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入冬后的第一场雪是那样的寒冷刺骨

    功夫不负有心人,总与在三个月之后姬茶茶总于等到了孟樊的回归,

    孟樊在家中凳子都没有坐热,就听见大门口敲门的声音,那种急切的声音让人震耳欲聋。

    旁边的家丁在一旁说道:“少爷,你刚回来理应好好休息,我这就把打扰你清修的人赶走。”

    “算了,我还是亲自去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来孟家找事。”

    一打开大门就看见站在门口的姬茶茶。

    姬茶茶一见到孟樊就忍不住的掉泪,连忙跪了下来说道:“孟少爷,求你大发慈悲一定要救救容容。”

    孟樊扶来了姬茶茶,说道:“姬姑娘,你这样的大礼小生实在不敢接受,有什么起来再说吧!”

    姬茶茶对着孟樊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孟樊听了之后说道:“你也不要着急,我会想办法救容公子的。”

    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的家人不对,我理应想你赔不是。

    “你大可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平平安安的见到容公子的。”

    我想你也饿了吧!要不你进来坐坐把饭吃了在回家等我的消息。

    姬茶茶摇了摇头。

    “那我也不勉强你了,但是你也要注意身体,不要等到还没见到容公子,自己的身体就垮了。”

    姬茶茶点了点头。

    姬茶茶一路上忐忑不安,回到家之中想起孟樊答应了自己应该不会矢言。

    她赶忙跑过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姬氏。

    姬氏一听容衔摇出来,嘴巴厥的老高老高的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姬茶茶看见了姬氏不好的脸色,默默的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姬茶茶救起床了,坐在屋里等待孟樊让人来喊她。

    姬氏一早起来救看见姬茶茶就在哪里一动也不动的,有些生气的说道:“怎么还不去做饭,你也不看看什么时辰了。”

    姬茶茶说道:“娘,今天我不做饭了,我要等孟少爷喊我一起去接容容回家。”

    姬氏抱怨道:“这三个月来,你每天都在魂不守舍的,为了那小子你整整三个月,不吃不喝的,会也不干,人还没见到可能你就快摇倒下了。”

    也不知道那小子那里好了,我怎么看怎么觉得还是人家孟少爷比那小子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人家不计前嫌的帮助你。

    你看看那小子哪里能像孟少爷一样帮你什么的,只会给添麻烦。

    在焦急的等待中姬茶茶总于盼来了孟家的家丁。

    姬茶茶和孟樊坐着繁华的马车,一起来到了县城的衙门。

    孟樊在县官大人那里一番说情后,县令大人总于松了口,顺便还没给县令大人塞了不少银子。

    县令大人看在孟家不计前嫌的份上,而且是多年之交,答应当天就把容衔给放了出来。

    容衔坐在牢里两眼无神,这时候只听见衙役喊道:“傻子,你可以回家了,有人来保释你了。”

    容衔一副懵懂的样子问道:“官差大人,你再说一遍。”

    衙役大吼一声,“你氏耳朵聋了吗!我说你可以回家了。”

    容衔刚走到外面的时候,就被耀眼的阳光晃的睁不开眼睛,他拿手掌心当了当阳光,在黑暗中呆久了,一下来出来看见这光线晃的连眼睛都睁不开。

    恍恍惚惚他听见有人轻轻的呼唤他,“容容,容容……”

    这是姐姐的声音吗?他怕自己听错了不敢转过身。

    只见后面两条细细的胳膊抱住自己壮硕的腰身,他才真实的感觉到是姐姐,刚才他没有听错。

    他缓缓的转过身,紧紧的抱住了姬茶茶,大哭起来嘴里喊道:“姐姐,姐姐,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了。”

    “容容没事了,不哭了不哭了。”

    姬茶茶的小手爬上了容衔的脸颊,摸了又摸,“容容你瘦了。”

    容衔双眼死死的盯着姬茶茶的脸庞说道:“姐姐也瘦了。”

