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千里迢迢北上

    吃过了早饭,姬茶茶拜别了姬氏跟着容衔一路北上了。

    姬氏依依惜别挥手泪别,一个侍卫在旁催了好几次,姬茶茶才上了容衔的脚步。

    姬氏一直把跟在容衔她们的后边,一直到看不见人影了为止,才返回了村庄。

    这次北上,容衔他们走的是水路不管是南下还是北上都需要经过淮河,这条河带动了南北的交通和经济。也是水路交通的重要按钮。

    姬茶茶进了船舱,就再也不肯出来。这艘船共有6个仓,姬茶茶被安排在船头的甲仓,挨着他容衔就在她的隔壁,然后是十几名名侍卫挤在一起,最后一个小仓是做饭的厨房。

    姬茶茶坐在精致的船怆里,目光越过琉璃般的平静的水面,一阵风过来,姬茶茶不自觉的紧了紧自己的衣服,从上船后相公就没有跟自己早说过一句话,虽然他不让自己叫他相公,可是在自己心里他就是自己的相公,她抱紧了怀里的孩子。自言自语的对着跳跳说道:“乖女儿,你爹爹不理我们了。”

    小丫头自然是听不懂只能咯咯的笑着,姬茶茶看着平静的湖面,觉得特别的奇怪,这河流怎么没有结冰呀!要是在他们哪里肯定要都被冻住了。”

    只听见来人说道:“这里的河流的流水比较急,怎么可能会结冰了。”

    眼里充满了不屑,摇了摇头,自己当初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个丫头了。

    姬茶茶一看见来人,眼神都充满了高兴。

    容衔“咳咳”了两声,那样的神采,让他感觉都不怎么舒服了。

    容衔说道:“我们队伍里没有能做饭的人,思来想去的就觉得你比较合适,你去做饭吧!兄弟们都饿了。”

    姬茶茶刚才的神采在听到这话之后,瞬间就变嫣了。

    她点了点头,再次的抬头问道:“跳跳怎么办?”

    容衔听到这名字有点反感,一点都不像自己取的名字,这么俗气,哪有女儿会叫跳跳的。

    他看了看姬茶茶说道:“以后别叫跳跳了,就要雪儿吧!”

    她点了点头。

    容衔说道:“我帮你看着。”

    此时京城的一位大人物说起“淮河”二字然后,一道令下,督查营的几位高手,悉数出动!

    直奔淮河的方向而来。

    容衔此时正在船怆类逗弄自己可爱的女儿,忽然听到外面异常的响动,只见一耳光侍卫急冲冲的奔来脸色苍白的说道:“侯爷,不好了外面来了好多杀手,侯爷还是带着小姐先躲一躲吧!”

    容衔对着小姑娘亮晶晶的眼睛说道:“雪儿,乖乖你跟娘亲躲猫猫好不好!让你娘来找你,只有你娘找到了你,你才能出来,没有找到千万别出来知道吗?”

    小姑娘笑呵呵说道:“爹爹,躲猫猫,雪儿没有等到娘是不会出来的。”

    容衔立刻把小姑娘放进了一个柜子里,还可以的在上面用刀,戳了一个小洞。

    他随后直奔后舱的厨房而去。

    剑抽出,在月光下泛着冷光,刺客们一步步逼近,每个人的脸上都是肃杀凝重,他们也知道里面的大人物,武功不在他们之下,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姬茶茶看见外面一个你杀过去,我杀过来的胆都吓破了,想到女儿,她心里又有些急切,

    俗话说刀剑不长眼,姬茶茶就悄悄的穿梭在这其中。

    就在此时一个刺客发现了姬茶茶在向她奔来,姬茶茶晃了晃手里的刀,吓得浑身都在发抖哭哭啼啼自言自语的说道:“相公,你在哪儿,茶茶要死了。”

    容衔刚跑进跑进姬茶茶的屋中,就看见她浑身发抖,嘴里念叨着相公,手里的刀还不停的向刺客挥去。

    刺客也发现了容衔的存在,看他的服饰也知道此人不是一般人,肯定是他们要杀的人,刺客转头,手里的剑向容衔直奔而来,容衔避开剑的攻势,拉起了地上的姬茶茶把她护在身后,然后身一偏,从腰间拔出自己的刀,等到那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只需要一剑就刺穿了那人的喉咙,而后只听卡擦一声,那人倒地。

    此刻越来越多,徐胥,容衔,身边的侍卫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杀起人来都形同鬼魅,丝毫不会手软。

    只见只个隔刺客都慢慢的倒下了。

    船舱里充满了血腥味,扑鼻而来。

    等一切结束后,姬茶茶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只觉得刚才遇见的都是恶梦一场。

    容衔拍拍了姬茶茶的后背安慰道:“没事了,那些人都死了。”

    姬茶茶第一次感觉到了容衔的残忍,杀人就感觉在砍西瓜一样,一刀一个丝毫的不手软。

    她看了看容衔,突然间才发现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离容容越来越远了,虽然容容也是他,他也是容容,可是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姬茶茶小声的嘀咕道:“我想回去了.。”

    容衔看着姬茶茶的头顶,“你想回哪儿?”

