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人变了,心也变了

    天刚蒙蒙亮,公鸡打鸣声刚响姬茶茶就起来了。

    刚走到门口就看见徐胥正坐在门口假寐,像他们这种人警觉性一定很高,稍微有个动静就醒了。

    徐胥在姬茶茶的脚步声响起的时候就已经醒了,他假寐只是不想搭理她罢了,看见姬茶茶在门口在门口走来走去的,不时的探望里面的人。

    徐胥连眼睛都没睁一下,说道:“大清早的你在这里干什么?走来走去的打扰到本大爷休息了,你快去做饭去,一会儿侯爷醒了我就来叫你。”

    姬茶茶昨晚带着失落的离开,这会儿还是带着失落的点了点头,离开了。

    她不善于和陌生人说话,哪怕是跟到容容很亲的人,她也觉得自己说话的时候会结巴!

    姬茶茶去了厨房下了做了西红柿鸡蛋面,这个是给容衔做的,然后炒了一个青菜加荷包蛋,在凉拌了一个萝卜丝。

    姬茶茶做晚饭之后已经是一个小时候后,徐胥从昨天晚上守到现在,房里的男人还是没有动静,徐胥有点着急了。

    正想打开房门一探究竟的时候,床上的男人醒了,他一直手支撑的头颅,想下床。

    徐胥大吃一惊高兴的喊道:“侯爷醒了,侯爷醒了,来人呀,快去喊大夫。”

    姬茶茶听见了徐胥的喊声,面也端了上来,见大夫正在给容衔把脉,“侯爷并无大碍了,起床的时候头晕也很正常,只需要在起床的时候不要过于急躁,就不会有头晕的情况了。”

    容衔黑着个脸就摆了摆手示意他知道了,让他赶紧出去,自己还有话要问徐胥了。

    大夫离开之后,姬茶茶看见坐在床上的容衔完好无损,眼里冒出了惊喜,走上前去喊道:“相公,我做好了西红柿鸡蛋面,饿了一天一夜了,你尝尝吧!”

    容衔看像姬茶茶脑海里闪过所有的事情,从他受伤被她所救,再到成亲,生孩子,不过还好生的是个女儿,如果正妻都没有把孩子生出来就有了庶子,这是他最不愿意看见的,他眼神瞬间变得阴沉狠戾,如果不是这个女子自己怎么会忘掉以前的事情,堂堂的一个侯爷竟然窝藏在这里给别人做奴隶,每天干在多的活,有时候连饭都吃不饱。真是一家可恶的人,不过眼前的这个女人对自己还不错,就看在她给自己生的孩子份上暂且就饶恕她,不过姬氏那个老巫婆就别想好过了。

    还有那个一而再再而三威胁自己的那个寡妇,既然她这么银荡那他就成全她吧!

    姬茶茶被容衔阴沉狠戾吓了一大跳,她低着头有些不敢看像容衔了。

    容衔说道:“你这个女人,还不把面给爷端上来。”

    容衔虽然说话很难听,但是他现在想吃自己做的面了,刚才一瞬间难过的心情,一扫而光。

    她把面端在容衔的面前高兴的说道:“相公,我给你喂吧!”

    容衔一个不高兴,眼睛一瞪,“大胆贱妇,相公是你喊的吗?”

    真是一点规矩都不懂,等回京城了,找个麽麽好好的调教一番。

    徐胥看见容衔要发火了,赶紧说道:“相公不是你喊的,我们侯爷有夫人了,你最多只能做个姨娘,姨娘是不能喊相公的,是要喊侯爷的,只有夫人才能喊相公。”

    容衔有些发愣,自己的夫人自己那样的对她好,可是也从不见她喊一声相公,到倒是这个乡下的村妇,一声一声的相公喊的跟到吃了蜜一样。|

    这时候姬氏刚走到门口听见了容衔说的那些话,气不打一处来,说道::你这个混蛋,别以为茶茶好欺负,什么姨娘,她可是你明媒正娶的,我们终南庄的人都见证过你们的婚礼,你还想抵赖不成,就算你有了大夫人,我们茶茶也是你娶过的至少也要个平妻,就算我们茶茶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可是要不是她就了你,你早就没命了。”

