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争吵

    苏熊浑浑噩噩,总觉得之前发生的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

    这时候他的记忆不算模糊不清,只是连他都没想得明白,自己怎么就会回去走了大刚导演一顿呢?

    自己可是大刚导演的弟子啊,怎么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呢?

    “肯定是妖法,我明明是去找唐飞的!可是一转眼我就从他那里离开去到我师父那里,然后我好像中邪了一样走了师父一顿。

    警官你说,我那么尊敬我的师父,我怎么会去把他打骨折?”

    苏熊忽然间拉着于莲莲的手,好像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委屈。

    后者皱起眉头,“放手!”

    于莲莲也在想,唐飞肯定用了什么特殊手段让苏熊上钩了。

    在安抚了苏熊的情绪之后,就让人简单地做了一份口供,可是口供的内容根本无法作为证据使用。

    当时那么多人,那么多双眼睛看着苏熊去揍大刚导演,然而唐飞那时候还在公司里面,两人的距离太远,根本不可能构成串谋犯罪。

    而且这两人的关系非常不好,他们的账户又没有金额来往。

    这下jǐng chá就没办法工作了,因为谁会相信邪术这一套说法啊?

    刚才让对方进行了一个身体检查,可是发现苏熊的身体压根没有任何异常现象。

    就连其他人都觉得,苏熊很有可能和大刚导演演了一场苦肉计,为的就是栽赃陷害。

    如果这样解释,反而更加合理。

    于莲莲很无奈,只能再次约见唐飞,就算没有任何的证据。

    于莲莲还是想知道,唐飞究竟用了什么手段,让人情不自禁做了自己都不太敢相信的事。

    虽然于莲莲比较依赖唐飞,但如果发现唐飞真的违法了,她还是知道自己的职责。

    毕竟当初于莲莲也看到过唐飞使用某种不合常理的能力。

    “哟,莲莲,这么想我?一天来找我两次!”唐飞又开始不正经了,或者说他一直都是这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别闹,有正事!”

    “哟,我们之间的事情很正经啊!要去总统套房无敌大海景住一晚吗?”唐飞的调侃的意思很明显。

    于莲莲却说道,“你就告诉我呗,我很想知道能够用你这种手段的人会有多少。”

    “可以啊,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来好好谈谈!”唐飞用那种耐人寻味地笑容看着于莲莲。

    后者就不明白了,这人明显是一位了不起的正派人士,怎么一到某种时候就像个liú máng一样啊?

    自己是怎么被他吸引的?总感觉自己认识的唐飞有着多重性格,只有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他那种可以依靠的气质才会出现。

    “现在总可以告诉我了吧?”调侃过之后,于莲莲问道。

    “可以啊,其实吧,就是某种针灸的特殊效果,让他产生一种兴奋的穴位效果,随后我再运用一些催眠的手段就搞定了!”

    唐飞说起来是比较容易,但真的能够拥有他这种手段的人却是凤毛棱角。

    某医院中,被打断手的大刚导演在病床上大喊大叫。

    “啊,痛死我了!我要搞死他,居然敢打我!”

    大刚导演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屈辱?自己这是教会了徒弟,然后打死了师父!

    “大刚导演,虽然他是你的弟子,但现在已经被关进监狱了。

    想必是会被起诉,然后关上一段时间,这也算是为你讨回公道了吧?”

    在大刚导演身边的助手声音颤抖的回应,可是他也明白,大刚导演不仅仅是大导演,还有很多特别的关系网。

    所以如果他要报复某个人的话,根本不需要自己动手。

    当然,在明面上,大刚导演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所以这才有了他和唐飞的一幕。

    可是现在情况变得有点复杂,大刚导演也想不明白,自己的弟子是受到了什么样的刺激,所有才来对付自己的。

    难道和唐飞有关吗?

    次日一早,唐飞早早来到公司,现在他可还需要为导演而郁闷。难道要去应届毕业生那里寻找吗?

    唐飞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正当他犹豫不决的时候,柳修月回来了,她一回来之后就直接闯进唐飞的办公室。

    “唐飞,你快告诉我,现在这事算咋地?还能不能完?

    如果没有大刚导演在的话,我们要损失多少钱?那些赞助商可都是为了他而来的。

    现在好了,我们公司要亏死了,这部diàn yǐng如果停拍的话,我们都要亏上五六千万的。”

    柳修月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当然,商业方面唐飞可能真的没啥天赋,尤其是拍diàn yǐng这一块。要知道个好的导演太难了。

    去国外请吗?可国外的导演要请过来拍diàn yǐng,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就好比棒子国的那些导演,他们就曾经请来和华夏合拍,可是效果都不好,归根到底,还是对方不懂我们华夏的国情。

    所以呢,要找到大刚导演那个级别的导演过来,才能够让这部戏顺利拍摄。

    “不就是几千万的事情嘛,大不了我赔!”

    “你怎么赔?肉偿都没人要!”柳修月可能气疯了,说的话多少有点意气用事的味道。

    唐飞瘪瘪嘴,随后扔下一句,“放心吧,不会让你的公司亏钱的!”

    说完,他就走出办公室,好像需要冷静一下。

    眼看着唐飞离开,柳修月才开始后悔。

    “我刚刚是不是说得太过分了?”

    “有点。”

    这时莫溪缓缓走来,其实刚才柳修月说话的声音非常大,所以在外面的人都听到她在咆哮。

    只不过在员工的心里,这是老板夫妻两人自己的事情,他们这些做小弟的就不应该多说什么。

    “那我该怎么办?”

    柳修月处理公务的能力或许很不错,但她或许是一众女生当中,处理感情问题最失败的那一位。

    不然她和唐飞修成正果的时间也不会在其他女生之后了。

    “这个嘛,按道理来说呢,男人也是需要哄的,你对他撒撒娇什么的或许就好了。

    但这种事情对于你们两个来说,应该都会很别扭吧?所以我觉得吧,你就放手给他走吧。

    如果我没猜错,他应该正想着怎么补救,很有可能就会亲自上阵做导演了。”

    莫溪想到对方如果做导演的话,会是一件多么好玩的事情,所以情不自禁地笑了笑。

    “他拍的东西能看吗?如果拍下去,我们的亏损可能会更多吧?”柳修月站在专业投资人的眼光分析问题。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