    “终南山。”

    容衔以为姬茶茶是真的被吓到了。

    别说那些没有的事情了,我们已经成亲,虽然我有夫人了,但是孩子都生了,你也是我的人了。

    不可以这么任性。

    “孩子”,姬茶茶这会儿才想起姬雪儿。

    她眼里冒出了晶莹的泪水,你怎么在这儿,雪儿了?

    容衔看了看姬茶茶说道:“这点儿你都不放心我,跟我来。”

    走进了甲舱,姬茶茶急切的呼唤道:“跳跳。”

    小丫头把箱子弄的碰碰作响。

    容衔走过去,打开了箱子把姬雪儿从箱子抱了出来。

    姬茶茶抱着小丫头,就哇哇大哭起来。

    而此时,姬茶茶并没有发现他们原来的一起走的侍卫当中少了一个人。像她那样的丫头怎么会想到,容衔留下一个人有何作用。

    终南山下终南庄,村里面的人不知道怎么回事都是到了姬氏和村长干的那些勾当,那些不平的人专门蹭着这次机会打压姬氏,想想能勾搭上村长那样的大神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难怪不得姬氏这么多年以来能在终南庄生活的这么安逸。原来有村长撑腰。

    这件事情传出去之后几乎那些看姬氏不顺眼的都要在姬氏家门口闹上一番。村长的媳妇更加的可恶,非要必着村长把姬氏赶出去。

    想想这样一个女子坏名声被传了出去,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就是这样的道理。

    这摆明了村长的媳妇是不给姬氏一条活路。

    姬氏坐在火烛下,一个人安自掉泪,人生正的走到了尽头吗?

    在那天她看到那个黑衣人之后,她才发现这一切全都是自己的好女婿倒的鬼,刻意的留下自己其中的一个侍卫,暗中调查自己的事情,然后捅破篓子,让自己在这个地方生活不下去。

    没想到那个人是那样的狠心,自己的闺女跟着他能有好日子过吗?

    她好不甘心呀,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这天天空中昏天暗地,早晨起床风慢慢的是越来越大了。一朵朵白云变成了一片白色的浓云,慢慢地升了起来,扩大起来,渐渐遮满了天空。下起小雪来了。陡然间,落起大块的雪片来了。风呜呜地吼了起来,暴风雪来了。一霎时,暗黑的天空同雪海打成了一片,一切都看不见了,姬氏早上起床吃了自己这辈子最爱吃的腊梅糕,这腊梅糕吃在嘴里有一种腊梅的气息,多少年没吃了,大约有十七年了吧!今天终于再能尝尝平生所愿的东西了。

    她抬起头看了看屋外漫天的风雪,这可能是她感受最后的片刻宁静了吧!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平身最牵挂的两人再也见不到了,是她唯一的遗憾。

    只听见凳子砰地一声,一个人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

    姬氏死后的第五天,才被冉氏发现了,冉氏还狠狠的大哭了一场。

    或许在这个村庄里所有的人都对姬氏不好,但是冉氏是真心实意的对姬氏好的一个人。

    因为姬氏并不是这里的人也没有户口,村里的人自然不允许姬氏死后在这路落叶归根。

    冉氏的相公只好一把火烧了姬氏的身体,只留下了一滩骨灰,等着姬茶茶归来再还给她。

    一个月之后,船靠岸,容衔一行人,到了京城,容衔,徐胥,都骑着高头大马。

    姬茶茶坐在柔软的马车里,姬茶茶还是第一次这么精致的马车,难免会这里摸摸哪里摸摸。

    容衔像后瞪了她一眼。姬茶茶赶紧缩回了自己的双手,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

    小丫头,也对这里充满了好奇,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人,人来人往的,接踵而至。

    很多东西都是她们母女没见到过的。

    马车行驶到一座宽大的雄伟的宅院处停了下来,只见高高的红漆大门上面写着金光闪闪的两个大字“侯府,”两侧还挂起了红红的大灯笼。

    大门前立了两座石狮子,样子及其的逼真,就像真的一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