    姬茶茶摇了摇头,容容瘦了这么多,肯定吃了不少苦,我回去了做些好吃的,好好的给容容补补。

    站在他们两身后的孟樊,“咳咳”,两声。

    姬茶茶被羞的从容衔的怀里退了出来

    她低下了头脸都被羞红了,刚才由于太过想见容衔,一时忘记了这位救命恩人就在自己的身后。

    姬茶茶对容衔说道:“容容,是这位孟少爷救了你。”

    容衔有点嫉妒他,看见他目光看向了姐姐,赶紧把姬茶茶护在了身后。

    姬茶茶在容衔的身后掐了一把示意他向人家致谢,容衔有点不服气,但是想到是是这位孟少爷救了自己,他还是走上前去对他说了一声,“谢谢孟公子。”

    孟樊拱手到道:“容大哥客气了,我记得我以前都说过,我们以兄弟相称,我喊你一声大哥,你喊我一声兄弟,这会儿容大哥怎么救疏远起来了。”

    孟樊也不嫌弃这会儿的容衔比较鼠弊,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容大哥放心吧!君子不夺人所爱,我不会做小人的。”

    只希望你对姬姑娘好一些。

    容衔抬起高高的头颅一副傲慢的样子回道:“那是自然。”

    ……

    回去的路上孟樊吩咐自己的马夫把姬茶茶和容衔送回了家。

    自从容衔和姬茶茶回到家里之后,姬氏也没有在找麻烦了。

    每天都是大鱼大肉的给容衔和姬茶茶吃,这是姬氏这么多年来,最舍得一次。

    姬茶茶说道:“娘,以后我和容衔会挣很多的银子,好好的孝顺你的。”

    姬氏说了句,“你们两个给我省点心,不要再给我惹事就好了。”

    时间一晃就入冬了,这是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从黄昏开始天渐渐黑下来,风也愈紧愈大,乌云更沉重地压向地面,笼盖了苍茫的田野、道路和村庄,使平原上早春的黄昏,立即转为黑夜。雪开始下了。先是小朵小朵的雪花,柳絮般的轻轻飘扬着;然后越下越大,一阵紧似一阵,风绞着雪,团团片片,纷纷扬扬,顷刻间天地一色,风雪迷漫了整个原野。

    透过窗棂可觑见外面白雪霏霏,窗外前月辉微弱,清冷肃静的景象让姬茶茶不由得裹紧了身上暖被,往床里面缩了又缩,头埋在被褥里只露出几绺乌黑透亮的发丝。

    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以后,容容再也没有三更半夜的跑进自己的屋里来过。

    今天的冬天特别的冷,姬氏也制作了几床厚厚的被子,给了姬茶茶和容衔一人一床被子。

    ……

    冬至那天姬氏一家买了饺皮子,请了人杀头一头猪,又买了一头猪换了不少的银子。

    姬氏让杀猪匠割了最好的后臀肉,留着饱饺子,猪肚子里的东西都是美味的,用点辣椒,酸菜爆炒了猪肝,把心肺拿来拿来和藕一起顿上的,猪大肠拿来做了香肠。

    在做了一个炖猪腿,里面添加了萝卜,海带,莲藕之类的等。

    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坐在一起吃了晚饭,晚饭之后,姬氏说道:“过会儿你们俩个都来我房间,又有事要和你们商量。”

    听见姬氏这么一说两个人都忐忑不安,磨磨叽叽的来到了姬氏的房间。

    姬氏坐在床上语气有些严厉的说道:“你们两个给我跪下。”

    她缓缓的说道:“你们两个都把头给我抬起来,听清楚了,容衔你毁了我家闺女的清白之声,我希望你对我茶茶负起一个男人还有的责任,你们年后就成亲吧!嫁妆之类的就不要管了,一切包在我身上。”

    容衔乐坏了,他一开始以为是什么事情没想到姬氏竟然同意了把姬茶茶嫁给自己,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

    他急忙说道:“姨姨一放心,我会一辈子对姐姐好的,我喜欢姐姐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不负责任。”

