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喜当爹

    昨天夜里一直容衔一直没睡好,挨近天亮才迷迷糊糊睡下。上半夜几乎都是睁着眼睛看了姬茶茶一夜。

    早晨起来的时候,透过窗户看见容衔正在院子里给你喂食,然后劈了一捆柴抱进灶屋里。

    姬氏一早都除了门,她实在不想看见容衔,看见容衔她就有些反胃。

    这样的一个人竟然还能在茶茶身边,真想她有些说不出口来。

    容衔进屋看见姬茶茶已经起床了,去打了热水给姬茶茶洗脸。

    今天是个还好天气,昨天下了一天的大雨,今天天气放晴了,秋天的太阳照在妊娠霜暖暖的,没有夏天的太阳照在人身上是火辣辣的疼。

    早饭是稀粥,自从姬茶茶怀了孕之后,米饭怎么吃都吃不下去,每天有一顿稀饭。把米淘好了之后,放进我离就锅铲搅匀了,再剁碎了些青菜放进去,慢火细细地熬上半个钟,蔬菜粥就做好了!姬茶茶打算帮容衔往灶里添些柴,被容衔拦了下来,“一个大肚子干这活不方便,你去外面晒晒太阳就好了。姬茶茶准备往外走去,还时不时的看着容衔忙碌的身影,觉得狠温暖。

    姬茶茶坐在院子里闭着眼睛晒太阳,院子外传来了脚步身,姬茶茶以为是娘回来了,她睁开了眼睛一看王寡妇,她不知道王寡妇来她家做什么?

    她还没有说话,就听见王寡妇喊道;“姬茶茶,眼睛不还自觉地王灶屋瞟了两眼,看见那个高大的男人在屋里盲动忙西的做饭,而这个女人丈着怀孕了,什么什么不干,悠闲的在这里晒着太阳。”

    顿时有写嫉妒起来,没想到这个傻子这么疼他媳妇。

    姬茶茶问道:“你来做什么?”

    王寡妇回答道:“我还能来做什么,听说你怀孕了,当然是来看看你的。”

    你这大约有八个月了吧!相比还有两个月就要生了,这女人生孩子可相当于从鬼门关走过一趟的人。

    妹子你可要好好的把身体给养着了,容衔听见外面有声音,刚才手里放不开,没有出来,这会儿,手滕开了,刚出屋门,就看见王寡妇,容衔的脸色一下就不好了。

    走上前去,稍稍一用力,就把王寡妇推离了姬茶茶的身边。

    他语言带着一些警告:“来我家干什么,你还不快滚。”

    王寡妇说道:“你紧张什么?我又没有干什么事情,来看看你怀孕的娘子不成?”

    “不用你的假好心。”

    王寡妇正准备在说点什么时候,只见容衔拿了一根棍子出来。

    她知道这个男人此刻是来真的。

    上次的那一巴掌到现在还隐隐作痛,相必这姬茶茶还被蒙在鼓里吧!

    入冬之后的天气是越来越冷,还有一个月孩子就要生了,天气冷了,姬茶茶也不动了。

    从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姬氏在也没有给过容衔一个好脸色。

    只要两个人在家,姬氏绝对的摇讽刺一番,虽然容衔被姬氏捉歼了,每次容衔挨骂的时候,姬茶茶都会让容衔先回房间躲一躲。

    久而久之两个人从在堂屋吃饭,慢慢的改成了在自己的屋里吃饭。

    姬氏眼不见心不烦的,就随他们去了。

    腊月十八这天鹅毛大雪,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晨,这都不曾停过,姬茶茶想起来了自己成婚那天也是这样的鹅毛大雪。

    今天什么活都不能干,只能在家烤火,山里的路被厚厚的雪给封了,一出门就找不到方向。

    因为容衔和姬氏不合,姬茶茶让容衔把火盆放进自己的房间在屋里烤,姬氏一个人在灶屋里烤火。

    一个人坐在那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孤独得很,每每想到这里,姬氏都觉得自己很可怜丈夫靠不住,靠女儿也被那个小子迷得团团转。

    她左思右想还是决定等孩子生了之后再告诉姬茶茶。

    屋内,姬茶茶烤着火,突然感觉自己的肚子很疼,往下一看葵水出来了,看来孩子氏等不及要出来了。

    容衔看见姬茶茶因为疼痛脸都变了形。

    一下子也无计可施,姬茶茶说道:“容容快把我抱在床上去,孩子要出来了,快去找我娘。”

    容衔一放下姬茶茶就加快了脚步去喊姬氏。

    姬氏一听茶茶要生了,对着容衔说道:“快去找冉氏,让她帮忙请个产婆。”

