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生不如死

    她在姬茶茶的院子里外,娇滴滴的喊道:“容公子,容公子。”

    “什么人,容公子是你能说见就见的?你也不敢你几斤几两?一个侍卫说道。”

    王寡妇说道:“这是什么人呀!你不过就是容公子的走狗而已,”王寡妇的语气有些傲慢看不起人。

    侍卫被王寡妇气的只能两个鼻孔出气,却没有办法,他拔出自己随身携带的佩刀,你……。

    王寡妇把脖子伸的老长老长,故意放高声音大声地说道:“你来呀,有本事你有来砍呀!我可是你们容公子的"qing ren",你们容公子可是跟我嘴对嘴了的,倘若不信你可以把他交出来对峙。”

    带刀侍卫被气的恨不得一刀杀了这个臭婆娘,只可惜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

    “何人在外大声喧哗?”徐胥问道。

    带刀侍卫走上前去把事情禀报了徐胥。

    徐胥说道:“侯爷,外面有个女人说你的"qing ren",在哪儿大吼大叫,说是不见到是不会离开的。”

    容衔听到徐胥禀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他在徐胥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徐胥就去找姬茶茶并把她给支开了。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情不想让姬茶茶知道,或许是因为看在那个女人爱哭的分上吧!

    容衔见到王寡妇的那一刻,眼里充满了蔑视,再次的见到这个女人,恨不得她立刻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王寡妇见到容衔出来了,立刻眉开眼笑的像扑上去,没想到被侍卫拦了下来。

    她不停的喊着,容公子,容公子,你不认识我了吗?我们曾经可是一块儿躺在一张chuang过的。

    容衔慢慢的走上前去眼里的怒气直冒,跟他相处的人都知道,这时候的侯爷千万不能惹,一个个都把头埋的低低的。

    只有王寡妇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扬起高高的头颅一副得意易洋洋的样子。

    容衔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姿态眼里充满了阴狠,一只手捏住了王寡妇的下巴,迫使她的头颅台的更高,王寡妇只感觉到自己的下巴很痛,痛的就像快脱臼了一般,想必这会已经淤青了。

    她两只手用力的想掰开容衔有力的大手,可是在容衔面前她就像一只弱鸡一般。

    容衔问道:“你今天特意的过来找我是因为什么事情?”

    王寡妇说道:“容公子,我就是你的人以后就让我跟着你吧!”

    容衔听见王寡妇的语言,轻笑了一声,就凭你也想做我的女人,那简直是做梦,也不看看你自己有多脏。

    王寡妇被容衔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容衔问道:“你那么想跟我?”

    王寡妇连忙的点了点头,眼里充满了迫切的希望。

    容衔一口唾沫吐在王寡妇的脸上,轻蔑的笑了一声,“这样你也想跟着我?”

    王寡妇说道:“我对容公子一心一意的,不管怎么样都愿意跟着你。”

    容衔知道这个女人虚情假意,一向好吃懒做,自然知道她打的什么如意算盘。

    容衔放开来王寡妇的下巴,王寡妇当场的下巴都淤青了,可见容衔的力度。

    容衔对着徐胥说了几句,只见一道二三十分钟,一个侍卫手里拿一个药碗里面端着黑乎乎的药。

    徐胥自然知道这是什么,以前在战场的时候,难耐寂寞,侯爷偶尔也会跟着去寻欢,每每做过之后,就会赏那个女人一碗药。

    而给王寡妇喝的个药要比那平常药的药效高达几十陪。

    一碗加足了麝香的药足够让一个女人绝育了。

    “来人呀!”