    “希望你说道做到,不要辜负茶茶的一片深情,姬氏说道。”

    你们两个现在可以起来了,出去吧!要不然过会儿我就反悔了。

    两个人爬了起来深怕姬氏反悔似的,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

    姬氏叹了叹气,这样做不知道是对还是错,如今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女孩子的名声出去了,这一辈子就毁了。

    在姬氏答应容衔的这天晚上,容衔又在三更本夜的摸进了姬茶茶的房间。

    他乐呵呵的说道:“姐姐这下我总可以光明正大的和你一起睡了吧?”

    姬茶茶连忙把他往床下推,不行不行,等以后成了亲我们才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睡。

    容衔有些委屈道:“姐姐,不要不要,我想姐姐了,那几天天晚上我都想念姐姐。”

    姬茶茶还是坚持着不让容衔上床。

    容衔憋了瘪嘴说道:“听姐姐的也可以,但是容容好难受。”

    ……

    一双火热的大掌仍在她身上撩抜,撩拨的她根本没办法睡觉,她正欲发彪,紧贴着的身离自己远了一点。

    只听见旁边的男人嘀咕道:“容容好难受,真的好难受。”

    姐姐要是不愿意,可不可以帮容容解决哈?

    姬茶茶怒了,一脚踢了过去,容衔从床上摔了下来,差点摔个狗吃屎。

    他揉揉了揉自己的屁股,嘴巴憋了憋有些委屈的说道:“姐姐,就知道欺负容容。”

    姬茶茶以为容衔哪里摔伤了,赶紧从c上爬了起来,伸手去扶他,神色有些紧张的问道:“容容,哪里摔疼没有?”

    “摔疼了,好疼呀?姐姐给我呼呼,就不疼了。”

    “哪儿?”

    容衔指了指自己的屁股,姬茶茶脸色一下子变红了。

    假装有些生气的说道:“你自己揉去。”

    容衔见姐姐也不打算帮自己,就只好亲自动手了。

    姬茶茶说道:“容容,既然我们说不着了,你帮姐姐一个忙好不好?”

    容衔嘟乐都嘴巴有些不乐意,但是想到好不容易姐姐才会请求自己帮忙一次。

    于是点了点头。

    快过年了要给一家人做新衣裳、新鞋袜,以及新枕头新棉衣。

    “容容帮姐姐穿针引线好不好。”

    容衔拿起了细小的针,左看看右看看,好像不懂的样子。

    姬茶茶耐心的说道:“容容拿好针,帮姐姐把线冲这个小洞离穿过去。”

    容衔照着姬茶茶教自己的样子穿针,可是弄了半天,也穿不过去。

    他有些气馁了,“姐姐,我穿不过去。”

    姬茶茶容衔的手里接过了针线,容衔有些委屈的说道:“姐姐,是不是嫌弃我笨手笨脚的?”

    姬茶茶摇了摇头,容容有容容的本事,这类的活还是适合我们女人家。

    姬茶茶在做棉衣,容衔在一旁看的不易乐乎,他觉得自己的姐姐手好巧呀,三个时辰之后姬茶茶打了个结,咬掉线头,拿起棉袄让容衔试穿一番。容衔穿上新棉袄,暖暖幸福地笑了。

    姬茶茶说道:“这是我第一次为别人做衣服哦,以前都是娘做的多一些,我没有我娘做得好。”

    容衔穿上新棉袄,在屋子里转了一圈高兴地大喊:“我有新棉袄了。”

    姬氏从屋里出来上厕所,听见容衔大吼大叫的。

    她便在姬茶茶的门口处说道:“三更半夜的,这都还没成亲了,在一个屋子里干什么?”

    “这成何体统。你这个傻子,这么晚了在人家闺女房间里干什么?是不是牙疼还大吼大叫的。”

    让别人听了去有的说闲话了。虽说我答应了你们让你们年后成亲但是你们也好歹避避闲吧!

