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终南山下有人家

    大夏朝之建朝以来已经有两百多年了。

    从开朝至今一直延续封侯制度。

    以淮河为界,河流上方是北方,河流下方是南方。北方的人长的高高大大的,而南方的人就显弱不禁风了。

    夏朝刚建立的时候,北方有五个侯爷,南方又四个侯爷,到了现在北方只有一个侯爷,南方也只有一个侯爷。

    这两个侯爷表面上和好如初,暗地里却针锋相对,谁都想一统天下,想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下的大首领。

    听人说北方的侯爷心狠手辣,杀人无数,为当今的大王解决了不少暗地里都歪心思的侯爵,而如今这为侯爷已经蠢蠢欲动准备干掉南方的侯爷一统天下,实行新的制度。

    南方以南,终南山下的一个小村庄,这里的人以采茶、打猎、种田为生,多数的经济来源还是靠采茶。

    如今已是三月春暖花开的季节,正是采茶的好季节,妇人们都忙忙采茶,比比看谁采的茶多,谁的手快,谁挣的银子多。

    这时只听见一个妇人叫骂道:“死丫头,你都不看看时间,太阳都快落山了还没有把午饭饭做好,你是想饿死老娘不成?”

    只见那小姑娘大约十三十四岁的样子,高挑的身材比这村子里同龄的娘子要高出许多,脏兮兮的脸蛋,大大的眼睛,从轮廓来看,不用想以后长大了绝对是个没人胚子,只是这会儿穿着一身粗布衣服,听见自家的娘亲又在叫骂自己,也没怎么还嘴,知道自己要是一还嘴,肯定是拳打脚踢的。索性也不说话。

    那妇人,见那丫头不说话,更加骂的凶了,别人说你是哑巴,难不成你还真是哑巴,也不知道跟老娘说两句话,成天就是一副我欠你几百两银子似的。随后那妇人又是边哭边说,我养你这么大容易嘛?生了你两天两夜,把老娘痛的死去活来的,结果生下来还不是个带把的。三四岁还不会说话,让别人嘲笑了去,好不容易听你叫一声娘,想和你解解闷,谁知道我就开心的多说了两句你不爱听的话,你就不搭理老娘了。

    那姑娘连这妇人哭的厉害,于心不忍就喊了声娘,递了手帕,低头赶紧去做饭了。

    这妇人边擦眼泪,边嘀咕道:“就一声娘,把自己打发了,也不知道安慰安慰我。”

    唉声叹气……不了解的人还真以为这丫头是个哑巴,平时在村里,也不和别人说说话,就连我是她老娘,都懒的多说两句。真是无可救药了。

    姬茶茶知道从小到大都知道别人都拿不一样的眼光看她和她娘,因为她和她娘不是这村子的人,是从外面来的,准确来说是来历不明的人,只是被好心人救了下来,才在这村里安家落户的。

    村子里的人,都看不起她娘俩,她没有爹,别人说她是野种,说她娘可能是偷了汉子被赶出来了,无家可归,她们家可能是这村子最穷的一户人家了。虽然她娘老是爱骂她,一又不对,就爱打她,可是她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只家娘亲最喜欢自己。她可以自己欺负自己的女儿,但是见不得别人欺负,要是别人欺负了自己,她就如泼妇一般对人家都打又骂的,所以一般的人不敢欺负她娘俩,最多就骂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