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前往洛山

    唐飞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陪着这两个叛逆期的疯狂妹子来到江边。看着堤坝外的江水时,唐飞不禁揉了揉鼻子。

    这两妹子连泳衣装备都没有一件,难道她们会脱掉衣服跳下去吗?这时苏小玉才开始怂,这就让唐飞很郁闷了。

    最后连豆腐都没得吃,这就尴尬了。

    “大妹子,这天气冷,咱们还是回去酒店来暖气滚床单吧!”

    “滚你个头!”

    苏小玉又给唐飞一个白眼,随后居然真的尝试脱衣服,看着她温润如玉的肌肤被微风掠过,唐飞不禁咽了下口水。

    唐飞喃喃道,“我应该没有这么饥渴吧?”

    看到小女生就这样冲下江边,唐飞觉得好像再一次找回了青春的热血。

    他的热血情感曾经在战场上消失,但没想到却会被眼前的一幕重新燃起,或许每个人都会有叛逆的时候,都会想要寻求与众不同。

    唐飞也忘记那晚是怎么过来的,最后他是将两位女生送回了东海大学,而他自己也回到了别墅里。

    次日一早,秋白云用力拍打着别墅的大门。

    “干啥呢!”

    唐飞很是无语地开门,看到来人是秋白云的时候,就更郁闷了。

    “我来当然是为了告诉你,我们秋家已经答应了你的要求。”

    “哦?”

    唐飞点点头,有点惊讶于秋家的行动能力。毕竟这也没过去多久啊,这就来消息了?

    “我们家族那边得知你的手上有一根寒冰蓝针,如果我们赌的话,那将是你的赌注!”

    “哦?你们还知道这个?”

    唐飞手中的蓝针正是秋家口中的寒冰蓝针,这一支蓝针是从千年大雪山当中带下来的,它的形成有着传奇的色彩在。

    秋白云在和周免一家重新接触之后,才知道原来唐飞最后是使用寒冰蓝针将林薇的腿冻症治好的。

    这样的手段报告给秋家的那些大佬们听之后,那些人都震惊了,因为这可是比金针神脉更出名和传奇的“武器”。

    有这东西在手,无论是和寒或热的症状,都能够很轻松地将其治愈。

    当然,秋白云说出这句话,其实是在试探唐飞,因为他也想知道,在唐飞手中的蓝针是不是传说中的寒冰蓝针?

    看到唐飞这么淡定的承认,他反而不淡定了。

    “那好,我们走吧,去洛山!”

    “这么快?我还想带个人过去!”

    唐飞想起自己和程辰辰之间的约定,毕竟程辰辰其实对于中医古族有着很浓厚的兴趣。

    带着她过去,比拼的时候应该也能够学会不少东西。

    “没那么多名额,你只能将夏欢夏乐两人带去!”秋白云没好气地说,好像是觉得唐飞怎么这么麻烦。

    这就尴尬了。

    唐飞摸摸鼻子,这才想起那一对被治愈的双胞胎被他扔在了公司。

    还好公司24小时都会有人在,她们应该不至于会被扔下不管。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夏欢和夏乐她们应该需要睡很长一段时间,这就和大病初愈一样,需要很长时间的休息。

    所以她们应该无法在今天陪着我们一起去洛山,我要带我老婆去!”

    唐飞态度坚决,好像对方不答应他就不去一样,最让秋白云觉得可恶的是,对方居然摆出一副我吃定你的表情。

    你以为我不敢反抗吗?明明是你要挑战我们的家族,怎么这一转眼,还像是我在求你一样?这不科学!

    可是他也知道,家族那群老家伙是用命令口吻要求他将唐飞带回去的,所以现在只能哄着对方。

    “应该可以吧?”秋白云喃喃自语,总觉得自己是在作死。

    如果一开始不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父亲的话,这后续的发展就不可能有。

    现在事情变得那么麻烦,甚至有可能会因为比试将整个家族都输掉,到时候自己是不是要叫唐飞做老大?

    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肝疼,而且他总有一种预感,唐飞带上他口中的“老婆”,肯定会有别的打算。

    秋白云就是这么一个以目的论为主要考量问题的人。

    唐飞也不管秋白云是不是答应,就直接在别墅房间里将程辰辰叫醒,随后就和她说了去洛山的事。

    后者原本还睡眼朦胧,不过既然是去洛山,那她自然也没什么需要准备的,只要将**带上,基本上就不需要别的东西了。

    虽说秋家最后是留下秋白云一个人,但他还是有自己的专职司机为他开车的,加长商务车足够让很多人坐在里面。

    然而让秋白云比较郁闷的是,程辰辰一坐在车上,就将头靠在唐飞的肩膀上。

    要知道,素颜美女只有清晨没睡醒的样子最干净,最有诱惑力,尤其是程辰辰并没有穿得多浓重,让秋白云看得心里痒痒的。

    当然,他不敢有别的想法,或者说,他知道如果自己控制不住的话,会死得很惨,因为除了这两个人之外,扎克也上了车。

    “我去!我不是只答应让你带老婆过去吗?怎么连保镖也带上了?”这句话秋白云只能在心里骂。

    毕竟扎克这个家伙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压迫力。

    甚至秋白云觉得,就算自己这边的保镖用枪支对付对方的话,也不见得比扎克的刀快,所以一路上他根本什么都不敢说。

    到达机场的时候,唐飞就开始吐槽了,“你们还说自己是古族呢,这都什么鬼啊?出远门不是使用自己的专机?

    还要来到机场等飞机啊?今时今日这样的服务态度是不行的!”唐飞摆了一个姿势,吐槽了一下秋白云。

    后者的脸就像吃了翔一样,他身为秋家的少爷,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

    就在他快要忍不住的时候,他旁边的司机拦着他说:“少爷,别冲动,记得老爷说的话,而且你没看到这个忍者吗?”

    在外行人眼中,只要是东瀛武士打扮的人,一般都被称作隐者,他们可分不清什么武士浪人,还有忍者。

    当然,扎克也不会故意去强调,反正对于他来说根本不重要,现在他都有点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还没有逃跑行动。

    难道真的是被唐飞的王八之气折服了?

    “我忍!”秋白云最后没有发作,而是让人去帮他们办理手续。

    由于他们本身就身份特殊,所以有着特殊的专门通道。虽然说不是什么专机,但至少也是头等舱,能够让他们在路上舒服一点。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