    姬茶茶打开了房门,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娘,快过年了我给容容做了一件棉衣。”

    姬氏有些吃醋的说道:“养了这么多年了,也是不得给你老娘做一件。”

    姬茶茶赶紧做到,过两天我这就给娘也做一件。

    姬氏心里高兴但是没有显示出来,点了点头,顺带把门关上,时间不早了,早些睡吧,做不完的改天再做。

    姬茶茶点了点头。

    送走了姬氏,容衔赶紧走过来拉住姬茶茶的手他十分高兴的说道:“我不会嫌弃姐姐的手艺的。”

    姐姐做的新衣服好暖和,好好喜欢,“谢谢姐姐。”

    ……

    姬茶茶第一次听见别人夸奖自己,心里美滋滋的,但是嘴上依然不饶人,“就你嘴甜。”

    容衔干笑了两人。

    在姬茶茶的脸上闻了一下,“姐姐早点休息。”

    姬茶茶站在原地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被人吃了豆腐了。

    今天是腊八节,一大早姬氏就把姬茶茶和容衔叫了起来,说是这天不能睡懒觉,要不然今天就成了懒人了,什么都不做。

    容衔睡的迷迷糊糊的都被姬氏叫了起来,他哈欠连天的问道:“姐姐,为什么我们今天要起来这早?”

    姬茶茶说道:“今天氏腊八节,腊八是用来祭祀祖先和神灵的祭祀仪式,祈求丰收和吉祥。当然不能睡懒觉了,要不然以后你就成了懒猪了。”

    容衔摇了摇头说道:“我才不要做懒猪,我要做个勤快的人。”

    姬茶茶竖起了大拇指称赞道:“容容,好样的。”

    “一会儿我们要祭灶王,姬茶茶说道。”

    “什么是灶王?容衔问道。”

    灶王呀!就是灶神,姬茶茶耐心解释了一番,这灶王似乎就是筱叶在现代时熟知的小年。而在花村里,灶王这一日是有送灶神、扫除等风俗习惯的所以我们要祭拜他。

    容衔点了点头,有点懂了。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他不相信这些,所以他才询问的。

    时间过的好快呀,容容从我捡到你到现在都快整整一年了,今天刚才是腊月初八,再过十几天就要过年了。

    而且差不多家家户户灶间都设有‘灶王爷’神位,负责管理各家的灶火,被作为一家的保护神而受到崇拜。

    举行过灶祭后,便正式开始做迎接过年的准备。

    扫除又称扫房或扫尘埃,从腊月初八起,直到腊月二十四日前后扫除方能结束。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就可以从身上到屋里,翻箱倒柜,彻底打扫一下,清除有尘埃,就能去掉今年的霉运。

    每到这天姬氏和姬茶茶都比平时勤快了一百倍,容衔也跟着她们两一起打扫卫生,清洗各种器具,拆洗被褥,尘垢的蛛网,梳理渠暗沟暗道,不放过每一个角落。

    姬氏一边清扫一边念叨:“扫吧扫吧,扫掉一切的穷运、晦气,霉运,统统扫出门去!希望她们这一家,合合美美,越过越好!”

    晚上姬氏做了两种不用样式的腊八粥一种用、胡萝卜、青菜,花生、莲子、白果、豆腐、芋头等食材做的。另一种用的是红小豆、赤小豆熬粥,以祛疫迎祥。

    ……

    腊月二十八这天,家家户户都忙着备货,明天就要过年了。

    越是到年底天气就越冷了。一说话就能感受对方吐出的白雾。冻的连路旁的小花小草都缩紧了身子。凛冽的北风呼呼地刮着,怒嚎着,如咆哮的狮子。风想一把把刀,吹在人的脸上就像一把刀子一样,路上的行人很少,零零散散的,水沟里都结了厚厚的冰、整个山村都成了粉妆玉砌的世界,柳树上挂满了银条,草坪也披上了银装。