    不一会儿,产婆和冉氏都来了。

    进了产房,容衔刚想踏进房门,被两个女人拦了下来。

    “这女人生孩子,男人是不能进的,不然可是晦气的很。”

    容衔在屋外听着姬茶茶痛苦的哀叫,容衔的心又紧张又害怕。

    容衔在灶屋里帮忙烧着热水,既然手上不的忙着,听见拿出痛苦的叫声,容衔还是不能放下心。

    屋里传来孩子的哭声,产婆从屋里走了出来,容衔连忙放下手中的柴,从灶屋里走了出来。

    产婆说道:“母女平安,孩子白白净净的。”

    你要不要抱抱,容衔看着襁褓中的婴儿,小小的脸红红的,身上的血还没有清洗。

    有点小小的紧张,报的时候连受都抖了,抱了一会儿容衔把孩子交给产婆,产婆把孩子洗了洗。抱给了姬茶茶。

    姬氏看见容衔进屋了来了,她就走了出去,她实在不想和这样的男人同处一室。

    姬茶茶生了个女儿,姬氏心里有点落空,但是想到这小小的女婴比姬茶茶小时候还要漂亮,也懒得计较是男婴还是女婴了。

    产婆给容衔说了一些产后的事情,收了姬氏的银子,就离开了。

    姬氏知道女人生孩子巫妖花好多力气,这会儿给姬茶茶煮上了皮蛋瘦肉粥。

    屋子里还能问道血腥味,刚才生过孩子的用品还有来的及处理,姬茶茶苍白的脸色仿佛要晕过去一般。

    容衔说道:“娘子辛苦了,拿出了热毛巾帮姬茶茶把额头上的汗水和眼泪擦干净。

    姬茶茶微微一笑,不辛苦。

    相公你看过孩子了吗?

    容衔点了点头。

    姬氏走进屋里,“故意咳嗽一声。”

    容衔立刻从站了起来。

    姬氏把瘦肉皮蛋粥放进容衔的手里,自己的女人自己照顾。

    容衔从姬氏的手里接过了碗,轻轻的在姬茶茶的身下垫了个枕头。

    吹了又吹的一口口喂进姬茶茶的嘴巴里。

    姬茶茶吃了几口,要了摇头不想吃了。

    “娘子,这么辛苦的为我生孩子,受累了,你多吃几口吧!”

    姬茶茶轻轻的要了摇头,“我吃不下了。”

    容衔听见姬茶茶这样说也不再勉强了,放下了碗筷。

    姬茶茶高兴的说道:“相公,你喜欢女儿吗?”

    容衔说道:“不管是男女只要是娘子生的我的都喜欢。”

    姬茶茶高兴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感觉容容变了,比以前成熟了,好像长大了不少。”

    要是以前听见我这样叫,你肯定会吓的大叫,可是容容今天没有这样做,能让我安心的把孩子生下来。

    容衔问道:“那你喜欢现在的容容,还是以前的容容。”

    姬茶茶说道:“不管容容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相公抱抱我的孩子吧!容衔抱孩子抱了起来。”

    姬茶茶一看容衔抱孩子的样子是正确的,她说道:“没想到容容第一次抱孩子都能抱的这样好。”

    容衔说道:“刚才产婆把孩子抱出来的时候,已经教我过如何抱孩子了。”

    孩子还没有取名字了。

    相公你给取个名字吧!

    容衔说道:“成天那天天上下雪,生她的时候也下雪,你看着孩子长得雪一样白白净净的。”

    “就叫姬雪儿。”

    姬茶茶点了点头,说道:“既然相公取了大名,我给孩子取个小名,你觉得”跳跳怎么样?”

    “跳跳,跳跳。”

    怎么像猴子一样。

    姬茶茶憋了瘪嘴,有些委屈的说道:“相公笑话我没有读过书。”

    容衔摇了摇头。

    我跟你开玩笑的,跳跳好,活蹦乱跳的。

    最好不要像她娘一样胆小。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两年都过去了。

    这是容衔来到这里的第三年。

    有妻有女,很满足。

    可是心里依旧落空空的。

    姬氏的不待见,在这两年之中都是冷脸贴热屁股,不过好的是就这样平安的过来了。

    王寡妇虽然有时候也有纠缠,但是容衔都理她了。

    让她没有机会靠近姬茶茶的身边。

    孩子两岁了,还不会说太多的话,平时只会喊爹爹,奶奶,娘。

    别的什么都不会,走起路来也战战兢兢的,时刻要让人看着。

    每天从小到晚,总有一个人在家里带娃,另外两个人需要挣钱,春季夏季采茶,冬季砍柴,生活的经济来源都还算过得去。

    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是还算平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