着,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唐飞说着重重的拍了拍两女臀,果然还是宋宝宝的更加弹性丰腴点。

    两女皆是满脸娇羞的瞪了唐飞眼,因为唐飞下手较狠,两女揉着自己的PP,默默诅咒唐飞。

    “行了直说吧,你们带了多少东西,不多嘛。”唐飞低头看了看脚边的两个大箱子松了口气道。

    “什么啊,这是我的,小玉的在对面。”

    宋宝宝指了指对面堆积如小山的行李,唐飞下子傻了眼。

    “嘿嘿,内K哥受累了。”苏小玉甜甜的笑着,让人无法拒绝这个妮子的任何请求。

    唐飞无奈干脆叫了个搬家公司,将东西送到医科大学,而自己则是开车和两个妮子起去学校。

    “谢谢,内K哥真好,么么。”苏小玉搂着唐飞的脸,就亲了两口,以示感谢。

    宋宝宝见此觉得不能落手,在唐飞另半脸也亲了两下。

    天南市医科大学是华夏的顶级学府之,桃李满天下,不少医学名家都从医科大学走出来。

    成材率极高的医科大学备受推崇,两女能被保送进来,可见两女成绩优秀至极。

    两女也非常珍惜这样的机会,她们直想成为个像唐飞这样的医生,并维持不懈努力着。

    苏小玉对唐飞的崇拜直不见分毫,只不过,唐飞已经有了家室,她只能将这份感情埋在心底,夜深人静的时候挖掘出来咀嚼片刻,然后再埋藏回去。

    宋宝宝只是单纯的依赖唐飞,似乎任何事情都愿意交给唐飞处理,并且希望唐飞能照顾她辈子。

    很快,天南市医科大学几个鎏金大字出现在面前,唐飞缓慢的开车。

    两女决定先在宿舍住几天,然后看情况,如果条件恶劣,就在外面找房子住。

    “哇,内K哥都是副主任了,好厉害。”苏小玉有些吃惊的鼓掌道。

    要知道她现在的年纪仅仅比唐飞小两岁,然而,唐飞已经是天南市第人民医院中医科室的副主任了。

    而她还在苦巴巴的读书,而且目测还有再读五六年之久,想想苏小玉就阵叹息。

    “废话,你以为谁都是内K哥,内K哥可是我的偶像。”

    宋宝宝柔柔笑,搂着唐飞的脖子亲昵道:“内K哥,我以后要当你徒弟,你要收留我,我要跟你混,紧抱内K哥的大腿。”

    “是啊,内K哥收下我俩吧,我要给你当徒弟。”苏小玉也想多和唐飞学学医学上的东西,恳求道。

    “放心,你们好好念书就行了,以后不会让你们出不了头的,相信我。”唐飞神秘的微笑道。

    两女知道唐飞答应的事,肯定不会有问题,纷纷腆着笑脸表现感谢。

    三人来到学校时,搬家公司的车还没到,于是在校园里先逛着。

    医科大学随处可见的浓厚人文气息,让两女十分神往。

    唐飞见不愧是全国前几的学府,随处可见的事背单词的学者,还有些三五成群讨论医学的学子。

    这样的学习氛围,难怪成材率那么高。

    然而就在此时,个坐在湖边石头上背诵的女子忽然噗通身坠入水中,唐飞眼疾手快,下子纵身如水将女孩救起来。

    唐飞发现她气息羸弱,好像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失足落水,伸手在手腕处探,立刻睁大了眼。

    他没想到,这个女孩竟然得了血崩,血崩指的是女性下t大量出血病症,怪不得刚才救她的时候闻到了股血腥味。

    “快送到医务室去。”唐飞催促道,干脆自己背起女孩子在些同学的带领下直奔医务室。

    大学里的医务室平时处理个发烧感冒还行,要是真遇到疑难杂症,基本排不上什么用场,根本指望不上。

    果然,看到女孩子下身出血不止,医务室里两个医生手直哆嗦,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小玉,帮我找苯甲酸雌二醇5mg,肌R注s,还有再弄点葡萄糖,进行静脉注s,快!”唐飞俨然成了校医指挥者。

    几个医生护士也是两眼抹黑,顾不得那么多,就干脆听唐飞的。

    此时,女孩的同班同学开始联系家属,唐飞这边则是负责抢救。

    以唐飞的眼力,眼就看出这个女孩是因为大气下陷导致的血崩,而他应该以提气固本为治疗方针。

    既然已经诊断出病因,唐飞要了副针灸,用酒精消毒,然后将女孩的裙子撩起,露出里面白色的内内。

    不少现场的男同学见了,余光不自觉的都集中过来。

    “男生都出去!”唐飞见此挥手命令道,这些男生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医务室。

    “还有你,你也出去。”唐飞指着这里的个男医生道。

    男医生应了声,把脚正要走,忽然感觉不对劲,叉腰道:“什么情况,你谁啊?

    我是这里的校医,你给我出去,你会看病吗你就瞎弄,死了人你负责我负责,你给我出去!”

    唐飞将手里的镊子扔,指着女孩下身血呼啦的片说:“那你来吧,你来。”

    男子校医低了低头,他也就是个实习医生,来学校混个校医,他可不想承担这么大的风险,要是他亲自治病,治不好死了个人,他可就惨了。

    而且以他的眼力,眼就看出这个女孩身衣着价值不菲,绝对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要是会儿治不好,这份工作能不准保得住不说,小命都得给弄丢了。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