    只见几个侍卫上面架起王寡妇,王寡妇一边挣扎一边问道:“你给我喝的什么药,我不要喝,我又没有病。”

    容衔恶狠狠的说道:“喝了这药以后,你就不用担心孩子的问题了,你想跟几个男人欢好,都不成问题,一会儿这药喝了之后我就让人送你去那个令人陶醉的地方好好享受。”

    王寡妇一听,脸色吓的苍白,挣扎着想从侍卫的手里挣脱,一边摇头一边大哭大闹,“我不喝,我不要喝……,你们刚开我。”

    侍卫们没有容衔的命令哪里能放开王寡妇,不一会儿一碗黑乎乎的药全都被灌进了肚子里。

    王寡妇喝完了药,侍卫们松开了她,她瘫坐在地上一只手不停的扣自己的喉咙,想把药水给吐出来。

    只见王寡妇瘫坐在地上哇哇大吐,却没有把肚子的药给吐出来。

    等王寡妇还没有缓过神的时候,几个侍卫上前,架起了瘫坐在地上的她离开了了姬氏的院门口。

    王寡妇一边哭闹着,一边大骂,“你不是人,连畜生都不如,就算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

    女人都知道去了哪地方,连死都不如,活着简直生不如死。

    风月场所那不是一般人能曾受得住的,遇到个bt的那简直还不如死了。

    容衔摇了摇头,侍卫们识趣的堵上了王寡妇的嘴。

    慢慢的人影消失在这终南庄类。

    姬氏老远都听到王寡妇的声音,没想到那个人是那样的残忍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就算王寡妇在不对,也不能把她买到那地方呀!

    只可惜她自己差点连命都不保,哪还有心思在管别人的闲事。

    茶茶这孩子嫁给了他都是她的失算呀,要是当初……,可是时间都不倒回,没有当初了。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怎么走就是她的事了,自己也无能为力能帮助她。

    看样子这伙人过不久就要离开了,她猜测到。是否能把姬茶茶给留下来,想必那人也不会答应,何况还给他生了个孩子,想留也留不住呀!

    入冬了,草地上凝着白霜,好像一块无尽铺展的白色画布,每家的屋顶上也铺上了一层薄薄的玉屑,像一条白绒毯子罩在了屋顶上。

    浓霜涂白了路上的枯草和落叶,田里结了冰,屋顶上,草垛上、棚子上,井盖上,都是一片白蒙蒙的。

    容衔一身靛蓝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乌黑的头发束起来戴着顶嵌玉小银冠,银冠上的白玉晶莹润泽更加衬托出他的头发的黑亮顺滑,如同绸缎,坐在正上方,巡视了一番,底下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姬茶茶和姬氏站在正中间,容衔并没有询问二人的意见,看向姬茶茶直接说道:“你去收拾一下东西,明天我们就启程了,北方比较冷在路上你多带点厚实的衣服。”

    姬茶茶问道:“去哪儿?”

    容衔只是看了她一眼,并没有给她回答。

    姬氏刚想开口询问关于茶茶以后的身份,容衔一个眼神过来,浑身充满冰冷的气息,刚毅冷漠,黑眸太锐利,让人不敢和他相视太久,那一身的冷厉雾气更是慑人。

    他眉眼间堆满了漠然,眼神淡淡的平静的滑过她

    他瞳孔不经意地微微一缩,眸底有道凌厉的光芒闪过姬氏。

    姬氏瞬间低下了头,心里暗想道,这样的人茶茶以后该怎么跟他过呀!

    “何事,容衔问道。”

    姬氏鼓起勇气说道:“你以后打算给茶茶什么名分,如果不给她一个名分我是不会让她跟你走的。”

    听了这话之后,容衔眼里顿时恨气。

    他容不得别人反驳他的话。

    他缓缓的说道:“这个事情就容不得你管了吧!”

    姬氏底气不足的说道:“不管这么说,这是我的闺女,我也算是你的岳母。”

    下面的人听了这话之后,勃然大笑,一个村姑竟然相当我们侯爷的丈母娘,这不是笑话吗?

    何况的我们夫人的家事可是堂堂的丞相,那是这个老巫婆能比的?