    一阵风吹归来,不自觉得裹紧了厚厚的棉衣。

    走在这寒冷无比的乡间小路上,寒风刺骨,不过走上几个时辰身子都暖和了不少,没有刚出门那会儿那么冷。

    由于快要过年了,集市上的人比平时多了好几倍,姬氏一家也是很久没有赶集了。

    感觉到处都充满了惊奇。

    此时街上的情景红墙绿瓦,雕梁画栋,金璧辉煌,车水马龙,四海升平,川流不息,来来往往的行人摩肩接踵,穿绫罗绸缎,丰衣足食,欣欣向荣,繁荣昌盛,国泰民安,没有战争,只有和平。

    姬氏带着来到生禽市场卖鱼她和商贩来回讨价还价升,旁边小贩的吆喝声,买卖声,……连成一片。

    三朋四友的谈笑声,杯盏碰撞声……等等交织在一起。

    今天姬氏也比较阔手,一年到头了,该花的还是要花的。

    给家里的两个小馋猫买了一些糖果,瓜子,肉丝卷之类的小吃。

    姬茶茶和容衔都开心极了,一口保证来年一年要多多的赚钱,以后再把自己的房子修整一番。

    只可惜姬氏并没有等到这一天。

    想要修好一点的房子是一个庞大的工程,就她手里的这些银子,也只够请人劳动,动工的材料还是要花很多钱的,她如今也只是敢想想而已。

    不如现在招了个上门女婿,日子还长着了,现在的房子也够住了,只是以后儿孙多了,就得增加茅舍了。

    一年到头没有喝过什么酒,今天她也打算买上一点烧酒,等到除夕了都让大家尝尝。

    整整的买了一背篓的东西。

    回到家里之后,把该清洗的东西在头天都需要清洗好,要等到第二天好用。

    姬氏从兔笼里捉了一只兔子出来,姬氏把兔子的脖子一拧,只见那只肥肥的兔子后脚一登,转眼就咽气了。

    杀鸡,宰鸭,那都是必要的。

    容衔看见自己这多半年来,好不容易养肥的兔子,鸡,鸭,就这样被宰掉了,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心疼的。

    但是想想了为了自己的口福还是忍了吧!

    在容衔的眼里姬氏是一个比较勇猛的汉子,比爷们还爷们,男人敢做的不敢做的她都做了。

    腊月三十是除夕,一大清早在姬氏的带领下,容衔坐在灶前往灶里添柴,姬茶茶跟在姬氏的屁股后面打下手,姬氏忙东忙西。先是拿出了排骨用大刀剁开,再把其余的剁成小坨放入锅中用小火慢慢地炖。待骨头里的髓都熬出来了,钙质也全都溶解在汤里头,再加入洗净的山药,芋头,土豆,海带,当归,萝卜,小火慢慢地熬,熬的烂烂的,香喷喷的。

    姬氏拿出了昨天买的木耳和黄瓜打算凉拌在一起,姬茶茶把木耳在热水泡了泡就打算把已经切好的黄瓜凉拌在一起。

    你这样直接把木耳和黄瓜凉拌在一起,是想毒死老娘?

    木耳和菌类的食物都是一样的做法,都需要在锅里用滚烫的开水稍微煮一会儿才能捞起来做吃的,以防有毒。

    姬茶茶点了点头。

    这么多年了姬茶茶都没有吃过木耳,每次过年都吃的是春季时节在山坡上见得菌子,嗮干了溜着过年在吃。

    这是第一次姬氏给买木耳,木耳很贵,姬氏哪里舍得买呀!今年还是沾了容容的光。

    到了响午的时候,只听见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音,这是在祭拜祖先。

    姬氏不是这里的人,这样的礼节自然是不需要的。

    等过了响午以后家家户户都开始上年夜饭了桌子上丰盛的饭菜,太久没尝肉味,筷子都还有拿,那宵魂肉香就叫她们差点没滴口水。

    姬氏第一次主动给姬茶茶挑了一块排骨,一坨红烧兔子,干脆的莴笋,凉拌的黄瓜木耳,腌菜闷鸭子,酸辣青菜鱼,“快尝尝。”