    徐胥看见自家侯爷脸色要变天了,跨步走上前去,一把揪住姬氏的衣襟,将她高高提起。“大胆”,哪儿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村妇,竟然敢这样对我们侯爷说话,“该杀”,

    徐胥抽出了腰间的大刀比划在姬氏脖子上,姬氏被吓的脸色苍白。”

    姬茶茶看见情况十分严重,吓的不清,冲上来就去拉扯徐胥的胳膊,“住手!住手!“娘,你快像他们认错,”姬氏头偏在一边,他知道如今这个傻子,已经不是以前的汉子了,就算是要死也得为茶茶争取一点名分,不然这老实没有心机的不太会说话的孩子以后就完了,注定一身要被人踩在脚下了。姬茶茶急的眼泪直流。

    地上的孩子跳跳也被这一幕吓的大哭,嘴里喊道:“爹爹,这会儿的容衔因为孩子的哭声扰得头有些疼,旁边的侍卫也是比较会看脸色,抱起了孩子就往外走去。”

    姬茶茶转过头喊道:“侯爷,侯爷,求求你,让他放了我娘。”

    容衔不知道怎么回事见不得这个女人哭,说了声:“放了可以,但是以下犯上罪该万死,就罚你娘亲去猪圈里和你猪一起生活,在这几天不准吃饭,只能和猪一块吃。”

    姬氏听了容衔的话,大哭大吼的说道:“这真是畜生,恩将仇报,就算我平时不待见你,也没有不给你饭吃。”

    容衔感觉到姬氏特别的烦,就让人把她直接拖了出去。

    姬茶茶听见容衔这么说,没想到他如此的狠心,竟然这样对我娘。

    她走上前去说道跪在地上哭的伤心欲绝差点晕倒:“侯爷,侯爷……求你了,放了我娘,我娘平时吃的穿的,用的,没有少你的,就看在女儿的份上你饶了我娘吧!要是被传出了你让我娘怎么活呀!为什么不给我娘吃饭,竟然让她吃猪食,你是不是想把我娘饿死。”

    姬茶茶说了半天见到容衔也无动于衷。

    姬茶茶说了求了半天,喉咙都说干了,见容衔也无动于衷,她看着容衔从地上爬了起来来,觉得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求他也没有用,

    姬茶茶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嘴地重复着:“你不是容容,我的容容不是这样的人,如果他看见这样子的我,一定会心疼的,她摇了了摇头,往后退了一步,满眼的不相信,眼前的这个人会是自己曾经恩爱无比的相公,你不是他,你不是他,你把他还给我,把他还给我……姬茶茶

    抱头痛哭。

    容衔抬头看像她却猝不及防地看到她的眼泪,凝聚在眼眶的水雾一颗颗落下,晶莹剔透的脸颊变得苍白,眼底尽是无助彷徨。

    他烦躁的对着徐胥说吧这个女人拉出去,哭的我头都疼了,看她能哭多久。

    然后门外的姬茶茶然而她的眼泪好似没有尽头一般,人都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还不见停,她不知道为什么,容衔好了之后会变成这个样子。

    容衔其实也清楚就算姬氏在不好,可是姬茶茶对他还是不错的,他只是想严惩姬氏罢了,哪知道这个女人哭个没完。

    屋里的容衔问道:“徐大人,京城的一切都还好吧!”

    徐胥知道侯爷是想问,夫人怎么样了,只是碍于面子,不好开口罢了。

    “夫人,这几年一切安好,侯爷无须担心。”

    “就是……”

    就是什么,你尽管说就是了容县说道。

    徐胥说道:“就是侯爷不在的这几年朝中的官员有些不安分罢了。”

    容衔眼里露出了肃杀之气,“等回去了在慢慢收拾他们。”

    我们的行中该隐秘吧!

