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苏小玉的父亲

    “苏哲堂哥,我这一次来是想要谈谈父亲的事情的,爷爷现在刚去世,你不管他的身后事。

    其他子弟也一个人,只有我父亲肯去任劳任怨,可惜你们不做事情就算了,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要争权夺利?

    想要将爷爷的一切都抢走啊?我记得爷爷在临终前是你在他身边的,而有传闻说爷爷是有遗嘱的,为什么你没拿出来?”

    听到苏小玉说了这么一番话,就连唐飞地暗自惊讶,这还是一天前那个傻白甜吗?至少有了一点成长了吧?

    只是唐飞并不知道,这番话其实苏小玉已经准备了好久,能够一口气说完,她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而苏哲,则以为这一番话是唐飞教她说的,所以苏哲看着唐飞说:“这一位是你的男朋友吗?看着挺有精神的,是在哪里高就?”

    唐飞身上的气息和校园风格不搭,所以苏哲没有天真得认为唐飞还是个学生。

    而且能够陪苏小玉一起上来,证明其魄力不容小觑。

    仅从这些细微的东西,他就判断出唐飞应该是在商场有过一段打拼的时间,更不可能是那种仗势欺人的低能二世祖。

    不得不说,苏哲给唐飞的评价还是挺高的,只不过依旧是有点低估了唐飞的实力。

    “我叫唐飞,帝豪集团总监。”

    简单的几个字,就将对方想要的资料全部交代清楚了,反正对方只要想查的话,肯定也能够查到。

    而现在两人就这么相互看着,有点争锋相对的意思。

    “我听闻唐飞先生应该是柳总裁的丈夫啊,不知道和我妹妹是什么关系呢?”

    “呵呵,自然只是朋友!”

    “如果是朋友,那我们自己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苏哲对唐飞不友善说道,这个时候他是可以叫保安或者其他人来将唐飞赶出去的,只不过他并没有这么做。

    即便唐飞是帝豪总监,但这是苏家家事,一个外人凭什么插手。

    而且毕竟这样,就代表着他真的想要内乱,会给人一种反叛角色印象,这不利于公司的发展。

    没等唐飞回话,苏哲就看着苏小玉。

    “妹妹,你刚刚说爷爷有遗书,可是那都是传言罢了,你什么时候听爷爷提起过关于遗书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爷爷是突发心脏病死亡的,那时候我就在身边。

    他将一切后事都交代得很清楚,就是由我来继承集团的一切,至于大伯他,爷爷说会留下股份给他的”

    苏哲此刻的回话一点问题都没有,听着就像是早就准备好的答案。

    可是,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时候,苏小玉会上来问话,所以这些话其实都是即兴而出。

    “可是……”

    “没有可是,来人,送客!”

    苏哲话音落下,没等苏小玉把话说完,两个保安就走过来,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看到这里,苏小玉明显不想走,因为她总想一次性将事情都解决了,可唐飞却只是笑了笑,然后说道。

    “走吧,他是这样的人,难道你还不了解吗?”

    说完这话,他就率先离开了总裁办公司,看到唐飞真的没有回头的意思,苏小玉只能带着埋怨离开。

    离开公司总部之后,苏小玉拉着唐飞说:“叫我来的是你,说帮我的也是你,怎么这才被我堂哥说了几句之后,你就走了?

    真的那么在意他的那句话?真的认为我们只是简单的朋友,所以我们家事你就不管了?”

    苏小玉心情很不好,所以这个时候说话带有一些个人色彩。

    然而,唐飞自认为自己是个成熟等人,又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责怪对方呢?

    “小玉啊,其实事情很明显,你要和这种人讲道理,你认为我们讲得赢他吗?

    既然他能这么舒舒服服地站在那里,这就表示,他早就想好了各种应对措施。

    也就是说,无论我们怎么来做,结果都是一样的,既然这样,我们只能兵出奇招。”

    “奇招?”

    苏小玉自然不明白唐飞的想法,后者从来都不按常理出牌,所以苏小玉才会疑惑。

    “那我们接下来要做点什么?”不懂就问,苏小玉是一个好宝宝。

    唐飞笑了笑说:“很简单啊,他不是说没有遗嘱吗?那我们来造一个遗书就好了啊!”

    “啊?这不是违法嘛?”

    苏小玉是好宝宝,所以此刻听到唐飞的说法之后,本能就是抗拒,这些违法犯罪的事情,我们可是不会做的啊。

    如果她知道,唐飞连张丹都直接扔下楼的话,不知此刻会是什么反应,她还真以为是张丹失足掉下去的。

    “好了,苏小玉小宝宝,我想找你父亲谈谈,至于你吧,我觉得你应该替代自己的父亲,去帮你的爷爷搞好后事吧!”

    虽然这么说,好像有点不尊重先人的意思,但谁让古语由于,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死去的人就随他而去吧,我们还是好好过自己的生活。

    苏小玉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是看到唐飞的眼神之后,不知为何却没有再说下去。

    一天之后,唐飞看见了苏小玉的父亲苏烈。

    此人的名字好像很硬朗,但为人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一点都不霸气,压根就配不上苏烈这个名字。

    可惜没办法啊,名字这种东西本身就不能说明什么,不过是一个代号罢了。

    “小兄弟,你就是唐飞吧?我女儿说,你想要帮我们,可是我觉得吧,本来就是自己人,为什么要抢来抢去呢?”

    听到苏烈说这样的话,唐飞就郁闷了,这人是来搞笑的吧?我摆出一副要帮你们的模样,而你却说不需要我的帮忙。

    唐飞很尴尬,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伯父,不是我想要教训你,而是你难道对真相一点兴趣都没有吗?你不想知道自己的父亲临时之前有什么交代吗?”

    “真相?”

    苏烈微微皱眉,对于这两个字,他没有太过执着,但好像也想知道自己父亲临终之前,是不是真的有交代。

    毕竟自己身为他的大儿子,不可能什么关于他的事情,什么都没有提起吧?

    苏烈其实也知道,苏哲肯定有所隐瞒。只是当时他的想法就是两人是亲戚,没必要分得那么细。

    “呵呵,如果你真的没有想法的话,就算是我打扰了,只能说这耗费了您女儿的一片苦心,再见!”唐飞也不想和对方多说。

    他有一种很浓厚的感觉,自己和这一位苏烈合不来,就算对方以后成为自己的岳父或者什么人,唐飞可能也还是这样的感觉。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