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被嫌弃了

    唐飞很郁闷,现在只能看着秋白云装哔,而且周免还一副恭维的模样,这让他很不爽。

    最讨厌的是,秋白云居然在他面前各种孟浪,好像就是为了挑衅他一样。

    “秋先生,只要你能够帮助我的妻子,药方什么的我都可以给你!”周免说完这句话之后唐飞皱起眉头。

    “周免老头,你别忘了中医世家和我们帝豪集团可是有合约在的,毁约要赔多少钱你知道吗?”

    听到这句话之后本来坐在一边不说话的周小敏就拉着唐飞地手说。

    “唐飞哥哥,我知道你是好人,能不能不要告我爸爸啊?

    他只是想要为我妈妈治病而已,金针神脉可是治疗我妈妈的唯一手段了。”

    “谁说只有金针神脉能治!”

    唐飞不屑地回应。当然,金针神脉在针灸领域当中算得上是比较高深的针法,但却不见得能够比其他的针法手段要厉害多少。

    当然,想要完整的施展金针神脉,需要一点错误都不能出,因为只要下针的方位错了零点一厘米,就会让金针神脉施展失败。

    所以秋白云说这会很耗费功力,也是有一定依据的。

    不过如果施术者是唐飞,那就是手到擒来的事。

    “真的吗?你可以治好我妈妈?”

    周小敏很激动,如果真的是由唐飞来出手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因为如果唐飞真的能行,他们又不要赔钱,这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只可惜这时候秋白云哈哈大笑起来,“笑死我了,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说我们秋家的金针神脉不算什么。

    如果连我们金针神脉都治不好的病,难道其他的医术可以?你就不要找那种不入流的西医来和我们比了,这根本就无法比较的!”

    “女儿,别闹,在秋先生面前恭敬一点。”

    周免可能是魔怔了,这个时候连自己的女儿都骂,这让周小敏很委屈。

    “唐飞,反正只要秋先生能够治好我妻子的话别说是一道药方了,就算让我倾家荡产我也愿意!”

    “呵呵,愚昧无知!”唐飞懒得和周免解释,这种人顽固得像石头一样,和他讲道理对方也不会听。

    只有当事实摆在面前的时候,想必他们才会相信,当然,有的时候就算是事实,他们也会选择掩耳盗铃。

    “很好,周免先生恭喜你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放心吧,我们只需要药膏的药方就好,毕竟这是生财之道,我们不会让你倾家荡产的!”

    秋白云虽然这么说,但是他也知道,如果药方到了他们家族手上,想必帝豪集团一定会状告周免,到时后者肯定要赔很多钱。

    就秋白云对周免的中医世家了解,他们手中肯定没有那么多钱赔给帝豪集团,到时候就算他老婆被治愈,想必也不会过得好。

    然而,这关秋家什么事呢,他们又不是圣人,才不会想着如何帮助了别人不收取报酬。

    周免那是一刻也不愿意耽误啊,所以这个时候他拉着秋白云就往他们家里走,唐飞没说什么,就这么跟在后面。

    至于周小敏觉得这样很对不起唐飞,所以也就在一边说着好话。希望帝豪集团不要状告她父亲。

    “你爸平时就是这么顽固的?”

    唐飞没有回应周小敏,而是问出这样的问题,因为他总觉得,这个周免一开始就看不起自己,甚至有点孤陋寡闻。

    要知道,唐飞副主任在中医院的名声可是比院长还大的。

    如果周免真的有更多地去了解一下的话,想必也就不会将秋白云当成座上宾,而将唐飞当成一位陌路人。

    “唉,我爸爸他很爱妈妈的,只要牵扯到我妈的事情,他就无法冷静的思考。

    其实我知道,如果我们毁约了,有可能赔钱赔到倾家荡产,当父亲为了母亲的腿冻症找遍各种治疗办法无效的时候,他都快疯了。

    我甚至看见过父亲他躲起来哭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现在就算他这么选择,我也明白他。”

    既然连女儿都这么说了,那唐飞还能怎么办呢?

    算了,这也是一个命苦的家庭,如果不是要照顾有腿冻症的病人。

    如果不是要守着中医这份家业,想必他们也不会过得这么的凄凉。

    虽然在外人看来他们也还好,但每个家庭都会有自己的苦,这种事不足为外人道也。

    当众人来到周免家里时看到他的妻子林薇后,唐飞忽然间释然了,后者很乐观,甚至有一种慈母习惯性挂在嘴边的微笑。

    当她看到有客人来的时候便笑着说:“来客人了?你们请坐,我去倒杯茶给你们。”

    只见林薇手推着轮椅,随后给众人沏茶,一切都显得游刃有余。

    唐飞明白了,正因为林薇的不在乎,才造就周免心中有所亏欠。

    “老婆,你别做这个了,这位是秋白云先生,是金针神脉的传人,这一次来是为了给你治病的!”

    “哦?”听到周免的话,林薇也愣了下,毕竟她可是一直听着自己的老公说起金针神脉的神奇。

    只是,这样的治疗真的可以帮助到自己吗?

    “这个,老公我们没有钱的,你去哪里请来这样的神医?如果真的要治疗,手术费应该挺贵的吧?

    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啊,生活美满,女儿也长大了,我更加的无牵无挂。

    毕竟这都几十年了,没必要再在这双腿上浪费时间了!”林薇温柔地笑了笑,看着她的笑容,唐飞总觉得很有妈妈的味道。

    虽然他并不知道妈妈是为何物,但这种母性的温柔光辉是会让人受到感染的。

    所以,无论最后的结果怎么样,唐飞都会站在帮助林薇的角度去处理这一件事的。

    秋白云看了一下林薇的状况之后微微皱眉,并不是无法处理,但也不敢保证一定能够有效果。

    “老婆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你重新站起来的,至于钱不钱的完全没关系,我只希望看到你好!

    你先去休息吧,我和秋先生还有些话要说!”

    周免看到秋白云的表情之后,就知道可能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不过也对,毕竟他尝试了这么多年的时间也没能将这个病治好,就算对方是金针神脉的传人,也不代表一定能够将这病完全治愈。

    “周免,我现在实话和你说吧,林薇小姐的病状我是了解了,但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治愈能力。”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