    徐胥说道:“请侯爷放心,这次南下没有人知道,只有夫人知道。”

    我们几个人南下,都很隐秘。

    容衔说道:“那你不在朝中,会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徐胥说道:“我说身体有急,已经告假了,圣上已经恩准了。”

    没有人怀疑。

    容衔点了点头。

    因为身体刚好,刚才来了那么一出,这会儿他感觉有些累了。

    徐胥出去了之后,容衔不到几分钟就睡着了。

    第二天容衔想出来透透气,刚打开房门,没想到姬茶茶竟然在屋外站了一夜。

    秋高气爽,一阵风吹过来清楚地感觉到丝丝凉意沁入被褥,直抵心扉。

    容衔对说姬茶茶命令道:“爷饿了,快去给我做饭。”

    姬茶茶一动也不动的,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抬头看了看容衔,就低下了头不予理睬。

    容衔无视姬茶茶脸上苍白的脸色,大声的吼道:"你这个女人是不是耳朵聋了听不到了?”

    姬茶茶现在只感觉自己头很晕,好像一阵风就能吹倒了一下。

    她嘴里还在嘀咕道:“求你,求你放了我娘。”

    姬茶茶说完就晕了过去,昨晚吹了一夜的凉风,就是铁打的也抗不过去,不生病才怪。

    就在姬茶茶倒下的瞬间,容衔把他给接住了。

    或许一起生活的几年,多少是有点感情的,他不能自已的大声喊道:“快去叫大夫。”

    姬茶茶病倒了,也没有做饭了,在没有办法的办法之下,容衔决定还是把姬氏从猪圈里放了出来。

    姬氏从猪圈走出的时候,脸色发白,头发凌乱,头上还有几片稻草,浑身臭烘烘的。

    她是怎么也想不到容衔会这样的心狠,自己斗不过他,能怎么办了,好像生活又走到了绝路上。

    徐胥离姬氏站得老远,就能闻到姬氏身上臭气熏天的味道,他捂住自己的鼻子,说道:“你那个闺女生病晕倒了。”

    姬氏迫切的问道:“好端端的怎么会生病了,是不是你们欺负她了?”

    徐胥懒得理会姬氏,“你这个老婆子,哪里这个话,我们侯爷已经给请了大夫,喝了药一会儿就没事了,你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去做饭。”

    别的你就别想了。

    因为家里有好几个男人,姬氏只能在河边头去洗了澡,才回来做饭。

    躺在床上的姬茶茶在昏迷中嘴里还念叨说:“容容,放了我娘。”

    容衔坐在姬茶茶的床边,没好气的说了声,你娘我已经放了出来,就安心的养病吧!我们几个还等着你给我们做饭了。”

    姬茶茶好像听见了容衔的话,安心的睡着了。

    两天之后,姬茶茶痊愈了,容衔的伤口也不好得差不多了。

    容衔和徐胥在房间里商量着一个月后回京城。

    姬氏每天都生活的战战兢兢的。

    家里的跳跳也感觉到了自己爹爹的变化,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喜欢他了,他也不在缠着容衔闹了。

    因为跳跳是个女儿容衔也没有以前那么关注她了,而且自己也不喜欢眼前这个软哒哒的孩子,而且那么爱哭。

    小家伙每次一看见容衔就躲的元远的,不管姬茶茶怎么教她喊爹,她就是不开口了。

    在这一个月里容衔并没有为难姬氏,不是他放过了姬氏,那是那种有仇就报,有恩就还的人,现在不动姬氏不代表以后不动她,他只是看见姬茶茶的面子罢了。

    每每看到这个女人哭的就像兔子一样,他心里就有些痛。

    这天王寡妇,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竟然来找容衔了。

    王寡妇看上了容衔的身份,虽然不知道他的真是身份是干什么的,但是从他最近的穿着打扮来看,就是大人物,她想到以前跟容衔混搭过,看看那个傻子会不会看在以前一起恩爱的份上,让她做他身边的女人。

    王寡妇今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一扭一扭的走向了自己向往的地方。

    她在姬茶茶的院子里外,娇滴滴的喊道:“容公子,容公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