    姬茶茶吃在嘴里只感觉兔子爽滑酥嫩,排骨肉汁四溢,木耳拌黄瓜口感饱满回味悠长,鱼软嫩滑爽入口即溶,莴笋酥脆香口。

    “好吃,好吃,娘你的手艺都能比得上客栈里的厨子了,甚至比厨子的手艺还好。”

    姬氏听到夸奖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她赶紧要喝到,容容你也别坐在哪儿呀,赶紧吃,天气太冷了,凉了就不好吃了。

    除夕有个远古的传说,“年”要在晚上出来活动,因此人们到时都熄灭灯火,整夜不眠,躲避灾害。穿红衣,燃炮竹发出的声响,吓跑年。

    姬茶茶和容衔硬是守到了子时才进屋睡觉的。

    除夕的时候小偷也比较多,姬氏以前上过当,被人偷了猪肉和油,所以每到过年这一天都要坐在屋里烤着柴火倒也不觉得冷守到天亮,以防家里的东西被盗。

    姬氏被靠暖喝了不自觉的开始打瞌睡了,忽然听到有异响,仿佛有人走来。那脚步声虽极轻,但是还是被她听到了。她赶紧打开了房门大喊一声,“谁。”

    可是是那小偷怎么也没想到,这么晚了姬氏竟然还没有睡觉,一下子吓的摔了个狗吃屎,姬氏正随手拿起棍子追赶的时候,只见那人灰溜溜的比兔子跑的还快溜走了。

    姬茶茶和容衔被姬氏的吼声给惊醒了,连忙从屋里跑了出来问道:“娘,发生什么事情了?”

    姬氏神色紧张的说道:“有小偷。”

    ”哪儿,被我抓到了要狠狠的揍他一顿,容衔问道。”

    “外面太黑了,连人影都没看见都跑了,时间不早了你们快去睡吧!想必这一吓,他也不敢来了,姬氏说道。”

    姬茶茶说道:“娘既然小偷不会来了,你也快去吧!”

    “恩。”

    ……

    大年初一,姬氏才睡了三两个时辰就起来把门打开放鞭炮。

    俗话说开门大吉,正月初一都要早早的起床图个吉利,鞭炮也是很讲究的,先放爆竹,叫做“开门炮仗”。放三枚叫“连中三元”;放四枚叫“福禄寿禧”;放五枚叫“五福临门”;放六枚叫“六六大顺”……爆竹声后,碎红满地,灿若云锦,称为“满堂红”。这时满街瑞气,喜气洋洋。人人见面互道一声“新年好”,这新的一年也就开始了。

    只见这时候每家每户都鞭炮声连天,把整个村庄震的地动山摇的。

    丫头要花儿,小子要炮,老头儿要个破毡帽儿,一家鞭炮响,紧接着,邻舍的鞭炮就都响了,邻舍的邻舍的鞭炮响了,全村的鞭炮都响了!放眼望去只看见一串串的火花,从屋前,屋后,院左,院右,从四面八方冲起。爆豆一样的声音,连成一片,响成一片,已经分不清是谁家放的了。那些乱糟糟响成一串的,自然是各种长鞭;那一声沉闷、一声脆响,先低后高的,自然是二踢脚;那一个接着一个窜上天空,整个村庄,笼罩在剧烈的振颤里,笼罩在弥漫的烟火下,笼罩在欢乐的海洋中!几十分钟后鞭炮声才渐渐消散,渐渐稀落,整个山村渐渐恢复了夜的平静。

    放完鞭炮吃完早饭,便敞开大门喜迎上门拜年之人。

    姬氏一家人在这里也是孤独的,除了冉氏的儿子大头在大年初一来她们家看看之外,就没有人来了。在整个村庄显的孤零零的。

    不一会,便看见大头在院外大声地嚷道:“,大头给大娘,姐姐,哥哥拜年喽!祝今年财运滚滚。”