    容衔看了看姬茶茶有些不屑的说道:“我给你一次机会,你自己选择,是跟我走了?还是留在你娘的身边?你想清楚了,我给你一次机会你自己选。

    姬茶茶有些太犹豫不觉,看了看姬氏,又抬头看了看上方的容衔。

    她抬起头下定决心眼神坚定对容衔说道:我愿意跟你走。”

    容衔看了看下面的姬氏嘴角微微翘起,不注意的人是绝对发现不到的,这个笑容充满了他的猜测。

    姬茶茶扯了扯姬氏的衣袖,觉得这个女人真是白养了,一点出息都没有。

    现在不知道什么,等以后她进了侯爷府,做了姨娘一下就明白了。

    晚上,姬氏把姬茶茶叫到屋里,说道:“孩子,这块玉佩你留着,等你以后说不定能起到作用。”

    娘只能给你说,进了候府,不要强出头,凡事什么都得忍,只有抓住男人的心,什么事情都好办,如果实在感觉自己在哪里过得不好,这里永远是你的家,娘就在家里等你。

    我就是舍不得你们娘两,孙女你找照顾好,有时间回家来看看。

    姬氏摸了摸姬雪儿的小脸,眼里竟是不舍,姬茶茶说道:“娘,你就别担心了,我这一生跟定他了,不管他变的什么样,我都喜欢,虽然他现在变得有点不讲理了,但是那天女人病倒了,他自己本身身子就没好,竟然照顾了女人一晚上。”

    只要南下,我一定会来看娘。

    姬茶茶永远想不到这一别,竟然是永别。

    腊月十八,天还蒙蒙亮姬氏就早早的起来做饭了,今天姬茶茶给着那禽兽不如的东西北上了。

    她从床上抱起了正在熟睡中的孙女,在脸上亲了又亲,好似舍不得。

    又从床头的柜子里拿出了多年来挣的碎银子,包好了交到姬茶茶手里,说道:“闺女这些银子你先拿着,有急用的时候拿出来用了,你记住了这些银子不要交到容衔的手里,女人这辈子一定要给自己留一手,不然等到分文不值的时候,那都没有那才叫可怜了。”

    姬氏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娘我知道了。

    “你千万要记住娘的话呀!”

    姬茶茶打开包袱一看里面竟然有1000两的银票。

    姬茶茶摇了摇头,娘把这些给我了,你用什么呀?

    姬氏说道:“在乡下哪里须要这么多的钱,而且家里的存粮也已经够了,你就别担心我了,而且冬天已过就可以采茶养家了。”

    一入侯门深似海,从今往后一道高高的大门,网住了她往后的岁月卑微荣耀计谋争斗统统在这候府之中。

    姬氏抱了抱姬茶茶,有感而发不知不觉孩子都长大成家生子了,我老了,虽然以前为娘对你不是太好,可是这么多年吃的穿的少的,从来没有少过你的。”

    娘想让你留下,可是你既然选折了这条道路,你就好好的给我活着走下去。

    平平安安的归来,在看看娘。

    姬茶茶拍了拍姬氏的手背,有些天真的说道:“娘哪有你说的那么危险呀!”

    不管在哪里都是一个家,怎么会有你说的那么危险了。

    姬氏哭泣的说道:“都是娘不好,以前总想你嫁一个书生,做人家的正妻,哪晓得妻与妾的区别呀!”

    姬氏说道:“闺女你记住了,妾的身份比妻低,凡事不要强出头。”

    姬茶茶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娘,你说的我都记下了,做妾的要让着妻,是这个意思吧?”

    姬氏颇为无奈的点了点头。

    姬茶茶从床上把跳跳喊了起来,小丫头睡的糊里糊涂的,奶声奶气的问道:“奶奶你怎么了?怎么眼睛变成了我们家的小白兔的眼睛。”

    姬氏摇了摇头,我们的雪儿最可爱,奶奶就是想看看雪儿。

    小丫头听也高兴的点了点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