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受到严重撞击

    姬茶茶瞬间收拾自己脸上的表情,跟在娘和程大夫的身后进了她的屋子。

    黑色笼罩了一切房屋,月色朦胧,树影婆娑,屋外的风吹的吱吱作响一阵微风吹进来,煤油灯都被风吹的一闪一闪一的快要熄灭的样子。

    程大夫和姬氏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身材魁梧,气质彪悍,一身充满王者气息,看的两个人心头有些发麻,一身的鲜血就像就像从战场上浴血重生走出来的杀神一样,不知道了多少人。

    程大夫问道:“姬氏,这男人是冲哪里来的?看这身行头可不一般呀,而且满身的鲜血,不知道招惹了什么样的人,才有惹来杀身之祸。”

    这个男人是我女儿今天上山,从山里捡来的,姬氏说道。

    程大夫坐在床边替床上的男人把了把脉说道:“这男人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今晚了,如果今晚要是能活下来,他的智力也易于常人,他的大脑受到强烈的撞击就算活了下来能不能变回正常人还不一定。”

    “如果今晚活不下来,你们尽量低调的准备后事,越少人知道的越好。”

    姬氏点了点头,脸色沉重。

    “如果活了下来你们尽量还是送的远远的不要惹祸上身呀!”

    程大夫开了一金疮止血消炎的药,就离开了。

    身体上所受的上都是皮外伤,而大脑受的伤才更加严重。

    程大夫离开之后,姬茶茶任凭她娘怎么叫她回屋里休息她就是不肯,她心里自责要不是自己一时大意这个男人就不会爸头撞在大树上,也不会这样不死不活的躺在床上危在旦夕。

    夜晚三更时刻,床上的男人真相程大夫说的那样发起了饶一身发抖,额头上的汗水一滴一滴的往下滴。

    姬茶茶换了几盆水不停的为床上的男人擦汗降温。

    总于在五更时刻天快亮的时候,床上的男人身上没有那么烫了看来喝了程大夫的开的解热药还是起了不少的作用。

    第二天,早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使得半个屋子一片亮堂。

    姬氏打开了房门看见姬茶茶趴在男人的床边睡着了,而床上的男人丝毫没有醒来的痕迹。

    姬氏一把拧住姬茶茶的耳边,姬茶茶在疼痛中醒来,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姬氏喊道:“娘。”

    姬氏叫骂道:“你这个野丫头,还知道我是你娘。那你昨天还不听我的话,今早还还在人家床边睡着了,你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清。传出去了你让我这老脸往那咯?”

    床上的这个男人不是我们能招惹的起的,如果今天不醒来,我们就准备一个草席找辆车子把他拉的远远的。以免招来没必要的麻烦。

    就算醒来了,程大夫的意思就是智力受损,难不成我还的多养一个人不成。你是不是要把你老娘累死你心里才舒服,这次不管怎么说都的听我的。

    达州县青云镇一家客栈,容衔的手下,人心惶惶这都第三天了还没有公子的消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