    姬氏高兴坏了,忙从房屋里走出来,一脸的和蔼,从衣服兜里拿出了一把瓜子和糖果塞进大头的手里。

    大头拿着好吃的,蹦蹦跳跳的回家去了。

    正月初一一家人拜完了年,自然要回到自己的家里,不能留宿别的家里。

    到了晚上姬氏拿出了糯米粉,包汤圆,在所有的汤圆里面只有一个与众不同的汤圆,姬氏在里面饱了5个银元。

    在这一天要是那个人能吃到包有汤圆的银元,那就是今年运气最好的。

    姬氏怎么也想不到,那包有白花花的银元被容衔吃到了。

    姬氏好心疼自己的5两银元呀,没想到被容衔给吃到了。

    既然被人家吃到了自然不会在要回来了,要了回来运气都溜跑了,反正是自己的女婿姬氏也不在乎了。

    冬天的夜晚来的是那样的早,外面的风刮得呼呼作响,姬茶茶冷的卷住一团,这时候只见背后一团热火来袭,姬茶茶不用想也知道是谁,自从娘答应自己嫁给容衔之后,姬茶茶每天都在爱数日子。

    容衔从背后轻轻的抱住姬茶茶的腰身问道:“姐姐,你喜欢过年吗?”

    “喜欢,每年最喜欢的就是过年了,没到那天就可以吃到好吃的,穿上新衣服。”

    容衔回到:“这是我来到这里的第一个年,我不知道以前是怎么过的?但是今年能我姐姐一起过年我也喜欢,更重要的是我离娶姐姐的日子不远了。”

    姬茶茶有些羞涩的“嗯”了一声。

    忽如一夜春风来,万物复苏,竹林里的春笋般全冒了出来,柳树也冒出嫩芽了,野花盛开了姹紫嫣红,招蜂引蝶。绿油油的小草从泥土里冒了出来。

    天气渐暖,人们都脱去了身上厚厚的棉袄,换上了轻薄的衣衫。微风吹过姬茶茶长长的黑丝吹到到了脸上。

    春茶正在冒芽,再过两个月就有收入了。

    冰雪融化,猎户也开始进山了。

    山林里的小动物们也跑得欢快。

    为了筹备姬茶茶和容衔的婚礼,又能使自己减少开支,一家人商量决定,姬茶茶和容衔的进山寻找调入陷进的野物。

    一天下来虽然容衔受了小小的伤,但是收获可是满满的。

    离暮春三月十二就是成亲的日子不远了。

    在成婚的头一晚,姬氏单独把容衔叫到了他的房间,神色比较慎重的说道:“容衔你以后和姬茶茶就是成了亲,就是我们家的上门女婿了。

    你知道什么是上门女婿吗?

    容衔摇了摇头。

    上门女婿就是男方去女方家生活,孩子继承女方香火,姓女方姓氏,家中做主的是女方,户主也是女方,一般男子除非实在没办法,没人入赘,甚至有骨气的男人宁可饿死也不会入赘。

    你还愿意入赘吗?

    容衔坚定不移的说道:“我愿意,为了娶姐姐,不管是入赘也好,还是娶妻也好,我都不在乎。”

    吃了午饭之后,姬茶茶因为怕见到陌生人,不敢去请客,这样的事情,只能交到姬氏的手里了。

    姬氏跑遍乐乐全部的村子,能请的不能请的,她都都请了,来不来是人家的事情,请不清是她的事。

    姬氏唯一没有请的就是孟樊加了,那样的大户人家进都进不去,何况还是跟茶茶退过亲的。

    就算姬氏没有请孟樊,孟樊还是知道了,他一个人坐在屋里闷闷不乐,虽说不屑于做那种小人的事情,但是想到曾经一见钟情的女子要成婚了,心里还是难过的,过了明天那个对自己微微一笑会保护人的女子就成了别人的人了,想到这里他难受的闭眼捧起桌子上的一个瓷碗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都说男儿有泪不轻流,这才勉强冲去眼里的涩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